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76章 插手婚事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彝说自然是贡品。

    就算是他母妃不再人世,一样要摆好了贡品。

    朱崇儒冷眼看着他,半晌脸色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

    “吩咐下去,按照锦王的要求去做。”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朱彝说的是给她母妃摆贡品。

    朱璛心里转过圈圈绕绕。

    这朱彝从来不参加宫里的活动,更不要说这宫里团圆的年夜饭,今天竟然不但来了,竟然还要求连他母妃的一起办了。

    更让人料想不到的7;1838099433546是,圣上不仅准了。

    要知道,宫里的死的人多了去了,除了这皇家的列祖列宗,没有任何人有这样的待遇,一个被赐死的妃子,皇帝竟然会开口准了!

    这不可谓不让人诧异?

    难道是因为皇上觉得谢家的事情对不起朱彝,说以对他有些补偿?

    朱彝在老太妃一旁坐下来,虽然有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说法,但是老太妃跟皇太后她们到底是年纪大了,又只是家宴,朱崇儒便让大家不用那么拘谨。

    “太妃这几日在宫里可还舒坦?”

    老太妃也没有想到朱彝会来。

    不过既然来了,她也能猜出一些苗头。

    朱煜看着他跟皇帝坐一桌,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

    皇后跟他都没有资格坐在那里,他竟然敢坐在那里。

    更何况小年那天他一句话将他跟朱璛两人钉在道德的高点,要是他们完不成任务,皇帝会怎么想他?当初都能将王妃的嫁妆拿出来给谢家去充军饷,现在反而拿不出钱?筹不到钱?

    如果要是再万一比朱璛筹集的少了,别人会怎么想他?信他?

    谁会信?只会认为他不尽力!

    更让他生气的是,朱璛这段时间,像是狗见到骨头似的,一看到他便会迎上去。

    他们要是结盟了,自己可没有什么好处。

    “到底是跟府里不一样,不过下人还算用心,倒也没有什么不舒坦。”

    老太妃伸手拉住他手,倒是你怎么精神这么差了?雷嬷嬷在府里没有管好府里的事?

    朱彝倒是没有抽回自己的手,“也不是,到了年底了,事情比较多。”

    朱崇儒冷眼看着她们的对话。

    太后见他脸色不是太好,心中的却是微微想笑,心情不好更好,越是不好,她才心里越高兴。

    “太妃,不是哀家说你,蕴之府上我听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这样怎么行?你瞧瞧这大团圆的日子,大家都热热闹闹的来了,他却是只身一个人.......”

    老太妃倒是不在意,“太后这话倒是提醒了我,今儿大过年的,总是要喜庆才好,圣上不若让戏班子唱上两句?”

    “哀家倒是不知道太妃竟然如此不在意蕴之的亲事?既然如此,不如就交给哀家吧,哀家最近还真想给几个皇孙操持操持。”

    “这年纪越大,越想看着小辈们都喜气洋洋,多子多孙!”

    朱彝察觉到手中多了的纸条,装作不经意的做好。

    此刻听到太后这样说,心中不由一冷。

    在皇宫太闲了是吗?竟然还敢插手自己的婚事?

    呵呵......

    “那还真需要你帮助。”

    老太妃示意朱彝不要出声。

    女人之间的战争,自然由他们自己解决,不然,便丢了气势了。

    “太后你也知道,皇上给蕴之赐了婚,虽然谢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到底没有定罪,这样说来,谢三小姐也还算是白身,太后娘娘既然热心,不如帮着蕴之一起将谢三小姐找回来?

    当然,我也知道,外界传闻谢三小姐在别国,我是不相信的。现在边界都不太平,一向都是许进不许出,她如何能出去?

    大概是敌人故意散播出这样消息吧?江南当时暴乱不就是先找了一个理由然后说什么救苦救难的,这大概是异曲同工之妙。谢三小姐说不准便是他们故意掳走的,就是着到时候圣上一直定罪,又找不到谢家的证据,却又关着她们,这事便成了借口。

    只怕到时候,谢三小姐失踪会引发更多的事情了......”

    你不是想插手蕴之亲事?

    呵呵,我倒是想看看,你这样到底怎么插?

    “呵呵......我看太妃是在锦王府住的太久了,所以有些分不清楚事情轻重缓急了。”

    太后听到老太妃这样说,心中直乐,这不是送上门来让自己虐她?

    还以为她在宫里老实这么多天是想等着在今天对自己发难呢?没有想到她却是这样给自己送了机会。

    呵呵,果然在外面安逸久了,人也会变得没有以前那么聪明了。

    哼,以前她聪明自己都能将她从这皇宫赶出去,如今,她更是要将她踩在脚下永世不得超生。

    只需要控制住朱彝,那他背后那些兵力,还不是手到擒来?

    “太妃,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当初圣上是给蕴之赐了婚事,但是谢家自己出了事情,又与咱们有什么关系?更何况谋得还是咱们圣上的天下,咱们是吃饱了撑的?要娶这样一个人回来?”

    “自古娶妻娶贤,这样的人,自然是不能娶回来的,再退一万步来说,她被掳走了那么长时间,名节早都已经毁尽,这样的人如何能进皇家?将来又如何面对咱们朱家的列祖列宗?”

    朱崇儒一直没有开口,此刻听到太后这样说,他斜了一眼朱彝,但是,令自己失望的是,朱彝没有任何的表情。

    仿佛说的不是他的事情一般。

    难道谢清婉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一点儿涟漪?原来难道是在迷惑自己吗?

    想到他原来还来跟自己谈判,后来索性没有了动静,他心中的疑惑一点点的扩大。

    还是说他本就是依旧如以前一样的冷血?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倒不用担心什么了。

    如果太后插手更好,太后心机深沉,有她在自然能牵制住他,只要他不偏向任何一方,那么谁也不会有胜算。

    边关不稳,朝堂这样平衡是最好的办法。

    “哀家这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话糙理不不操,不然,到时候蕴之这些年拼搏积攒的名声,岂不是要因为一个女人消失殆尽?更何况,咱们皇家能丢得起这个脸?”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