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57章 烂在心里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智水思来想去也想不到自己如何暴露的。

    所有的人,包括哪些道士,包括鼓动哪些谏官,包括让大皇子跟六皇子之间出现互相猜疑,甚至,包括城外的那宗案子,他从来都没有露面。

    只除了宫里的那趟。

    但是,那趟是让太后他们对清婉起了保护之心,尤其太后,他是未来的国师,她不会认为自己会兜这么一个大圈子去为了一个女人的。

    那是谁?

    赵文淑?她虽然不是特别的聪明,但是,她却不会让自己的儿子白死的,更何况,她想那个中宫的位置。

    御林军来到的弘法寺外时,智水依旧淡定静坐着。

    他不认为在下一届国师人选确定的时候,自己会有什么事情。

    释徹法师还没有回来,至少,在释徹法师回来之前的这段时间,自己是安全的。

    “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朱崇儒觉得自己背后被人插了一刀。

    国师,向来是他们的敬仰。

    没有想到今日他们趁乱让他自己措手不及。

    原本她还以为皇后说的是假的,可是看到智水淡定的模样,他想想那些突然冒出来又突然消失的道士,也只有他跟释徹法师才有那么大的号召力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智水一脸疑惑。

    “圣上什么意思?难道我不能见太后跟贵妃?”

    朱崇儒见他不承认,真想上前送他一剑。

    “朕已经召了释徹法师回来,到时候,就算是释徹法师求情,朕也不会轻饶你。”

    “总是要有一个原因的。”

    他云淡风轻的说着。

    “你.......”

    朱崇儒气的吸了一口气。

    这他要怎么说?皇后说的是他想要祸乱后宫?还是皇后提供的赵文淑扔掉的那盆有毒的花?还是说皇后怀疑赵文淑死去的孩子都跟他有关系?

    他堂堂的天子,这些话,如何能说的出口?

    “来人,押下去。”

    人带走,可是心中一旦有了怀疑,哪些怀疑只能是跟发芽的种子一样,越长越大。

    “出来,”他突然对着身后喊了一声,下一刻,原本已经空荡的御书房,突然多了一个黑衣人。

    “派人去查智水所有的过往,上至祖宗十八代.......还有,释徹法师这段时间一直都不在,派人盯着点,如果发现异常,及时来报......”

    皇后昨夜的枕边风还在自己脑中。“历来国师都是安安分分,可是到了释徹法师常年游踪不定不说,就是他的徒弟,不好好的关心国运昌盛,却是总是想着这深宫,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皇后很会挑点,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自己的后院会起火。

    叶婷听着嬷嬷的汇报,脸上满是笑意。

    哼,任何人想要阻止自己儿子的大业,都不行。倒是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样诬陷的本事,误打误撞还真是让皇上将人抓了。

    至于太后那里,她年纪大了,思考欠缺,自己不会怪她7;1838099433546。她在太后面前装的孝顺娴熟装了20多年,终于快要媳妇熬成婆了。

    夏天的时候,太后还是很坚定的为大皇子扫除一切的障碍的,但是这几个月,尤其是陈贞慧怀孕以后,她觉得太后根本没有了以前那么坚定,大概觉得怀了嫡子便万事大吉了?真是年纪大了,竟然会想着将谢家放出来。

    要是能放出来,大皇子功夫不是白费了?

    是以,太后那里才有了一些动作,她便迅速的找了皇上吹枕边风。

    这一次,自己占了上风。

    智水根本不知道自己是那么巧合的撞在皇后手中。

    而另一边听到小九话的朱彝,没有立即进宫。

    而是跟小九一起去找了李文文。

    谢清婉托自己交给她的信,他还没有来得及送给她。

    李文文跟胡三刀在文房四宝的店铺里,平日不怎么出去。

    谢府抄家的时候,她们在外面寻找谢清婉消息,并没有受到牵连。对前来抄家的官兵来说,只要抓住主人便可以,没有人会在一几个奴才。

    是以,当初李文文召集过来的那些江湖的人并没有受到影响。

    “王爷?可是有我家小姐的消息了?”

    李文文看到小九领着人出现在店铺的后院的时候,不禁惊呼出声,但是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谢清婉。

    “进去说。”

    李文文赶忙引着朱彝进入房间。

    “你家小姐没有事情,只是她现在还不能出来。”

    李文文听到谢清婉没有事情,只觉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她就说,那样心地善良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出事?

    “小姐现在在何处?对了,小九,快去隔壁的巷子跟你胡爷爷说一声。”

    “她现在是安全的,至于在哪里,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告诉你。”

    李文文虽然有些想知道,但她也不是不知道事的人。

    “姑娘太不容易了,还请王爷保护好她。”

    “这个自然。”不管怎么说,她是他的王妃,是自己要过来的王妃,更是命中注定的王妃。

    “这封信清婉写给你的。”他说着拿出来那封信,“可能是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得提醒你一句,做事不要留下印迹,谢家已经禁不起任何风吹草动。”

    这个不用他说,李文文也知道不能拖泥带水。

    “这件事情完成以后,你带着你的那些朋友,立刻启程去新月都城,带上胡三刀。到那里以后,自然会有人接应你们。”

    “难道.......”李文文不可置信的问到,只是才开口,便被朱彝打断了。

    “烂在心里。”朱彝脸色一寒。

    李文文为自己的莽撞所自责。

    差点就暴露了小姐的位置。

    “抱歉,我有些激动了。我现在马上去把人召集过来。”

    “先等一下。”

    朱彝叫住她:“在你出发之前,六那里的眼线还有暗桩全都撤了吧,包括你夫君,想办法退出来,要不太平了。

    另外,老大那里,也不必了,保存好力量......记住,不要让别人察觉了。”

    李文文虽然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还是点点头。

    谢清婉虽然人小,但是,她从来没哟将她当孩子看过。她既然信任朱彝,那么便说明他们也一样可以信任。

    他突然这样说,大概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