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71章 男人的亵裤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并没有像太后说的那样,真的放下心来。

    这几日,她没有怎么外出,心中不断的思索着各种的应对方式。

    明日就是小年,过了明日只要皇帝早朝不提这件事情,那么她便能安全的到了年后。

    一直到元宵节,这中间她便有时间去跟李东升联系了。

    李东升派来人她有些不是太信任,很多事情她只想直接面对李东升。

    “小姐,今日你还是跟我一样睡在外殿吗?”

    “不,东柳,今日我跟你去偏殿睡吧!”

    原本这几日,谢清婉怕晚上出什么事情,一直小心翼翼。尤其是想到皇后那里的事情,她可不认为皇后派出心腹嬷嬷是所谓的拉家常。

    她一直在想皇后会不会恼羞成怒,深宫的手段本就是防不胜防,她小心着些总是没有错的。

    “小姐,你.......”偏殿可是下人们住的地方啊?虽然她跟西柳待遇好些,两人一个房间,可是,言深到底是小姐啊?更何况,她大病初愈,她们偏殿环境也不行啊。

    “东柳,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我总是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的直觉向来很准,这几天,我小心的是有些过了,我也知道。但是总归小心无大错吧。

    这安平殿有平宁在,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总是要连累到她,你们公主好不容易有了太后撑腰,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她再多生出别的事端。”

    “可是.......”

    东柳总是觉得的不妥。

    公主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要怎么说她呢。

    虽然是为了公主好,但是,她还是觉得委屈言深啊。

    “没有可是了,走吧。”

    言深看了一眼呆愣的东柳。

    三更天的时候,谢清婉突然醒了。

    她本来睡的就不深,外面的声音虽然细微,但是在寂静的夜里,还是让谢清婉听到了。

    她猛然睁开眼睛,似乎能透过黑暗看到她房间的位置。

    应该是有人去了她的房间。

    她猜的果然没有错。

    有人等不及了对自己下手了。就是不知道是皇后的人还是李东阳的人。

    抓走她是想威逼利诱让自己请旨去和亲还是说有别的想法?她想应该是和亲的事情占得比重大一些。

    就是不知道他们抓不到人会不会再生出别的事情。

    谢清婉真想扯着嗓子喊上一喊。

    可是她还是忍住了。

    且不说安平殿的侍卫本来就不多,就算是有侍卫过来了,如果对方来的是高手,岂不是平白的损失了的平宁本就不多的人手?

    还有,安平殿离各个宫殿都不近,到时候就算是侍卫过来,那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自己却是暴露了,她不能被发现,不然这么多天的防患于未然岂不是白做了?

    她煎熬的等到的夜色再次归于寂静!

    一夜无眠。

    东柳醒来看到谢清婉布满红丝的眼睛时,不小心惊呼出声。

    “小姐你......”

    “东柳,你先小心的看查看一番,我房间里昨夜有人光顾过了。

    东柳听到谢清婉这样说,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我马上去!”

    东柳去的快,来的也快。

    “小姐,多亏小姐你提醒,我在小姐房间里找到了这个!”

    那人藏得很好,在小姐柜子里的角落里,就算是平时奴婢也不容易发现的。

    一想到如果自己不是听谢清婉的话仔细查看一番,这东西可就是说不明白了。

    那分明是一条男人的亵裤!

    对方是有多狠,竟然要坏小姐的名声!

    此刻,她一点不觉得言深昨天那样小心有多草木皆兵了。

    这要是昨日她在房间,是不是直接要被毁了清白了?

    “我去找公主!”她黑了脸。

    “东7;1838099433546柳,回来,现在去找公主,公主生气不说,反倒是给了对方时间来找我麻烦。我们现在最要做的,便是销毁证据。”

    东柳回过神来,是啊,这么一条亵裤,到时候要是被找出来,不说言深的名节不保,就是公主的名声也会跟着受损。

    谢清婉头疼的看着那亵裤,只想恨不能一下将东西烧了,可是不能,这东西不是一点半星的,那么多布料点着以后一定有味道的,到时候反而会落人口实。

    埋掉?现在天寒地冻,根本挖不了坑!

    藏起来?安平殿说大不大,要想找一件衣服,还是很容易的。

    眼瞅窗外天色越来亮,谢清婉着急起来。

    她在东柳房间里转了几圈后,最后将视线放到了东柳床头的针线筐上。

    她顿时眼前一亮。

    “有了。”

    “东柳,你针线活怎么样?”

    东柳不知道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还行。”

    “东柳,快将这东西剪了,做成袜子,能剪几双剪几双。”

    东柳也反应过来,也顾不得什么礼仪规矩了,径直越过谢清婉将针线筐里的剪刀拿了过来。

    略微思索了一下,顿时咔嚓咔嚓的剪了起来。

    公主跟小姐肯定不是不要这些粗布的东西的,那么,她做成她们下人穿的,倒也合情合理。

    “言深小姐?”

    西柳守夜回来以后,便看到东柳飞快的传真走线,言深在一旁看着。

    “您怎么在这里?”

    谁来告诉她,言深小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不过是去守个夜,怎么就看到这场面?

    “西柳,你回来的正好,快帮东柳一个忙,先不要问,一会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

    谢清婉的语气有些焦虑。

    天色已经大亮,再过一会,宫里人都起来了,说不准便会有人过来找茬,她可不认为对方就只扔下一条亵裤便没有了后文。

    西柳听到谢清婉这样说,也顾不得要洗漱了,赶忙上前帮忙。

    她们两人手头功夫还不错,等到小丫鬟来叫西柳平宁公主跟前的时候,四双袜子便已经出来了。

    虽然不如平时做的针脚精致,但是好歹赶了出来。

    剩下的碎布头,东柳也没有舍得浪费,直接糊了鞋底。

    “言深小姐,公主那里.......”

    西柳有些犹豫,这是大事,她觉得还是要告诉公主的。

    “一会我亲自去告诉她。”

    西柳这才跟着小丫鬟过去。

    “东柳,你就在这里将所有证据都收好吧。”

    东柳点头。

    “言深,你昨夜是出去偷干坏事了不成?眼睛红成这个样子?”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