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48章 我等你回来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彝知道天齐的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晚上。

    陈丹用了特殊的联系方式,饶是这样,也还是耽误了不少时间。

    谢清婉这两日让平宁对外说好好养伤,倒也没有谁来打扰她。

    朱彝看着手中的密信。

    不自觉的攥紧了手。

    谢清婉发现了他的异样。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怎么回事,原本自己心中的那股不安,又浮现了。

    这一次,还又越来越急促的趋势。

    朱彝对上谢清婉关切眼神,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她。

    告诉她,她一定会忍不住现在便走的,但是,即便是现在就走,她的身子也禁不住舟车劳顿。

    这一去,路途遥远跋山涉水,他们是一定会一刻不停歇的赶路,她一定受不了。

    如果到了京城,她却垮了,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还有一个可能,即便是她回去了,朱崇儒也不会相信谢清婉,再加上还有大皇子,还有不知道背后到底是谁绑架了谢清婉的幕后之人,会不会等谢清婉回去补上一刀?

    她确实在新月,那些人会不会手中有什么把柄?他不确定。

    此次回去,实在是凶险。

    “婉婉,我得回去了。”

    他思索了一番,最终还是将手中的密信递给了谢清婉。

    这两天,他们一直在一起,感情也比之前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

    他偷偷的将称呼换成了婉婉,谢清婉也没有察觉。

    或许也察觉了,但是她没有出声拒绝。

    谢清婉脸色变了。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重生一世,还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7;1838099433546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情。

    “这消息一定是假的是不是?”

    朱煜!

    仿佛手心中的纸是朱煜一般,她将纸恨不能直接掐成粉末。

    他该死!

    原本的黑眸,涌上了一层想要毁灭一切的腥红。

    “朱煜,我跟你不共戴天。我谢清婉在这里发誓,如果不能将朱煜碎尸万段,我定终奉陪。”

    “婉婉,你冷静一下。”

    朱彝上前,将她的双手握在自己手中。

    “婉婉,现在谢大人他们还在牢里,虽然会受些皮肉之苦,但是,情况还不算是最糟。”

    他安慰道。

    “我今夜便回去,以最快的速度,你相信我,圣上没有将人立即斩首,便说明还有转机。”

    “我跟你一起回去。”

    谢清婉说完,挣脱了朱彝的双手,转身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婉婉,这次,我不能带上你。”

    朱彝拒绝。

    “你知道,你是这一次的主要原因,也是朱煜攻击的对象,你不出去,便是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如果你回去,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制造证据。

    另外,如果他们万一以你在他们手中为筹码,你说,谢大人他们会不会妥协?”

    谢清婉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朱彝分析的是对的。

    父亲他们一定会为了保住她放弃自己的命的。

    在父亲看来,能活一个总比都死了好。

    这一点,在上次因为谢清清的死谢家差点覆灭的时候,她便看出来了。

    可是,如果她不回去,难道就在这里受煎熬吗?

    “还有,你现在的身子,根本不适合剧烈得的运动。我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

    她知道,他在委婉说自己会拖累他们的速度。

    可是.......

    “婉婉,你相信我,谢家会没事的。有我在,我用锦王府的声誉保证。”

    “等到你健康了,我来接你,还你一个安然无恙的谢家。”

    朱崇儒那里,看来有些事情,不得不坐下来认真的谈谈了。

    “蕴之......我.......”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朱彝从未见她哭的如此伤心。

    只觉得一颗心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般。

    “婉婉,有我在,会没事的。”

    他将她小心翼翼的拥在怀中。

    第一次,他觉得怀中的女人是那么的娇小。

    她的眼泪落在他的胸前,浸湿了他的衣衫,也灼痛了他的心。

    “最近这段时间,你不要出宫,除了平宁这里跟太后那里,哪里都不要去!如果迫不得已,一定要出宫,一定要想办法通知李东升。”

    良久,他不得不放开怀中的女人,低声的叮嘱她。

    “总之,小心行事,我会让李东升再另外换一个我的人过来保护你......”

    他也无比想将人带走。

    但是,他也知道,此次回去,凶险万分,他只能将人留在这里还算是安全。

    想到天齐的情况,他不得不说离去。

    “一定要小心,我走了。”

    谢清婉张了张嘴巴,想要跟他说声我等你回来。

    可是到底没有说出来,眼看着他要跳窗离开,她到嘴边的话变成了“你小心。”

    饶是如此,窗前的男人也是愣神了一下,随后嘴角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她终于对自己有了一丝的在意。

    “等一下。”

    朱彝的密信还没有销毁。

    她看着一点点被火烧没了的信纸,眼中的恨意犹如火苗一样,疯狂的增长。

    随后,她走到书桌前,奋笔疾书起来。

    “蕴之,这个麻烦你交给三娘或者胡大夫。”

    朱彝将信小心的放到怀中,再次仔细的将她现在的模样记在心中,这才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谢清婉站在窗前,望着夜色,一遍又一遍的祈祷,一定都要平安。

    一定要平安。

    夜色渐渐的褪去。

    当窗外第一缕光亮出现的时候,谢清婉这才动了动,伸了伸已经有些麻木的腰板,她缓缓的走向床前。

    她不能让人看出破绽。

    朱彝应付天齐的事就已经很忙了,她不能再拖他后腿。

    倒在床上,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父母前世死去的场面。

    她将身子缩成一团,想要将那些场景挥去,可是,越是这样想,越是清晰。

    到最后,实在是忍不住,她嘤嘤的哭了起来。

    东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本是想起来去趟茅厕再回去接着睡的,鬼使神差的朝着谢清婉这里检查了一番。

    结果却发现房间里有哭声。

    顾不得敲门,她惊慌失措的推门进去,看到谢清婉犹如被人遗弃的孩子似得蜷缩在床上,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睡意全无。

    “言深小姐,你怎么了?”

    “疼,头疼......全身疼.......”

    东柳一听,赶忙上前检查。

    看到谢清婉苍白的脸色,还有哭红了眼睛,她也急了。

    “来人啊,快来人去请卢太医!”

    安平殿被她这一嗓子喊出去,顿时忙了起来。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