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55章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弘法寺内,参天的柏树在寒风中随风摇摆。

    沙沙的风声过后,院子里传来了了无主持的叹息声。

    “锦王爷,智水已经离开了。去了哪里贫僧并不知道。”

    释徹法师并不是他们寺庙里的人,他们没有办法去左右他们。

    “多谢了无大师。”

    朱彝从弘法寺出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径直朝着河洛客栈奔去。

    朝堂上的吵闹他不关心。

    他现在只怕智水做出什么事情,再牵连到谢清婉。

    “陈恒,让人注意智水的动作。”

    他有些不安,这些不安,来自与智水。

    他总有一种感觉,智水会暴露,在这样的感觉下,他不得不快些找到智水。

    赵文淑看着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智水,脸上惊吓慢慢的变成了惊奇。

    “智水师傅,不知你来有何事?”

    智水不语,只是皱着眉头在屋里走了一圈。

    “贵妃是不是觉得近来慵懒无力?”

    “梦里会梦到死去的小皇子?小皇子是不是会说他的死的愿望?”

    赵文淑脸色变了。

    他怎么会知道?

    要知道,自从自己儿子死后,整个皇宫,自己儿子便成了一个提不得的话题,她以为是皇上太过伤心,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他知道,智水是释徹法师的得意弟子,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他现在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说什么?!”

    她是有一些蠢,可是却是完全不知道什么,不然,也不会坐到贵妃的位置上。

    智水不语,他脸上的平静,让赵文淑的心中的不平静叠加而来。

    见他将目光落在一旁的丫环身上,她反应过来,“你们都下去。”

    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智水师傅,本宫一直敬佩释徹法师你们师徒,师傅也是有通天的本事,现在,没有了外人,师傅可否告知本宫,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不说释徹法师,就是智水,平时也几乎不进宫,这次他来了自己这里,如果说没有事情,她不相信。

    智水没有说话,只是又转了一圈,在角落的一盆花那里站住。

    “师傅一直说,后宫的更迭变换让我一定不能插手,只是,我昨夜夜观天象,紫薇星有些不稳,娘娘是通透的人儿,定然能理解我说的什么。

    师傅以前说过,当时你肚子里的小皇子跟太后谢家的三小姐,她们三个相辅相成。”

    赵文淑想起当时释徹法师说的话,连连的点头。

    “只是中间被人破坏了,所以,小皇子的事也不算是意外。”

    赵文淑听到被人破坏,顿时的想到了皇后。

    “这盆花谁放在这里的?”

    智水伸手扯下一片叶子。

    “这花找个地方埋了吧。”

    “这花有问题?”赵文淑死死的盯着不怎么茂盛的花。

    “娘娘已经想到了不是吗?”

    智水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赵文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盆花。

    良久才开口,对着门外的丫鬟喊道,去请太医。

    智水离开以后,并没有离开皇宫,而是直接去了太后叶玉那里。

    叶玉原本不相信他说的什么紫薇星不稳,但是智水前脚刚走,身边的丫鬟匆匆过来将朝堂的事情告诉了她,她再想到智水的话,便只觉得冷汗涔涔。

    “快,快看智水师傅走到了哪里,去将人请回来!”

    命格极贵?

    除了天生的凤命,还有什么是一个女人命格极贵?

    紫薇星不稳,那不是说皇位有危险?

    这个江山,只能在她叶家手心中!

    唐家是哪里冒出来的?但是,如果不是真实发生的,皇上不会发那么大火!那群谏官,也不敢冒着盛名的危险去造这样的谣。

    “智水师傅,你刚才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多年的上位者的气势,让她拉不下脸去婉转的问,她选择直接开口。

    “哎,这些事情,我一世外的人,本应该是静静看着事情的走向的。”

    太后一听她这样说,有些着急了。

    他虽然年轻,但到底是释徹法师的徒弟。释徹法师的道行有多深,谁也不知道,智水既然能入得他的眼,定然是有些本事的。

    自己不该那样怀疑他不安好心。

    “我刚进来的时候,去了贵妃娘娘那里走了一趟。”

    他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太后以为他是在跟自己解释,便没有接话。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

    智水这一句,让太后不淡定了。

    “什么预想的一样?”

    智水没有回答她的话,“太后这几个月,不如意的事情比原来多了吧?”

    太后没有想到他会这么问,正想回答,话到了嘴边,她7;1838099433546又改了。

    “哀家一切都好。”

    智水突然笑了。

    “太后可以放下防备心,如果师父我们想要知道什么事情,不过是一瞬间而已。我来找太后,只是觉得太后能担此事,仅此而已。”

    太后神色僵了僵。

    她刚才倒是忘了,这是未来的国师。不管他们的位置还是道行,都在那里放着,并且,国师跟国师的继承人选,从一出生便打上了皇家的烙印,永生不能背叛皇家,她小人之心了。

    “智水师傅找哀家,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太后收回心神,换上了认真的表情。

    “太后可还记得我师父元宵节时说的话?”

    “那时候师父说的委婉,大概你当时想到了,也或者没有想到。但是现在太后,不管你当时怎么想,现在你必须慎重了。

    师父远在边疆不能第一时间赶回来,但是后宫太后还是可以控制,是以,智水斗胆来见了太后。”

    皇后叶婷傍晚来派人给太后送东西的时候,那嬷嬷将人拦在了外面。

    婢女害怕自己没有探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会被责罚,干脆将罪过全都推给了那嬷嬷。

    “皇后娘娘,太后跟智水法师在里面密谋,奴婢观察了好久,也没有见到他出来,后来奴婢借着要去跟太后请安想要进去,谁知道那嬷嬷在外面布置了好多人,说话也不客气,直接将奴婢撵了出来。”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