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62章 陈年旧事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彝一番雷厉风行,朱璛跟朱煜之间的局势更紧张了。

    “王爷,任务已经完成,陈贞慧那里后续还需要再继续盯着吗?”

    朱彝摇了摇头。

    “不用了,陈恒,让孙四连夜出发去新月,跟新月的大皇子李东升联系,其他的,在保证一名叫言深的安全的情况下,听李东升安排。

    记住,一定首要的保证言深的安全。”

    陈恒没有多问。

    孙四可是河洛客栈的放在最暗里的统筹。

    现在将孙四派出去,是的发生了什么?想当初,王爷被扔到战场,孙四也是没有一丝被用到明面上的意思。新月那面,看来王妃是遇到天大的难题了。

    哎,王爷这些年生活的都够苦难了,没有想到圣上竟然还又给王爷赐了一个比王爷更苦难甚至是多灾多难的王妃,也不知道圣上到底是怎么想的?就这么不待见王爷吗?想当初,庄妃娘娘也是他心头肉一样的存在,天家的男人,都说寡情薄意,如今看来,这一点在自家王爷身上尤其明显。

    “那河洛客栈?”

    别的可以不问,但是事关河洛客栈,他必须得问,毕竟,那是王爷最核心,也是最隐蔽一个后退的场所。

    “暂时不会有事,老米还能应付。再说,本王在京城,暂时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陈恒走后,朱彝在书房踱步一圈,最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大步朝着老太妃的院子走过去。

    谢家,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上次他让人故意去翻腾了一番,结果,还真是有人紧张的盯上了他的人。

    “太妃。”

    老太妃正准备歇下,听得下人禀报,说是锦王爷过来,赶忙让雷嬷嬷伺候她穿了衣裳。

    “本来这么晚,不应该来打扰太妃的,只是,我刚才想起来一件事,还是觉得跟太妃商量一下比较好。”

    花厅中,朱彝有些愧疚的看着一脸疲惫的太妃。

    太妃这两日有些受了风寒,他是知道的。

    “太妃今日可曾让王太医看了?”

    太妃知道他的心思,“我身体已经将好了,上了年纪,总是容易生些小病,不过这毛病来的快,去的也快,王太医晚饭的时候过来了,再喝副汤药,便没有什么事了。”

    “蕴之,太妃知道你事情多,你不必挂念太妃,太妃这里有雷嬷嬷她们。”

    “这么晚过来,蕴之可是有大事?”

    雷嬷嬷很自觉的退下。

    “雷嬷嬷,你且不用出去,这件事,可能还需要嬷嬷的帮助。”

    雷嬷嬷诧异极了,需要自己?

    她一时不知道该往哪里想。

    但是,朱彝说了出来,她便只好又转身回来,重新站在的了太妃的旁边。

    太妃更是诧异,只是,她依旧平静的看着朱彝。

    “蕴之可是遇到了什么大事?”

    “不瞒太妃,我确实遇见了难事。”

    朱彝倒也实诚,将那日谢清婉家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太妃。

    “太妃,我以为,谢家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被别人觊觎了,不然,谢家都已经查封了,为何还有人在谢家盯着?

    清婉被掳走的时候,当时石雪说过,有人吩咐她找什么东西。谢家那样的家庭,能有什么东西让人不死心?不放心?还有,既然谢家被下入天牢,其中固然有智水的周旋,但是太妃不觉得谢家在天牢中的待遇有些好了吗?圣上的心思从来都深沉,但是对于想要造反的人,可是从来没有心慈手软过的?谢家,为什么还能这么安然无恙在牢里?我总有一种这是在变相保护谢家的错觉。”

    朱彝这样一说,太妃倒是咂摸出味儿来了。

    朱崇儒可不是仁慈的主?也就是这几年,和平的久了,他身上杀伐才慢慢的退却了,初登机的时候,可是踏着别人的鲜血上去的!

    “蕴之想知道什么?”

    太妃将心中那种无处安放的心情压下去,缓缓的开口。

    “太妃,雷嬷嬷在宫里应该很久了吧?”

    雷嬷嬷点了点头。

    “老奴有记忆之后,便已经在宫里了。”

    雷嬷嬷努力的回忆着以前在宫里的事情,生怕漏掉一些,等下王爷问的时候的,耽误了王爷的事情。

    “嬷嬷,你在宫里那么久,可曾听说过,前朝,甚至是宫里宫女太监之间的谈话中,有没有比较超乎人想像的?比方什么藏宝图啦,什么稀罕绝世独有的宝物什么的?”

    朱彝的问的直接,太妃却是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蕴之这个问题,倒像是民间杂耍的传说。”

    太妃打趣道。

    “这个问题,蕴之问我不是更好一些,早些年,我也算是权力中心的人物。”

    朱彝却是摇了摇头。

    “正是因为太妃站的太高,有些事情,反而不如这些丫头小厮清楚。”

    他说的委婉,太妃神情却是落寞了下来。

    即便是得到宠爱又能如何?

    先帝最不喜欢后宫干政,她受宠时,先帝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自己知本份守本分。

    所以,朝堂之事,她不清楚,也是正常。

    后来朱崇儒即位,这后宫,哪里还有自己的一席之位。

    “嗯,嬷嬷在宫中各处关系都不错,这个的确问嬷嬷最合适不过。”

    “蕴之怎么想从先帝时找些线索?这个想法固然是好,但是年代太过久远了,就算有些线索,只怕也已经模糊了。”

    太妃说出自己的担忧。

    “无妨,我本就是这样一个猜想。”

    雷嬷嬷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她记忆中的,自己认为重要的信息,一7;1838099433546直说到最后出宫跟太妃一起来到这锦王府,朱彝也没有能听出什么重要的信息。

    “对了,我记得先帝身边的大太监,常大太监临死的时候,说过胡话,什么得到者得天下......老奴当时曾经帮过常大太监的义子一次,后来他义子关系还算不错,常大太监死了以后,他伤心过度,在我面前说着说着哭了起来,我便听到了这些,其余的便都是些什么他以后没了靠山云云......但是,那次以后,强他后来犯了错,强被当时还不是太后娘娘叶妃处死了。”

    朱彝本以为雷嬷嬷会再说一些有用的东西,哪知道这一条却又断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