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76章 出宫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言深在大年三十前一天,腊月二十九的晚上,终于被准许出了宫。

    只是,皇上并没有答应让她回言家,而是让她去了平宁的别院。

    至于平宁,皇上准许她出宫散心。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陷害,成了让她们两人出宫的借口。

    李东阳气的没有过好年。

    至于皇后,因为被皇帝呵斥并禁足,宫中的一应大小实物暂时有太后暂代。

    佛堂的木鱼被敲的个咯噔咯噔的格外下响亮,杜嬷嬷在外间听的心惊肉跳。

    只是,想到三皇子的嘱咐,她还是收拾一下心情,进去了。

    “皇后娘娘,三皇子让人捎来了信。”

    信纸随着烛光一点点消失在火中的时候,皇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点笑容。

    在皇宫的时候,有太后、有皇上护着,出了宫,呵呵呵.....两个小姑娘,她倒是要看看他们怎么死。

    言深打了一个喷嚏。

    “姑娘,还是先回屋里吧7;1838099433546。”

    东柳被平宁派给了言深。

    “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说我。”她不用想也知道,小年出了那样的事情,被禁足的禁足,被夺权的夺权,骂她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呢。

    往年到了过年,各宫走动较多,正是拉拢各方势力的好机会,没有想到,皇帝这一处罚,整个皇宫都透着一股冷清。

    也不知道朱彝那里怎么样了。

    谢家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是自己太大意了。

    一想到石雪的背叛,她心中像是被谁挖了一块一样,嚯嚯的疼。

    前世可以为了自己去死的人,这一世怎么会背叛自己?

    东柳一刻不停休的忙前忙后,让她更是想不明白石雪的举动!

    “东柳,你会背叛公主吗?”

    东柳正准备将言深屋里的碳盆里加一些炭,突然听到言深这样的话,顿时吓得炭抖了一地。

    “姑娘?”

    “抱歉吓到你了,我就是随口问问。”

    虽然这样说着,东柳可不这样认为,主子怎么可能随口说说呢。

    “姑娘,东柳不会背叛公主呢?不要说公主是奴婢的主子,且说公主给奴婢了现在安稳生活,奴婢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这要是不跟着公主,说不得我在哪个角落里乞讨呢?又或者是什么样的非人生活,更甚者,被卖进窑子里,谁又说的准呢?”

    “更不要说,奴才有什么理由去背叛呢?不是每个奴才都像奴才跟西柳这样,半点奴才的待遇也没有,公主是拿我们当亲人看待的,虽然说这样的话有些大逆不道,但是这是事实。奴才在宫里这么多年,可是看的清楚,从来背叛的人没有一个人有好机会。

    就说前些日子的张公公,他在尘妃娘娘那里几乎是半个主子了,竟然还不满足,就算是为了银子,可是一个奴才而已,又能得到多少?就算真的多,背叛了主子那也得有命花啊。主子放过了,对方也会害怕你走漏风声啊,是不是......”

    言深听着她的话,想到自己对石雪,前世怎么样,她有些记不太清楚了,但是,她知道自己从来不会苛责下人的,这一世,她更是想要弥补,石雪虽然说是丫鬟,但是,她也跟半个小姐差不多了。

    “如果有人用亲人威胁你呢?”

    心中还是有一些想要求证。

    不说石雪,自己也不是为了亲人而愿意放弃一切吗?

    “姑娘这问题好奇怪,不要说东柳没有亲人了,就是有亲人,但是公主对东柳来说,也是亲人啊,为了一个亲人去伤害另外一个亲人?奴婢才不会做这样事情呢?”

    是啊,为了一个亲人去伤害另外一个亲人,石雪可不就是这样做的么,尤其是还在那么特殊的日子。

    她以为很多事情不会变。

    “姑娘,你怎么了?”东柳疑惑的问道。

    “没事,我就是想到咱们都出来了,也不知道平宁在宫里会不会再遇到什么为难?”

    “姑娘放心吧,公主这么多年不是也过来了么?”

    言深点了头,心中却是苦笑,原来没有自己这个麻烦啊。

    别院下人并不多,东柳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是她却不觉得有什么。

    别院的暗处却是在她们不知道的时候,多了许多的暗卫。

    李东升第一时间派了人过来。

    幸好她没事,不然,他还真是不知道要如何去跟朱彝交代。

    只是,朱彝走了也那么久了,到底什么时候将言深接回去?虽然他也知道接走有些困难,但是,相信朱彝还是有办法的。

    天齐皇宫。

    朱彝静静坐在庄妃房间,听着外面传来竹炮声声。

    德武十五年了。

    距离德武十五年的冬天,他还有一年时间,整整一年时间。

    以前的他从不在意这江山的主人是谁,他也不在意百姓的死活,只要他自己能活下去就好,但是现在......桌子的水壶冰凉成一片。

    大年三十,不知道今天她能不能安生的过一个年。

    算算时间孙四应该差不多到了。

    至于这皇宫?呵呵,既然朱崇儒巴巴的守着,不想发生任何的事情,他便让他“好好”的守着。

    大年三十晚上要守夜。

    皇帝命各皇子要携家室过来一起吃饭,然后再去守夜。

    年夜饭好的时候,有小太监过来请朱彝过去,朱彝这一次没有拒绝,合家团圆吗?

    呵呵......

    “母妃,你不会一个人过年的。”

    朱璛这些日子一直想办法接触朱彝,只是却是没有办法,朱彝自从小年那天在朝堂帮助自己说了话以后,便一直神出鬼没,他去了锦王府几次,只是他都不在,后来才知道老太妃进了宫,他又朝着老太妃那里去了几次,依旧是被老太妃不咸不淡的打发了,他摸不清楚朱彝的想法了。

    但是后来陈进说也许是朱彝迷惑外人的方法,因此,他又重新燃起了热情。

    毕竟他是需要这么强有力的同伴的。

    看到朱彝过来,他远远的朝着朱彝招手:“蕴之,这里,这里!”

    他的声音太突兀,将正在跟朱崇儒聊天的朱煜他们也一并吸引了过去。

    就是老太妃,也没有想到朱彝今天竟然会来跟他们一起吃年夜饭!

    朱彝像是没有听到朱璛的话一样,径直越过他,朝着圣上走去。

    “圣上,不知母妃那里是否让人备上了?”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庄妃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让人备上?难道她又活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