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59章 父子相对无语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天齐的朝堂像是突然煮沸了的开水。

    两位原本看着都无比贤明的皇子,突然间像是被人下了魔咒一样,一夜之间变的让人无从适应。

    或者说,以前他们还有什么顾忌,今天,全数将这些顾忌踩在了脚下。

    智水被关在一处不起眼偏殿。

    一个小太监假装在院子里扫了许久,见还没有人来,四下张望一下,这才贴在门口,轻声敲了三下。

    “智水师傅,一切都按着你的吩咐,一六都已经现了丑形。”

    智水嘴角扬上笑意。

    清婉,都乱成了一团,就没有人顾的上谢家了。

    “八也回来了,按照师傅的吩咐,没有敢让他知道,也没有告诉他你现在的处境。”

    不过,他觉得,锦王爷可能已经知道了。

    不然,他身边的陈恒陈丹怎么没有踪迹,肯定是出去办什么事了。

    “嗯,我不会有事,你以后不必来了。”

    小太监拿着扫把重新回到了刚才的地方,又扫了一会,这才离开。

    智水从地上站了起来,现在,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师父知道后,会不会插手自己的事情。

    不过,自己能力有限,再往后,他也没有能力去做什么了,只希望朱彝能猜透自己的做法,保全谢家。

    至于其他,他没有想太多了。

    朱彝何止是猜透了,他根本就是被智水这个做法气的变了脸色。

    虽然这样乱了朱崇儒的心思,可是,同时也让天齐内部的矛盾更加放大了。

    边关不稳,新月又虎视眈眈,朱崇儒身体每况愈下,这个时候,实在不是好时候。

    他虽然无心那个位置,对皇室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却从未想过要将国乱。清婉更是不想,她只想一家人平安。

    智水也不能死。

    不然,她又要一世内疚。

    他叹了一口声,许多事情,依旧是不是自己努力或者规避就能避免了的。

    但是,智水这一劫,他不会再让它发生。

    朱崇儒昨日气的吐血了以后,纪德一整天胆战心惊,生怕出了什么事情。谢智慧嘴里依旧没有什么有用的价值。

    当然,纪德也并不觉得他这样做是为了审出什么,只是做做样子。

    如果真的要动谢家,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但是,谢家却依旧在牢里,没有任何的动静。

    谁也不知道朱崇儒到底是什么打算。

    朱彝来的时候,纪德还在想着这事。

    “劳烦纪公公通报一声,本王来看看圣上。”

    纪德对上朱彝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有些为难。

    “锦王爷,圣上有令,任何人都不见。”嘴上说着,却是朝着朱彝靠近了靠近。

    “昨日吐血了,没有叫太医。”

    如果不是两人离得近,他估计都听不到。

    朱彝冷眼斜了过去。

    纪德赶忙解释,“我只开了这一次口。”

    “本王有急事。”

    纪德顿了一下,“王爷请稍等。”

    看着纪德进去,朱彝看着他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朕说了,谁也不见。”

    朱崇儒抬眼凉凉的看了一眼纪德,“纪德,你当朕的话是耳边风?”

    “圣上,锦王爷说有急事。”

    朱崇儒不想再开口。

    “奴才想着锦王爷这几年没有圣上召见,从来不入宫,如今他突然入宫,还有急事,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

    “行了,叫他进来。”

    朱崇儒听完纪德小心翼翼的解释,摆了摆手。

    朱彝进来的时候,朱崇儒没有抬眼看他一下。

    仿佛,眼前根本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朱彝也不说话,静静在一旁坐下,不说一句话。

    朱崇儒原本以为他晾朱彝一会,朱彝自己便会忍不住开口,可是一直等到自己批了五六份奏折,朱彝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他也懒得理他,继续埋首在奏折上。

    朱彝嘴角微动,眼中一抹嘲讽快速闪过。

    这是打算晾着自己?给自己下马威?

    还当自己是当时不能自保的小孩子?

    朱彝来的时候,才是半下午,直到夜幕降临,宫灯点起来,朱崇儒终于将案首奏折尽数批完,才终于说了这第一句话。

    “说吧,你有什么事?”

    “大事。”

    朱彝言简意赅。

    朱崇儒差点被他这两个字气的差点吐血。

    他这两字真是大事!!!!

    有什么事情是比他这一个皇上的事情还大的?他竟然在自己面前面不改色的说大事!若真是大事,就凭他坐上这一下午,再大的事情也过去了。

    “哦?朕倒要听听,是什么大事,竟然能让锦王爷这么不动如山的坐到了天黑?”

    气急反笑了朱崇儒,看着朱彝。

    “自然是大事,你趁着我不在将我王妃一家下入大牢,想干什么?”

    听听这语气,朱崇儒气急。

    “朕做事,何时轮到你指手画脚了?”

    “所谓的通敌叛国,所为的某朝换代,所谓的造反,谢家有没有这方面的心思,你真的不知道?还是说你又想利用谢家做什么文章?

    谢家你可以利用,但是,这顶帽子,你还真打算让人带一辈子?一方面给人带上一顶这样的帽子,一方面却又将人家女儿赐婚给我?你心中不会觉得愧疚吗?”

    仿佛丝毫看不到朱崇儒脸上的怒气,朱彝继续道:“身为臣子,7;1838099433546谢家真的已经不欠你什么,想想谢家到现在为什么没有一个男丁?呵呵.......

    身为亲家,你一直这样王亲家身上泼屎盆子,你觉得我脸上好看?还是你脸上好看?”

    朱彝的话,让朱崇儒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知道什么?胡言乱语?”

    “真是胡言乱语吗?谢庆成外室的孩子,跟你没有关系?我是不是胡言乱语,你心中最清楚不是?不过也是,反正你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天齐的盛世太平.......”

    “你真以为,朕真的不敢砍了你?你真以为,朕这么宽松的对你,你就无法无天了?”

    朱彝靠近他一步。

    “我倒是想死,你砍啊,早在的我小时候,你就应该将我跟我母妃一起毒死?”

    “你.......”

    这一次,朱崇儒气的一章拍在案头。

    “你胡言乱语什么?!”

    “放了谢家人跟智水.......”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