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27章 黑不隆冬的大缸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怔了好久。

    “小姐,太后娘娘请您过去。”

    东柳也不敢相信。

    “太后?”

    谢清婉震惊过后,又似乎想到了什么。

    也是,自己大概是最大的嫌疑人了。

    她叹了一口气,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大胆贱人,平宁好心救你,你为何又要反过来平宁!”

    谢清婉才踏进永乐宫太后的寝宫门,便听到一个女声的质问。

    她将力道往东柳的身上靠了靠。

    这才看向众人。

    “中间的是太后,左边是皇后,右边是皇上的各个妃子......”东柳不得不小声提醒。

    “民女言深,拜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她双手合十,朝着太后跪了下去。

    “来人,将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拿下。”

    谢清婉还未听到太后开口,突然就听到太后一旁的皇后突然开口。

    空气中原本就已经紧张到极致的氛围,突然更重了。

    东柳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变化。

    她知道公主中毒后,虽然有想过凶手会是什么人,但是绝对没有往谢清婉身上想。

    毕竟一个才能走两下的女人,怎么也不可能从公主的安平殿到长乐宫的。且不说两个宫殿中间的距离是全皇宫最远的,就算她身体健全,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下了毒在回来的。

    更何况,她一早去叫醒她的时候,卢太医还过来复诊了一下。

    谢清婉在听到平宁中毒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可能自己会有这样一步。

    她没有立即叫冤枉。

    刀剑架在脖子上以后,她这才小心翼翼看向太后。

    太后脸上的肃容,倒是让谢清婉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算是理智。

    “太后娘娘,可否请小女子为自己辩解几句?毕竟,如果说我真的是凶手的话,也一定知道7;1838099433546毒药是什么,怎么解是不是?”

    太后看了一眼谢清婉,说的也有一些道理。

    “哀家倒是要看看,你如何为自己开脱。”

    找不到凶手,那么这个被平宁藏在自己宫殿里的女人,便成了最大嫌疑人。

    谢清婉脑中转的飞快。

    如果只是辩解,这些人是怎么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到时候说不准还会嘲笑自己想出来的都是三岁小孩都知道的解释。

    怎么办?

    她来新月王朝,真的是阴差阳错,任谁也想不到的事情。

    如今,已经在宫里,她便不能随意离开,也没有能力离开。

    那么,自己所能做的便是尽可能的保住自己。

    她还不能死,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况且,就算是死,她也不能顶着害了平宁帽子去死。

    她低下头,眸光趁着低下的瞬间,快速查看了一下屋里的情况。

    “贱人,贱人......”

    突然,皇后的右后方,突然传出来两声清脆的声音,她认得这种声音,是一种会说人话的鸟。

    前世,她在朱煜的府上见过一次,看着很有趣。

    像是有什么在脑中炸开来。

    “民女知道,如果说民女确实没有害平宁,大家不相信我。但是,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这样的心思,如果有,定然天打五雷轰,死无葬身之地。”

    “哼,毒誓谁不会发?”

    皇后嗤之以鼻。

    “皇后娘娘,民女也同样想快点找出凶手,民女冤死,民女绝对不敢有任何异议。

    但是凶手依旧逍遥法外,到时候,谁也不知道她何时会再下手,并且对谁下手不是吗?民女命贱,死不足惜,可是太后跟皇后娘娘可是关系到这后宫乃至整个新月的安稳,定然是不能出现一点问题的。”

    皇后显然很满意她这一句。

    反正只是一条贱命,早死一会晚死一会也没有多大差别,但是,万一她要是说准了,真的凶手还活着呢?

    她可是还要等着小儿子登上那个位置,然后当皇太后呢!

    “母后,不若就给她一个机会?”

    “嗯。”太后着实想起来便心惊,自己更希望找到凶手。

    天知道纵然她经历了那么多血雨腥风,可是眼睁睁看着平宁一头栽在自己跟前,她还是忍不住的心颤了一下。

    侍卫看到皇后手势,将刀剑撤了。

    谢清婉悄悄松了一口气。

    “皇后娘娘,可否将您身后灵鸟借我用一下?”

    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让真正的凶手自己露出来了。

    “另外太后娘娘,可否请您在菩萨面前为平宁祈祷一下?”

    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谢清婉这是要做什么?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让指使本王的皇祖母做事。”

    突然,门口传来李东阳的声音。

    “三王爷安。”谢清婉随着东柳一起行了礼。

    “哼。”

    李东阳越过谢清婉,看也没有看她一眼。

    “太后恕罪,民女只是想着太后娘娘宅心仁厚,菩萨一定会显灵,这才斗胆说出刚才的话,还请太后娘娘恕罪。”

    谢清婉对着太后重重磕了一个头。

    “你继续说下去。哀家也想知道你用什么方法了。”

    太后看了一眼李东阳,脸上看不出喜怒。

    但是谢清婉敏锐的察觉到了他们之间一定不如表面上那么和睦。

    “下毒之人就算是隐藏的再好,也会露出破绽,这灵鸟大概能分出一二来,至于太后娘娘的祈祷,民女以前在民间听闻菩萨听到祈祷,会将信息通过灵鸟的方式表现出来,是以才会斗胆跟皇后娘娘借用一下灵鸟。”

    太后也想不出具体是一个怎么样操作方式。

    只是听她说的头头是道,试一下也无妨。

    太后身边的萧嬷嬷将所有的嫌疑人都带到一间空房子外。

    屋内只有皇后的灵鸟,灵鸟的面前,是一个黑不隆冬的大缸,不远处是一个冒着热烟的油锅。

    里面涂满了面粉。

    东柳按照谢清婉的吩咐,在缸外面又撒了一层的面粉。

    “言小姐,都准备好了。”

    谢清婉闻言,一颗心又提了上来,成败再次一举了。

    她相信凶手还在这群人里,毕竟,给太后下药,御膳房虽然有机会,但是端上饭桌还有几道检查,如果真的想万无一失,便是开吃前最有把握,凶手也应该是这么想的。

    “嬷嬷,麻烦一次放进去一个人,这个人每次在缸里伸出手围着缸内壁上转一圈,然后,再移步油锅前,用刚才那只摸了大缸的手,伸进油锅再出来。

    太后娘娘正在菩萨面前祈祷,相信菩萨很快便会听到太后娘娘的心声,将凶手是谁告知灵鸟。”

    听到油锅,众人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那个可是要命的玩意。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