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96章 先生,算命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崇儒看到御医回来,面色平静。

    御医的表情凝重,他想大概是情况不客观。

    “启禀圣上,谢三小姐.......”他没有完全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样?可还有办法?”

    “其实,也不是没有完全的办法.......”他犹豫的道:“如果肌肉腐烂,最好的办法是将这些肉全都清除,但是,这便会有一个度的把握,一不小心,会伤及血管,失血过多而死。另外可能还有一个办法,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吴淑芬直觉眼前一黑。

    御医这话,是想说清婉没有救了?

    “以毒攻毒是何说法?”朱崇儒脸上,看不出喜悲。

    “谢三小姐双手的肌肉腐烂,到最后会全部废7;1838099433546掉,对这些腐烂肉的处理,还有一种叫做“步步生花”的毒药,据说中毒后肌肉溃烂,触地留下被灼烧过的焦黑的土地,寸草难生,当然,这只是我想法,这种毒,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而且,用不好的话,便会赔上整个人.......”

    朱崇儒眉头微皱。

    这样看来,是无药可救了。

    “没有更好的方法?”

    御医摇头,“谢三小姐伤的实在是太重了.......”

    他也不想将谢清婉接手,这样一个麻烦的人物,接收了只会让自己深陷困难,没有必要。

    谢清婉冷眼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看着朱崇儒施舍似的赏赐,心中俱是冷意。

    王大夫曾经说过,后宫中有一种生肌稿,是新月王朝的皇室独家特有,每年朱崇儒也会当作格外的赏赐,给他的后宫女人,他口口声声说关心自己,却是任由御医在这里以毒攻毒,真是可笑。

    毒是那么容易用的?

    可是,他是天子,她没有权利,也没有实力去对抗。

    不过,她们以后接触的也不会多,他再过几个月,只怕是更没有心情关心自己了。

    想到冬天,她眉心不由皱了起来。

    “怎么?谢三小姐不喜欢圣上的赏赐?”

    纪德没有立即离开。

    “怎么可能呢?清婉高兴还来不及。”

    谢清婉猛然想到纪德还在,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既然如此,谢三小姐缘何皱起了眉头?”

    纪德不解问。

    “纪公公误会了,清婉只是觉得手有些疼......”

    纪德了然。

    “谢三小姐好生的养着吧,另外,谢大人回来,告诉谢大人,独身才是唯一。”

    纪德的最后的这半句,像是凭空转出来的,吴淑芬一时没有听明白。

    谢清婉却是明白了。

    纪德看似在让自己转告谢智慧,实则是在提醒自己,不要跟大皇子来往过密!

    她没有看错,纪德的手指看似无意的伸了一下。

    他为什么要提醒自己?

    看自己可怜?还是说,是朱崇儒授意?

    这些都无从得知。

    不过不管是好意还是别有目的,这个提醒,她收了。

    一切平静下来后,谢府陷入短暂死一般的寂静。

    吴淑芬不能接受谢清婉竟然无救的消息,呆愣的瘫在椅子上,任凭三个女儿在旁边,她脑中却是一遍一遍的回想着御医说的话。

    “母亲,你是信一个每天都恨不能谢家消失的人,还是信自己闺女?自己的府医?”

    谢清婉无奈的开口。

    “再说了,清婉可曾骗过母亲什么?”

    谢清婉解释道,她不想吴淑芬为了自己这样难过。

    “御医的话也不能信?那可是御医!”

    吴淑芬喃喃的道。

    “母亲,你一向明白,看事情又透彻,怎么这个时候泛起糊涂了?即便是御医,也不是咱们的御医啊!你想想,如果同时两个御医让你选择,你选择圣上的御医,还是选择锦王府的御医?”

    吴淑芬当然选锦王府。

    “锦王爷对清婉怎么样?他欺骗过清婉?做过对谢府有害的事情没有?”

    吴淑芬摇头。

    “所以,母亲,我真的没事,只是碍于一些原因,我还不能告诉你们事情的缘由结果,母亲、姐姐,你们放宽了心吧,我没事的。再说了,谢家还没有恢复清白,清婉怎么敢让自己有事?”

    吴淑芬她们被说服。

    “清婉,你一定不能有事。”

    谢家慢慢恢复了正常。

    李文文却是遇见了一些麻烦。

    不过,对于李文文这样的人来说,对方的跟踪实在是有些不入流。

    她出了大皇子府,便察觉到了,人不可能是陈贞慧派来的,她走之前,陈贞慧还特地让身边的丫鬟送了自己。

    “如果不是大皇子,便是府中其他的女人。”她在心中暗暗想着,眼前是热闹的街道,她不由冷笑。

    虽然天气炎热,但是,依然还是挡不住人们的热情。

    她一头扎进人群,东看看西看看,似乎一点也不着急着回去。

    跟在后面的人着急,却又不能暴露自己。

    李文文在一个算命的跟前停下来。

    “先生,算命。”

    “不知夫人算什么?”算命的老头看了一眼李文文,并没有太热情。

    “先生可否帮我算一下别人呢?比如,跟在我身后的那人?”

    算命先生摇头。

    “算天算地,算人算命却不算别人的命,对那人来说,你们是互相为别人,抱歉不算。”

    呵呵,李文文反倒是浅笑起来。

    “既然如此,那便打扰了。”

    算命先生点头,眼光却是看向李文文刚才说的那人,不由摇了摇头,是要吃些苦头了。

    李文文在算命先生不远处,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收网。”

    她已经仔细的确认过了,只是一个女人。

    看来是府中其他的女人了。

    呵呵,以为自己家小姐是软柿子?想从自己家小姐身上下手?抱歉,遇上自己了。

    看来,小姐更能让陈贞慧相信了,不,可能要说依赖了。

    谢清婉费劲了口舌之后,终于让三个女人相信了自己。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回去。

    胡三刀早已经在院子里等着。

    “辛苦小姐了。我这就将药膏取下来,只是这几天,小姐不能在这样裹着了......我到时候会想办法给小姐的手做一个透气的手套一样的东西,这样,就不用的每日这样裹着了。

    胡三刀的想法还没有实现,陈丹却是从来一件东西。

    “王妃,王爷有事走不开,特地吩咐属下过来,将这东西送给王妃。”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