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35章 我来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似乎是看明白了李东升的疑惑,朱彝开口给他大致说了一遍。

    李东升差点惊得重新坐回床上去。

    他脑子中第一时间想起来的是,如果锦王妃被掳到新月,这不是摆明了想要挑起战事?

    他为了和平做了那么多努力不是白费了?

    “你想我怎么帮你?”

    脑筋转的飞速。

    朱彝既然这样过来让自己帮忙,铁定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然对谁都不好。

    他比朱彝略大几岁,是以,他知道战争的残酷,跟朱彝两人也算是惺惺相惜,反倒是没有那么多算计。两人亦师亦友,彼此去欣赏,又彼此有不战的想法,因此,李东升是格外希望朱彝能继承皇位。

    这样的话,两国便能太平很多年了。

    “我需要进宫查找一番。”

    “那不行。”李东升果断拒绝。

    虽然自己欣赏他,但是皇宫那是什么地方,且不说守卫森严,就是他异国王爷的身份,也是格外的敏感好吗?第

    “既然如此,你便帮我留意京城最近出现的老太太,或者没有及笄的小姑娘吧......”

    朱彝从李东升府里出来,并没有直接回客栈,反而是又朝着皇宫直奔而去。

    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如果清婉看到,一定会想办法给自己一个信号的。

    皇宫里已经安静了下来。

    他悄无声息的穿梭在宫廷深处,耳听八方,眼观六路。

    “娘娘睡吧。”

    突然,在一处宫殿里传出了声音。

    朱彝停下脚步,将自己于黑夜融为一体。

    “娘娘生气也是跟自己过不去,太后跟言深也不会有半点不愉快。”

    还是刚才的女声,朱彝听到她嘴里说出来的言深二字。

    “本宫倒是小看了言深那个贱人,竟然三言两语将自己摘了出来。还熬夜抄写了佛经,真是会看人下菜。

    太后那老东西一定会更加喜欢她,到时候我们想要再找她麻烦更困难了。你派人盯着一些言深,东阳虽然有时候看着不靠谱,但是他说言深是天齐的人,一定不会空穴来风的。”

    朱彝的目光透过黑暗,定格窗前的两道身影身上。

    今天也算是有些收获了。

    言深会是谢清婉吗?

    或许是他的眼神太过锐利,屋里的鸟突然扑棱着叫了起来。

    “贱人,贱人.......”

    “皇后娘娘,这鸟........”

    “嬷嬷,你看,就是这灵鸟,都知道这言深不是好东西。”皇后听到灵鸟的话,原本的不悦这才减轻了一些。

    “罢了,明日在看看她有什么招数,不早了,伺候我休息吧......”

    朱彝看着屋里灯灭,这才悄无声息的离开。

    这个宫里是皇后,她这么敌视言深,那么宫里其他的人应该也知道言深在哪个宫殿。

    他这个准备找个人打探一下,突然想起来一个可能性。

    既然皇后这边这么晚还没有熄灯,那么言深如果跟她们起了冲突,不可能立即便会睡下。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纵身一跃,朝着每个亮灯的宫殿飞去。

    仿佛是黑夜中的雄鹰,没有人发现皇宫里突然多了一个人。

    谢清婉叹了一口气。

    已经这么晚了,大概朱彝不会来了吧。

    难道是自己想的太多了,朱彝根本不会夜探皇宫?

    屋里的白纱随风摇曳着。

    敞开的窗户里冷风一阵阵的刮进来,谢清婉紧了紧身上披风。

    她将从东柳那里换来的胭脂水粉全都化了水打湿了纱幔。

    屋子里的味道,从上午开始便一直弥漫。

    东柳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听言深解释喜欢满屋子的香味,便也没有多想什么。

    喜欢满屋飘香的人,多了去了。

    曾经有一个妃子将屋子里摆满了鲜花呢,结果却是让皇上过敏了,当时还在宫里传笑了好久。

    不过这安平殿,却是不怎么会有人踏足,言深小姐既然喜欢,她也没有多加阻挡。

    再加上她以为言深这样做也是想要转移身上疼痛的注意力,就更没有将这个奇怪的举动放在心里了。

    安平宫人本来就不多,平宁一中毒,人又大半都去了太后那里,此刻更是冷清了。

    她最后将盆里的化开了水,一点点尽数撒在纱7;1838099433546幔上。

    如果朱彝能从这边路过,闻到这香味,是不是会顺着味道过来?

    但是不管他会不会来,总归是一种寄托吧。

    朱彝一个宫殿一个宫殿照过,毕竟是皇宫,他也不可能动作太过大。

    到了安平宫的时候,他看了一眼就是守卫都没有几个人宫殿,下意识的这里一定没有自己要找的人。

    但是,他又暗暗告诫自己,既然已经都来了,还是进去看看。

    安平宫里死一般的沉寂。

    但是,当他看到偏殿有一处灯光时候,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心跳加快了。

    走的近了一些,突然有一股熟悉的清香钻进鼻息。

    他眼神一禀,这味道,有些熟悉。

    脚下的步子加大了。

    谢清婉眼看着桌上烛火一点点的减少,再看看外面的夜色,已经夜深了。

    大概朱彝不会来了。

    失望一点点从心底漫上来。

    “又没有希望了是吗?”

    夜风中,她喃喃自语。

    正在迈大步的男人,突然怔住了脚步。

    这声音。

    虽然很微弱,但是对于听觉敏锐的他来说,却是格外的清晰。

    这声音太熟悉了。

    谢清婉叹了一口气,缓缓的看了一眼屋里的纱幔,纱幔不知主人的心事,依旧摇荡。

    她苦笑了一下,抬起手来准备关窗。

    朱彝出现在她面前,感觉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悬在半空中的手,仿佛被定格了一般。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一定是自己最近休息不好,所以才会出现幻觉。

    她竟然觉得朱彝来了。

    “清婉,果然是你。”

    谢清婉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是发现自己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朱彝率先反应过来,从窗子一跃跳了进来。

    紧接着,窗子被关上。

    “我来了。”

    谢清婉直到被朱彝抱在怀中,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念想实现的太过突然,突然到猝不及防。

    “蕴.......之.......”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