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29章 夜探皇宫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的方法虽然荒诞,但是胜在找出了结果。

    太后看谢清婉眼光,充满了探究。

    谢清婉却是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太后盛情。

    躺在床上,谢清婉思索着等到平宁醒过来,她的赶紧的离开了这皇宫。

    越来越多的曝光,会让她在新月王朝不安全,更是会让谢家在天齐更不安全。

    “言小姐,太后娘娘派了萧嬷嬷带着太医过来了!”

    东柳小声的在门外道。

    看来已经引起人们的注意了吗?

    “快请萧嬷嬷进来。”

    萧嬷嬷看着谢清婉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开口道:“姑娘不用起身了,老奴是按照太后娘娘的吩咐,特地让太医来给姑娘瞧瞧,你身体不好,用不着这般客气。

    要是再动着筋骨了,老奴可就罪过大了。”

    “嬷嬷您客气了。”

    太医在萧嬷嬷的示意下上前帮她诊治。

    “烦请嬷嬷替我跟太后娘娘说一声谢谢,劳烦她老人家惦念了。”

    萧嬷嬷对谢清婉印象还不错,听到她这么说,一时有些感慨。

    “要说谢,我还要谢谢言深小姐你啊,不仅替太后揪出了隐藏在暗地里那么多年的祸害,还让平宁公主能安心接受治疗。”

    谁也想不到那小丫鬟的娘竟然是跟平宁的娘亲是一起的,当时平宁的娘亲因为救了太后又被圣上宠幸,生下了平宁。

    虽然地位低,但是好歹是位列主子了。

    小丫鬟她娘嫉妒,又怪太后偏心,后来在勾引圣上未果的情况下,被皇后打断了一条腿丢入了冷宫,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她竟然让女儿去毒杀太后,人心真是难测。

    嫉妒真的是令人神志不清。

    “言深你看着年纪不大,为何懂得那么多?这么匪夷所思的方法,实在是太过新鲜,皇上听说言深你用此方法找到凶手,龙颜大悦,要嘉奖你呢......”

    “嬷嬷笑话言深了,言深也只不过是想着凶手会心虚,这才想出诈一诈她。当时屋里没有人,又没有什么东西,就是正常人也会想着我伸不伸手,谁会知道?何况是心虚之人?但是她忘了,只要真正的摸了,手上是会沾染白面粉的。”

    萧嬷嬷在一旁的桌子前坐下来。

    “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你的聪明才智,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会培养出你这样的可人儿?”

    东柳一听,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公主可是在带着言深小姐回宫第一天便吩咐了她跟西柳,坚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言深小姐是她从天齐带过来的。

    若是有人问起,便说在路边遇见的。

    她着急的看向谢清婉。

    谢清婉不动声色。

    “嬷嬷夸奖了。太医,怎么样,我是不是可以下地走了?或者可以不喝药了?每日喝那么多黑乎乎的药汁,实在是难以下咽.......”

    她转移话题。

    “小姐是否脑袋被重物击打过?”

    太医脸上看不出什么。

    “嗯。平宁说我头上流了好多血。”谢清婉说的模棱两可。

    “小姐最近最好还是不要在随意的移动,脑袋中有些血块,如果不能自己消了,很容易失明。”

    太医的话让谢清婉也愣了一下。

    她想到自己这两天是有些晕眩,感觉有时候眼前有重影,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的事情。

    她原本一直没有给卢太医说头上的伤,卢太医便将重心都放在了她断了的肋骨上。

    “言深小姐好好的养着,有需要尽管去长乐宫找的老奴,公主那边圣上找到了透骨草,相信公主不久便会醒过来。太后对公主心疼的紧,定然会多加照看,你也不必担心。”

    萧嬷嬷走了好一会儿,东柳端着太医熬得药过来。

    “卢太医看过了,没有问题。”

    东柳小心将药端到谢清婉面前。

    “东柳,你就没有怀疑过我对你家公主不利?”

    谢清婉接过来,将药一饮而尽。

    那苦涩的味道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

    “有是有的,但是公主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之前,吩咐了西柳我们两个,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要我们相信小姐。”

    谢清婉突然生出一种感觉,平宁似乎在自己昨天提醒她之后,选择了主动出击。

    但是,如果这毒是她自己下的,又怎么会刚刚好凶手?还是说赶巧了?

    还有,如果是真的只是她自己策划出来的一场戏,如果自己找不到凶手,那么自己的处境......

    她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不会的.....那毒那么狠毒,平宁不会对自己下那么毒毒手。

    应该是赶巧了。

    “谢谢你们信任。”

    东柳拿着药碗离开后,房间只剩下了谢清婉一个人。

    夜晚凉了,她躺在床上看向门口的方向。

    以前在自己的院子,她晚上会站在窗前。

    朱彝有时便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窗前,有时候默默看着自己,有时候默默的送给自己东西,有时候说上几句话.......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朱彝在窗前的影子的模样。

    她拼命的减少去天齐皇室的机会,即便去了,也是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没有想到,到了新月王朝,反倒是一下子便将自己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

    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就这样将自己陷入这一方牢笼里。

    出走的几率,在萧嬷嬷来这一趟以后,变得更小了。

    城外。

    一处不起眼的小巷子。

    “主子,你当真要夜探皇宫?”

    陈恒有些不想让朱彝去。

    虽然王爷伸手不错,可是那7;1838099433546是皇宫,更是他们不熟悉的新月王朝的皇宫,谁知道他们会有着怎么样的防御力量?

    这实在是未知的力量啊。

    “嗯。”

    朱彝点头,“最晚子时我便会出来,你们直接会客栈等着我,太多人容易暴露,你们回吧。”

    陈恒见朱彝意已决定,只得听话。

    “主子,你小心点。”

    朱彝不再说话,一个飞身,消失在夜色里。

    消息到了新月的都城便没有了消息,他打探了好多地方,也没有半点的消息。之前传递信息的人,也没有再得到更多的消息。

    只剩下皇宫了。

    傍晚的时候,宫里传出消息说是发生了一件事情,虽然都觉很荒诞,但是那名叫言深的女子却成功的帮组太后找到了凶手。

    他突然对那名叫言深的女子的做法,倒是很像谢清婉。

    她各种的稀奇古怪的想法,实在是太多,并且很多时候都挺有用的。

    言深,言深,他心中想着这个名字,脚下却是一刻没有闲着。

    希望这一次能带回一些关于清婉的消息。

    突然,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得了事情,猛然停下了脚步。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