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78章 那就让自己去做开路的猛虎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煜对于谢清婉的拒绝,只是当成她在客气。

    毕竟,十万两,对于一般官员家里,还是一个很大的数字。

    谢府可能是有些财产,但是,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的那么多银子来。

    再说了,钱本章已经按照自己的吩7;1838099433546咐去做了,他们,根本不会筹集到银子。

    相对于他们凑集到的几两银子,自己这一万两,绝对是雪中送炭。

    “清婉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我可是一直将谢清婉你当成朋友的,作为朋友,看到你有困难,站出来帮助你,这是理所应当的。

    当然,我也知道你们所担心的。你们放心吧,贞慧一早进宫了,她会跟太后娘娘说到这件事,至于圣上会怀疑这钱财的来路?清婉你放心大胆用吧,这钱是荣王府这么多年积攒的,还有贞慧的嫁妆。”

    朱煜说的一脸真诚。

    为朋友可以活出一切。

    谢清婉不知道陈贞慧是不是真的去进了宫,也不知道陈贞慧是不是愿意真的拿自己的嫁妆去给一个女人。

    但是,她知道,朱煜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便没有给了自己退路。

    看来,今日这银子,她是收的收,不收也得收了。

    谢清婉刚想说话,谢智慧快她一步,噗通跪在了地上。

    “大皇子的大恩大德,谢智慧铭记于心。”

    谢智慧离开以后,朱煜,没有了刚才一本认真。

    他随意的站起来在前厅走了走。

    这才道,听闻谢府的荷花小池,别有一番风味,清婉可否带本王领略一下?

    谢清婉收起自己的心思,“只要王爷不嫌弃。”

    收了他的银子,自然要别样的对待。至于还回去,只得另外找机会了。

    她原本是要跟李文文联络的,可以进行了的。

    但是,此刻,却不得不陪着朱煜。

    “大皇子,清婉有一事,一直不解,还望王爷解惑。”

    满目荷叶,阻挡她远眺的视线。

    她没有再去掐一个荷叶过来,反而是在凉亭里跟着朱煜一起坐下来。

    “为什么要这么倾尽全力的去帮我?谢家这样的情况,值得吗?”

    朱煜低声笑了起来。

    “自然值得。”

    “清婉可还记得天下一轮满那句词?不瞒清婉,那也是本王的目标。”

    他这一次,毫无避讳。

    大概是觉得自己收了钱,一定会站在他的那一边吧!

    谢清婉却是脸色微变。

    她以为朱煜知道了真相。

    “清婉是值得托付的朋友,这一点,才从清婉冒着危险第一时间将消息送给本王时候,第一时间想到本王的时候,本王便认定你这个朋友了。”

    “清婉说,朋友有难,本王要不要帮助你?只是可惜本王现在不能的明目张胆去的帮你筹集,不然........”

    他话说完的时候,池塘上起了风。

    微风吹动荷叶,一波一波的荷叶随风摇曳,仿佛是一波一波的湖水泛起了涟漪。

    谢清婉心中多了一丝的冷笑。

    他说的这么认真,大概自己都要相信了吧?

    可惜,在最后的时候,他看向荷叶的眼神,突然多了一抹势在必得。

    她瞬间懂了他的意思。

    他这是在暗示自己!

    也是在抓住机会,借着这次事情,在向朱崇儒传达一个消息。

    看,你那么多的儿子,只有我一个人的这样想要帮助你守护好边疆,让你高枕无忧。

    呵呵.......

    “清婉定然会向圣上特地说明的。”

    朱煜嘴角扬了扬。

    “没有想到,这池塘虽然小,但是,倒是别具风味。”

    谢清婉没有再开口。

    朱煜目的达到,没有必要再转下去,随意的看了看,提出离开。

    钱本章看着朱煜出来,顿时应了上去。

    “王爷,已经确认过了,谢智慧带着银子去了书房,只是在书房打开了箱子,将银票锁在了书房柜子里。”

    我没有看到他书房有按格。

    他出去以后,我偷偷进去,也没有发现他书房有什么异常。”

    这也是钱本章疑惑的地方。

    如果说,谢府真的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那么,谢智慧的书房,绝对的是重点的怀疑的对象。

    但是,谢智慧只是将银票随意的扔在了盒子里。

    盒子格外的明显。

    可是除了这个明显的盒子以外,他毫无所获。

    “继续盯着。谢家一定有古怪的。

    皇祖母说,谢家应该是有什么依靠或者王牌的!

    不然怎么可能撑到现在?

    朱崇儒可不是一个我怀疑你,还不用你的人!这么多年以来,谢家一定是有仪仗?

    不然,在出现谢智慧告了御状以后,在小皇子死了以后,谢家还能安全无恙?

    不可能!

    即便是有锦王府,有释徹法师的徒弟,但是那些人都比不会自己的江山的。

    “还是将注意力放在谢智慧身上?”

    “不,谢家二小姐身上。”

    钱本章有些诧异。

    “大小姐定了亲,八月便会成亲,对象是汤定之,那是朱彝的人,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是有汤府跟朱彝当靠山,自然无忧。

    谢清婉有锦王府当靠山,本王又跟谢清婉是好朋友,只有谢清婷,至今没有动静。

    钱先生你想一下,如果你是父亲,你会将东西留给谁?

    自然是感情没有归属的谢清婷。

    并且,谢清婷不是扬言要当老姑娘?”

    钱本章点了点头。

    “我知晓了。”

    谢清婉确认朱煜离开,赶忙去找谢智慧。

    “父亲,为什么不要我再拒绝一次?”

    谢智慧叹息。

    “就算是你再拒绝一次,结果还是一样。他说这是荣王妃的嫁妆,荣王妃又进宫,这本就是再给你施压了。

    如果为父不同意,等下可能等来的便是太后的问责了。

    或许还有你想要窜托荣王爷,居心不良,想要抢夺荣王妃的嫁妆了......”

    “我知道了。父亲,我会尽快筹到银子,然后将这些银子还给大皇子的。”

    谢清婉下了决心。

    “清婉,辛苦你了。但是,为父已经决定了,要变卖所有的家产了。”

    良久,谢智慧的叹息声,像是从天边传来一般,让谢清婉觉得不真实。

    “我拒绝接受。”

    她打断谢智慧幽长的声音。

    “父亲这样做,大姐的婚礼怎么办?嫁妆怎么办?我已经想到了办法,这两天就会马上去行动,不到最后,父亲这个办法,绝对不能想。”

    前有恶狼,后又豺豹,那就让自己去做开路的猛虎!

    求着他们都不想捐献一点军饷?平时苛捐杂税还不交,这种人,活该他们家破人亡,但是,她们都在一个京城,就算是不平衡,也还是要让他们活着。

    但是,也得让他们尝到一点苦头。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