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34章 喜欢的味道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太后娘娘看着叶氏掏出来的金叶子,脸色变了。

    李东阳原本听到叶氏说有证据,还以为是什么的证据,结果他看到叶氏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来的东西是金叶子的时候,内心一阵咆哮。

    这个女人真是蠢到家了。

    这种金叶子,虽然没有什么特征,但是太后最爱用来赏人。

    这是要打自己的脸?

    “这就是你所说的证据?这又能证明什么?”

    太后看到金叶子以后,脸色黑了。

    这些人是故意来破坏自己的心情的吗?

    “这些金叶子是她们在的家中给奴才的。”叶氏急切的道。

    谢清婉舒了一口气。

    如果只是一个金叶子,根本不能让人怀疑自己。

    “叶氏,叶氏是吗?我且问你,当时我跟公主如何到你家中的?你又为何收留我们?我记得当时你出去打探消息,带回来的可是说全城戒严,要抓异族的。

    在天齐的京城,搜捕异族是什么概念?定然是跟我们有关系的不是吗?在那样的情况下,你为了公主身上的金叶子都能帮我们,怎么现在反过来咬我们一口了?怎么是找到比公主更有钱的了?还是说,你根本就是居心否测?”

    谢清婉不露痕迹的强调自己一直跟平宁在一起的事情。

    太后自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正是因为平宁说她是可靠之人,她才没有再多进一步。

    “我......”叶氏说不上来。

    她要说什么?她对谢清婉根本就不知道。

    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萧嬷嬷带下去。”

    太后烦了。

    哭哭啼啼的影响了平宁。

    “皇后,既然看到了哀家,你也可以回去了。”太后的语气中已然有了不悦。

    皇后听到自己被赶,也不再多客套,领着李东阳离开。

    谢清婉却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是言深的错,让太后娘娘烦恼了。”

    太后心里本没有太多的气,但是谢清婉这一跪,倒是跟李东阳她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言深,你起来,哀家知道你是好孩子。”

    谢清婉没有要起来的意思。

    “太后娘娘,言深知道,不管言深有什么样的身份,哪怕就是此刻言深是公主从小一起长大的,公主中了毒,言深没事,都注定是要受人质疑。这一点,言深自己知道,是以便一直都很小心,但是连累太后,是言深万万没有想到的。

    太后娘娘宅心仁厚,言深自觉罪恶深重,今日回去,便学习太后娘娘您对观音菩萨的敬重,以消言深心中的不安。”

    太后被她逗乐了。

    之前的阴霾一扫而光。

    “哀家可算是知道平宁为什么喜欢你了。这小嘴今儿是抹了蜜了?小小的年纪,正是欢乐无忧的时候,学我这半截入土的人作甚?你有一颗向佛的心,哀家便知足了,佛堂你这还小,远离了吧。”

    太后也不知认为谢清婉能坐的住。

    谢清婉好不容易抓住这个机会,自然不会放弃。

    现在她要思考的便是如何要光明正大的将佛经张贴到皇宫外。

    她不能脱的时间太久了,不然朱彝一直找不到自己,他会离开。

    毕竟,朱崇儒根本不可能让他在外面那么长时间。

    第二天一早,东柳早早的看到谢清婉趴在桌子上睡着。

    她不由的心疼。

    “小姐,你又何必。”

    开门的声音惊醒了谢清婉。

    “东柳,你来了。”

    谢清婉试着动了一下,浑身像是僵住一般,每动一下,都钻心的疼痛。

    东柳上千前扶她起来。

    “东柳,等下你帮我把这佛经送给太后娘娘吧。虽然我写的不好,但是,也算是我的一片心意,也是乞求菩萨保佑公主早日平安无事。”

    谢清婉躺下来以后,这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东柳没有再说话。

    默默的将谢清婉写好的心经收起来,她这才开口:“小姐,公主已经7;1838099433546醒了。”

    “是吗?那太好了。”

    谢清婉说着,眼前却是一亮。

    刚才东柳身上有一种淡淡的味道,刚刚离得近,她没有注意,这会儿离得远一些,反而有些浓了。

    她突然想起来那个时候她为了离间谢清清的时候她被马蜂蛰了,朱彝曾经悄悄的送给自己的那一盒的膏药味道,便是这种味道。

    “东柳今天涂了什么胭脂水,味道不错。”

    谢清婉试探的开口。

    东柳突然脸红了一下。

    “真的吗?小姐。”

    “嗯,很不错的味道,我喜欢。”

    东柳有些为难。

    不过她还是做了决定,“既然小姐喜欢,东柳给小姐用吧,反正东柳也不是太喜欢。”

    谢清婉眉眼染上笑意。

    她从怀中摸出几片金叶子。

    “东柳,就当是我买了。”

    东柳自然是不肯收,谢清婉好说歹说,这才收了金叶子。

    那几金叶子,是叶氏被拖下去时洒在地上的。

    对于叶氏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她虽然感激她救了自己,但是却又恼恨她为了钱财出卖自己。

    怎么说他们都是天齐的人。

    晚上的时候,谢清婉将东柳送来的水粉全都用水化开,将的帷幔打湿。

    原本这么多的帷幔她不喜欢,但是现在却是帮上了忙。

    原本清淡的味道,顿时变的浓郁起来。

    她在赌,赌朱彝会来新月的皇宫。

    此时朱彝,却是全副武装,朝着皇宫相反的方向一跃消失。

    “谁。”

    李东升才躺下,突然觉得自己房间里进来一个人。

    他猛然做起来,伸手拿出自己枕头下的匕首。

    “是我。”

    朱彝低声道。

    “你......”因为过于惊吓,李东升的话有些不连贯。

    饶是他英勇善战,此刻也因为眼前的人而变得词不达意起来。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任凭他想迫脑袋,也想不出这个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自己这里。

    朱彝在他床前不远处的地方停下里。

    一袭的夜行衣,跟夜色融为了一体。

    “放心,我没有惊动任何人。”朱彝小声道。

    “我这次来是要你帮忙找一个人,她被人设计陷害,我得到消息,到了都城。这里是你的天下,你比较熟悉。”

    李东升黑眸不停的转动,似乎在思索着朱彝的话的真实性。

    “本王未来的王妃。”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