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71章 蕴之回去揭发我吗?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彝有些不可思议看着谢清婉。

    如果不是碰巧在这里喝茶,他大概永远不知道,谢清婉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本事。

    “蕴之会去揭发我吗?”

    谢清婉轻轻喝了一口茶水,嘴里满齿留香,但是,心中,却是苦涩的。

    她还是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在今天以前,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让别人知晓她的秘密。

    虽然只是其中一个,但是,对谢清婉来说,也是极限了。

    朱彝许久没有开口。

    他似乎是在思索着如何开口。

    谢清婉见状,心中有些紧张。

    她连续饮了好几口,这才放下了茶杯。

    小二自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低着头,在角落里,不敢说话。

    听到谢清婉说到揭发,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王爷,不管这位小姐的事情。是我自己选择了又出来的,当时小姐出于好心救了我,这是我的错,小姐不该承担任何的责任。”

    小二有些后悔了。

    早知道,天南海北的哪里不能去?非得要留在京城?

    这下好了,留在京城,撞到锦王爷的手中,这不是找死吗?

    他还不想死啊。

    他一直记得石雪的模样。

    这几天,每天谢清婉带着石雪从门口经过,他便认出了谢清婉。

    原来当时救自己的是谢清婉。

    于是他才主动请缨,想要来伺候这一桌的。

    没有想到,反而惹出了麻烦。

    良久,朱彝神色复杂的看向谢清婉,“清婉,你可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如果今天发现的是别人,你又要如何自处?你这样又将谢家置于何地?”

    她表现出来的一面,都是太过谨慎细微的一面,如果不是自己还算是了解她,别人根本就是捉摸不透她在想些什么,她是很聪明,但是很多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她是做了一间好事,她救了对方,但是,对方哪怕是有一点替她着想的意思,他都不会再在京城出现的。

    他就算是知道了,她并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别人呢?

    谁能保证?

    她太不小心了。

    不,应该说,她到底还是太心软了。

    他大致能猜出她要护住谢府的心思,但是,方法有很多,独独这种,最是绊脚石。

    “我自然不会。”

    不会什么?他并没有说。

    听在谢清婉的耳朵中,便成了他自然不会去举报她。

    小二也是舒了一口气。

    他发誓,今天完工他就离开,离京城越远越好!

    锦王爷真是太恐怖了,他刚才腿都软了。”

    “蕴之不多问我吗?”

    朱彝看着谢清婉。

    “没有那个必要,不是吗?从来,清婉愿意给我说的,就算是我不问,清婉也还是愿意给我说,清婉不愿意给我说的,即便我问了,清婉又愿意告诉我?”

    “.......”

    谢清婉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你先出去吧,最好不要在出来了,万一再遇见熟人.......”

    谢清婉将人指使走。

    “清婉有什么事情,其实可以直接告诉我,或者让我帮忙的。

    我说过,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呵呵......”

    谢清婉浅笑起来。

    “抱歉,第一次听到能讲这么通俗易懂的比喻,很新颖。”

    她站起来,收起笑意,很认真的帮助朱彝的重新泡了茶。

    “你尝尝这茶。”

    她从来不想跟锦王府有什么关联。她只求锦王府能平安。

    “不管是第一遍茶水,还是第二遍茶水,都是这一杯冲泡出来的。”

    谢清婉的话,有些莫名其妙。

    但是,朱彝懂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还是被成为茶,一杯茶。”

    “清婉,你没有必要一直拒绝锦王府的帮助,你需要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如果一定要一个过程,应该是一个快狠准的过程,而不是现在这样,曲曲折折,弯弯绕绕,结果半天了,你发现还是刚起步。”

    他知道她暗中联络了大皇子,六皇子。

    谢清婉神色一顿。

    “蕴之你.......”

    窗外人渐渐多了起来。

    朱彝看向窗外,声音变得轻松了一些。

    “走吧,这会儿天气没有那么热了。”

    谢清婉点头。

    没有人发现,朱彝在离开的时候,朝着陈恒传递了一个眼神,陈恒接到以后,转身离去。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在街上逛着。”

    谢清婉打破沉默。

    她身边的男人太过引人注意。

    即便是朱彝已经尽量的低调,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谢清婉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看向自己,她一时有些不适应。

    “从前的时候,我跟在清清堂姐的身后,看着她兴致高昂的在街上逛着,我会老实的跟在她的身后。

    然后,她兴致来了,也会买好多东西,我却是什么都觉得不需要。

    我大姐二姐他们,她们在豆蔻年华便已经开始帮着父亲,我年少不知事,只是觉得好玩。”

    谢清婉在一个卖糖人的老翁面前停下。

    清清堂姐喜欢胭脂水粉,喜欢成衣店,我便会想,如果将来我长大了,我要开一家成衣店,这样的话,我便能想要什么,便有什么样的,哪里需要这样跟人挤在一起....7;1838099433546...”

    朱彝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的听着。

    “蕴之吃过这个没有?”

    突然,谢清婉话题一转。

    “我请你吃这个可好?”

    老翁不认识朱彝。

    “两位吃的话,我重新帮你们做一个可好?”

    朱彝没有说话,他看着谢清婉。

    他看到谢清婉点头,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这样的谢清婉,应该才是最放松的谢清婉了吧?

    抛下身上重重的壳,然后,没有伪装的生活。

    扯糖人的老翁速度很快。

    他三两下子便已经的吹好了一个。

    小巧玲珑糖人,仔细看,竟然跟谢清婉还有一点相象。

    “小姐,给。”

    谢清婉额拿着糖人,竟然有一丝的局促起来。

    第一次,在朱彝面前,以这样的状态面对他,不然,她找不到更好的方式。

    街道上人多了起来,买糖的小摊前,有人开始聚集过来。

    “走吧。”

    谢清婉开口。

    手中的“自己”却是无法下口。

    她试了几次,最后,将目光看向朱彝的手中。“蕴之我们交换一下可好?”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