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310章 清誉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房间空气仿佛被冻结了一般。

    高端觉得自己一定是第听错了。

    谢清婉?

    怎么可能?前两天谢家不是才办了婚礼?虽然没有其他人去参加,但是也没有听说谢家有人失踪,失踪的还是未来的锦王妃!

    老天,是谁在这个时候挑事?这样挑战锦王爷的权威,还真是不怕死!

    但是,王爷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找谢清婉,不怕谢清婉名誉受损?

    仿佛是看出了高端的疑惑。

    朱彝再次开口。

    “高大人也应该知道,事关谢清婉清誉,怎么处理吧!”

    高端神色复杂的看向朱彝。

    如果说之前一定要向朱崇儒请示,那么现在,他可以自己做主。

    在京城被人绑走,事关京兆府,他全城搜捕嫌烦,合情合理。

    朱彝再出现的时候,高端已然下了命令。

    “王爷请放心,定然将京城一寸不落的7;1838099433546搜个遍,将锦王妃给救出来。”

    “嗯。”

    朱彝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在确定高端会出手之后,他径直离开。

    即便是高端出手,他也不能坐等。

    京城的上空,突然笼罩上一层愁云惨淡。

    “王爷,为何要高大人出马?我们锦王府的人去找,不是更好?高大人如此兴师动众,一定会让人知道了的,岂不是让谢三小姐的声誉更受影响?”

    朱彝脚下顿了顿。

    “高端不会让流言出现的。锦王府兴师动众,很容易便会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

    陈恒思索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

    也是,这京城盯着他们锦王府的人太多了。

    他们家王爷虽然无心那个位置,但是却是最有能力的,只要他在京城一天,便会是那些人的假想敌人的。

    “暗中搜查的力度大一些,既然没有出城,那么,就还一定在城中的某个地方。”

    朱彝的声音冷了下来。

    对方显然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即便是他暗中的人,竟然也不能找出丝毫的蛛丝马迹。

    谢清婉就仿佛是突然人间蒸发了的一样。

    “是王爷,只是谢府跟大皇子那边......”

    陈恒说出来以后,有些犹豫的道。

    “谢府那边只要有谢清婉的消息,立即禀报,至于朱煜,他如果真心想要寻找谢清婉,便由着他们.......”

    “如果敢在暗中使坏,杀无赦。”

    陈恒点点头。

    他跟在王爷那么多年,从来没有见到过王爷这么冷冽的说出杀无赦这三个字。

    王爷真的动怒了。

    谢三小姐能被人劫走到哪里呢?

    朱彝转眼没有了身影。

    热闹的街道上,仿佛从来没有来过这样一个人。

    朱彝出现在谢清婉的院子。

    “锦王爷?”

    石素诧异的开口。

    虽然小姐不在了,但是她依然每日准时将小姐的屋子擦的仔细干净。

    万一小姐回来了呢?

    石素没有想到朱彝会在这个时候过来。

    他高深莫测的站在那里,看着石素的举动这才缓缓的收回自己打量的视线。

    “这几日,可有你家小姐的消息?”

    石素摇摇头,心中却是有失望涌上来。

    她还以为,锦王爷过来,是告知自己有了小姐的消息了呢。

    可是不是。

    朱彝没有再说话。

    他缓缓的走到窗前,伫立在窗台。

    往日很多时候,谢清婉就是这样站在这里,临窗而望。

    夜晚的时候,她透过夜色看不到远处的院墙旁的树下,自己站在那里看着她身影。

    一直静静的等着她转身,熄灯,房间逐渐的安静下来,他才会乘着夜色离开。

    偶尔,她也会看到自己,但是,如果自己不主动,她也是一样当作没有看到自己。

    而今,他站在她以往站的位置,旁边,却是没有了那个临窗的人。

    想到她可能会受到什么苦难,他只觉得心中有一股郁闷之气,纠结在心中。

    “本王记得,你当初信誓旦旦说,一定会保护好她的。”

    突然,一直没有打算说话的男人,开了口。

    石素手中的抹布被紧攥在手中,几乎要被扯烂。

    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是奴婢疏忽了,奴婢该死。”

    该来的总是要来。

    这两日,她每日都在想,王爷是不是会过来问罪。

    “你的确该死。”

    朱彝的声音,平静的犹如一滩死水。

    “但是不是现在。”

    石素不可置信的看向朱彝。

    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自己想的那种吗?

    “石雪有异心,你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石素低下头,心虚的盯着地面。

    她确实是疏忽了。

    石雪是小姐的贴身丫鬟,又是一起长大,感情自然不一般,她们每日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就在大小姐大婚前,谢清婉还特地给石雪买了生辰的礼物,并且,还给自己也带了一个镯子。

    她摸向手膊上的镯子,她还记得小姐说给每人都准备了礼物的神情,也记得石雪脸上份分明是惊喜。

    石雪一直都很认真,并且,谢清婉好多事情,都是石雪在打理,如果不是得到小姐的信任,怎么可能去办这些事情?

    “回王爷,奴婢不敢说谎,石雪一直到小姐出事前,都是跟以前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

    包括伺候小姐的衣食住行,梳妆打扮.......”她回答的认真,到现在,她都还有一些不敢相信,是石雪背叛了小姐。

    “衣食住行,梳妆打扮么?”

    朱彝重复到。

    不会的,如果一个人有些别的心思,一定不会一点不表现出来的。

    “再往前一些日子呢?可有什么异常?”

    再往前?

    “说异常也倒也算不上,就是夫人中毒那段时间,石雪跟阿牛被胡大夫派出去买药,一直没有回来,后来回来后,石雪倒是跟阿牛走的很近。

    再后来,我倒是有几次见到石雪好像在小姐屋里找什么东西......”

    她仔细的回忆着,不敢有一丝的遗漏。

    找什么东西?

    朱彝顿时眼光一闪?

    “你家小姐可曾说丢过什么东西?”

    石素摇摇头,“那倒是没有。”

    “你下去吧,在谢清婉没有找到以前,你死罪难逃......”

    石素磕头谢恩。

    找什么东西?

    石雪不会是见财起意!如果见财起意,她大可以在谢清婉的生意上做手脚,那样谢清婉根本就不会知道,但是,如果不是钱财,还有什么要让她上心的?又或者是别人指使石雪找什么东西?

    他环顾了一下谢清婉的屋子,哪里有什么好惦记的东西?

    奇怪。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