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36章 重逢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设想了无数的见面场景,却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朱彝跳进来以后,看着久久不语的谢清婉,嘴角微微上扬。

    找了那么久,终于在这里找到了。

    他就知道,他的谢清婉那么聪明,在自己放出信号以后,一定会想办法给自己信号的。

    “清婉?”

    在感受到男人怀中的那颗心跳真实的在自己面前跳动的时候,她终于觉得这不是在做梦了。

    “蕴之,真的是你来了。”

    谢清婉想要忍住眸中的泪水,却是发现,一张口,眼泪便向是决了堤口洪水,瞬间倾泻而下。

    屋里的清香,似乎为了更好的配合他们的相遇,窗子关了以后,屋内更浓郁了。

    “我以为自己等不到你来了。”

    这么久以来,她真是心累了。

    她一颗心思全都放在了朱彝来了,全然没有发觉自己此刻被人搂在怀中。

    “我.......”

    她想要将最近这近乎两个月的时间所受的苦难,所有的担惊受怕,所有的不安,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尽数说给他听,可是,她又发现,原本准备的一肚子的话,此刻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说起。

    “我都知道......”纵然冷若冰霜,纵然在外人眼中,丝毫没有人情味,可是此刻怀中的眼泪,灼伤了他的心。

    “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了。”

    他的语气很轻,可是谢清婉却是知道,他话中的重量。

    两世,从没有觉得自己可以有一个怀抱依靠。

    这一次,她没有选择推开这个怀抱。

    许久谢清婉在他的怀中慢慢的冷静下来。

    “你怎么进来的?会不会很危险?”

    朱彝轻轻摇了摇头。

    “不会。”

    谢清婉这才放下担忧的心。

    灯台上的蜡烛熬干了最后一滴,终于在挣扎了一下后熄灭。

    室内陷入一片黑暗。

    两人都没有再去重新点燃。

    鼻息间的清香,仿佛让整个黑夜更寂静了。

    谢清婉将自己这一路的遭遇一一小声的说给他听。

    她没有看到朱彝的脸上,随着她的话语,杀气渐渐的凝聚。

    纵然能想象的到她所受到苦,可是此刻听她的描述,他有些后悔对倪念儿仁慈了。

    应该直接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不过,我幸好遇见了平宁,现在已经没有大碍。”

    说到最后,谢清婉似乎终于想起来了最主要的7;1838099433546事情。

    “蕴之,天快亮了,你赶紧走。”

    她知道,他如果带着自己,一定会很容易便暴露的。

    “我等你想好了完全之策,我再随你离开。”

    如果因为自己他被发现,那么接下来,一定会挑起两国的战争,而自己,则是什么下场,不用想也知道。

    谢清婉眼看着屋里的黑暗一点点的散去,心中越发着急。

    平宁这里虽然人少,但是也不是没有守卫,再说了还有人想要害她,更是会有人盯着这里,是以,朱彝在这里并不安全。

    “清婉我能带你走。”

    谢清婉拒绝。

    “蕴之,现在知道你就在城外,并且已经知道了我在这里,我心里就踏实了。我现在身体没有完全好,并不能太颠簸。

    再说了,我如果突然失踪,定然会引起太后、皇后他们的注意。平宁怎么说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能再让她替我背上什么罪名。

    李东阳从始至终都怀疑我是天齐的人,如果我现在走,正好是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借口。到时候两国闹的僵了,吃亏的还是我.......”

    谢清婉将自己所有的顾虑都说出了,独独,藏起了她担心他被暴露。

    朱彝盯着谢清婉的脸看了许久,这才缓缓的开口。

    “照顾好自己,我晚上再来。”

    谢清婉点头。

    “如果晚上我打开了窗户,便是平安,反之,你不要进来。”

    谢清婉叮嘱道。

    总之,安全是第一位。

    朱彝走的时候,将一个东西塞到了她的手中。

    “如果遇见了意外,记得发信号给我。”

    小巧的物件,谢清婉却觉得沉如万金。

    直到人消失在夜色中,谢清婉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躺在床上,她将朱彝送给自己的信号蛋小心的放在胸前,双手合十放在上面,眼中染上一层说不出的暖意。

    总算是有了希望。

    但是,下一刻,她又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么久时间中,似乎一直都是自己再说,她,竟然忘记了问问谢家什么情况!

    她坐起来许久,这才又失望的躺下。还好朱彝他们约定了晚上还会来。

    但是她却不觉得自己这样跟朱彝相处有什么不对。

    天边大亮的时候,谢清婉捂着胸前沉沉睡去。

    东柳来叫了两遍间她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心中一慌,不由着急了。

    卢太医被东柳叫了过来,一番把脉,卢太医有些哭笑不得。

    “言深小姐无大碍,只是睡得比较沉,药效有一部分原因,还有小姐一直绷着,心里天天紧张,大概是知道公主醒了,猛然一放松,这才睡得沉了,无妨。”

    东柳这才放心。

    谢清婉自然不知道这个小插曲。

    东柳听了卢太医的吩咐,一直没有叫醒她。

    谢清婉再醒过来的时候,夕阳西下,余晖洒在房间,给空荡的房间渡上一层金色。

    平宁便是在这个时候,被萧嬷嬷指挥着软轿送回来的。

    谢清婉听着,屋外的动静,顿时清醒过来。

    竟然已经到了傍晚了吗?

    自己果然太过放心了。

    她喊了一声东柳,房间外并没有动静。

    她哑然失笑。

    大概东柳还以为自己要睡到晚上了。

    她缓缓的走到门口。

    萧嬷嬷安顿好了平宁,正准备离开,见谢清婉站在门口,她上前打招呼。

    “言深小姐可觉得哪里有不舒服?”

    谢清婉朝着萧嬷嬷笑了笑。

    “劳烦嬷嬷挂念,言深这一觉睡得昏天暗地,如今醒来却是觉得有些神清气爽了。”

    萧嬷嬷失笑。

    “那就好。平宁公主醒了过来,太后娘娘命老奴将公主好生送过来,姑娘如果还有精神,可以去陪着公主说会话,公主今天精神还不错。

    对了,姑娘的佛经,太后娘娘很喜欢。”

    谢清婉听到萧嬷嬷最后一句,不由感概,这句话来的有些迟了。

    不过,如果重新让她选择,她依旧会毫不犹豫选择写一遍的。

    这样想着,脚下却是没有停下。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