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33章 金叶子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没有想到形势突然对自己不利。

    李东阳得意的看着谢清婉。

    他现在急需找到一个表现自己的方式,而平宁带回来的这个女人,正好是契机。

    李东升不是主张跟天齐和平共处、友好发展吗?

    他偏不要,他就是要将他的美好愿望打碎。

    在他提出主张和平的时候,敌国的奸细都潜入到你的皇宫来了,要说没有什么心思,谁会信?

    就是皇上也不信。

    太后的重点刚才还在想着李东阳为什么会去平宁那里?看来传言说是个皇子公主都能找平宁麻烦是真的。

    尘妃虽然地位低下,但是到底是她的救命恩人,大狗还得看主人,更何况是她这个太后。

    心中有一股怒火。

    “黄祖母,你可要擦亮了眼睛。”

    太后眼中的厉色中,参杂了一丝的嘲笑。

    这是在暗讽自己瞎了吗?

    她就是连萧嬷嬷都没有告诉,平宁在睡前,还告诉了自己一番话,她说让自己注意保护自己,宫里不太平了。她并不是自愿出宫的,是有人陷害她,她才逃的。

    另外请自己帮她保护言深,言深是为了救她才变成这样的,就连言深好心救来的路边大妈,被人弄走了,不知道死活了。

    平宁说的小心,显然是有顾虑的。

    她说原本不想让自己多担心,可是现在人已经把手伸到了太后这里,她必须将这一切告诉太后,让太后注意安全。

    平宁并没有告诉自己对方是谁。

    但是现在,听言深的话,应该是李东阳了。

    在平宁回宫的第一天,便迫不及待的去找麻烦了吗?

    人心就是这样,一旦认定对方做了些什么的时候,便怎么看都觉得有嫌疑。

    李东阳在这里趾高气昂的模样,跟平宁在自己面前的安静孝顺模样一比较,立刻有了高下。

    但是她也不能立即说李东阳什么。

    她向来都是要占据有理一方。

    “言深,你竟然是奸细?”

    谢清婉心里咯噔一下。

    她看着太后的眼色变了几变,变到了最后,自己有些捉摸不透。

    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谢清婉心中有些紧张了。

    不过,她现在是言深。

    她暗暗在心里告诉自己。

    “太后娘娘,言深如果是奸细,太后娘娘您信吗?”

    谢清婉将目光对上太后。

    眼中一片清明。

    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紧张、心虚。

    太后对她倒是有了一丝的欣赏。

    在她看来,言深还是一个孩子,就算她再怎么装,一个人的眼睛是骗不了人的,言深不可能不露出一点的破绽。

    “那你告诉哀家,你是吗?”

    太后盯着谢清婉。

    李东阳见太后没有直接定罪,有些不高兴。

    “皇祖母,她铁定是,我有证人的。”

    叶氏被人抬上来的时候,双目无神。

    估计是屈打成招。

    “叶氏,你起来看看,这个人是不是你们天齐的?”

    叶氏被粗鲁的从地上拉起来。

    待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谢清婉的时候,顿时眼中有了光彩。

    “小姐,你救救我啊......看在我在天齐冒着被逮到的风险照顾你们的份上.......”

    叶氏一开口,大厅中所有的人的脸色都变了。

    太后正准备开口,李东阳上去一脚踢了过去。

    “你可要看仔细了,这位小姐确定是你在天齐照顾的那个人?”

    叶氏忍着疼痛,慌忙在地上磕头。

    “是的是的,奴才不敢说谎啊,就是她。奴才记得清楚,她手上有烫伤,身上还有伤。”

    她说的跟谢清婉现在的状况,一模一样。

    太后神色复杂的看像谢清婉。

    “言深你.....”

    “太后娘娘,可容言深说几句话?”谢清婉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转向太后。

    “言深在宫里的日子虽然不多,但是经过平宁公主中毒一事,想必不知道言深手上有伤,身上有伤的人可能也不多。”

    她仔细的观察着太后的神色,见她没有不悦,这才又继续道:“言深虽然不知道这嬷嬷为什么硬是这样一种方式向言深求救,还有这位皇子,言深算起来也是第一次跟她们见面,他们便要诬陷言深是奸细,难道是想说平宁公主有想要造反或者迫害皇宫之人吗?

    还是说因为这位皇子夜里去平宁公主殿里,言深没有能从昏迷中醒过来拜见王爷?

    只是这位嬷嬷,言深在宫里着实没有见过的。太后娘娘若是不信,可以随意去查。”

    谢清婉委屈的道,她也没说谎不是吗?她醒过来以后,叶氏确实已经不在了,这一点,安平殿的人都知道,她不见了以后,东柳才过来照顾她的。

    “可是说言深是奸细也说不通啊,我看了好多书上写的,奸细好不容易混进来了,肯定是要刺杀、放火、偷取机密啊什么的,可是言深一直跟着平宁公主,还没有出过安平殿的门,唯出来的这两次还都是在太后娘娘这里。

    若言深是奸细,岂不是大好的机会?”

    言深的话,让李东阳觉得自己心中觉得憋屈。

    如果他再说下去,便会让人觉得自己小鸡肚肠,因为一个病人还在昏迷中不能给自己行李,便诋毁人是奸细。

    叶氏的话更是没有信服力,毕竟,东柳才是照顾言深的人。

    就是皇后也觉得脸上无光。

    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不这个姑娘竟然这么机智,三言两语将自己的处境说明白,还将李东阳推了出来。

    “大胆妇人,你是哪个宫的!在本宫跟太娘娘面前还敢胡言乱语!”

    “来人,带下去打到招了。”

    叶氏慌了。

    “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奴才没有说谎,她真的是天齐的人.......”

    她惶恐的叫道。

    谢清婉站在原地,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随意的看向了她。

    “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我是天齐的人,跟7;1838099433546我很熟的样子,那你可知道我是哪家的姑娘?家住哪里?多大了?为什么会跟平宁一起让你伺候......

    既然你说我是天齐的人,你可有能证明我是天齐人的证据?银子?衣裳?还是什么?只有你一个人,也没有说服力不是吗?”

    谢清婉质疑道。

    叶氏听到她说道证据,突然眼前一亮,银子没有,金叶子倒是有!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