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69章 人言可畏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京城最近突然多了好多的乞丐。

    但是,他们还算是安分,京兆府也便没有驱赶他们。

    眼看着又一排官兵过去,小魔星不由得抹了一把汗。

    “呼,幸好。”他还以为是过来抓他们的呢。

    “老大,咱们一天天的在这里的瞎晃悠,有用吗?”

    有一名小乞丐,有些不解看向小魔星。

    他们就只是在这些大户人家的门口,不断的徘徊着,不说乞讨,也不说离开。

    小魔星敲了敲那人的头,“总是有用意的。”

    上次他错过了跟小姐的约定,在城外的小树林前见面,因此谢清婉便没有在想着从城外到城内的方法了。

    她目前想不到什么太好的方法,也只能用这种最笨的方法了。

    那些有钱人,天天看着那么多乞丐在门前晃悠,一定会忍不住的。

    到时候,她便会让他们提条件。

    虽然有点卑鄙,但是,为了谢家,她豁出去了。

    “好,那我们就继续等。”

    小魔星盯着那气派的大门,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小姐从来不吩咐空,相信这一次,小姐也是有用意的。

    谢清婉此刻正头疼的看着桌上绿豆沙。

    随着时间的越来越少,要筹备军饷的数目,却是一点都没有变化,这让谢清婉越发的愁了起来。

    到底要怎么办?

    她放空了思绪,只为尽可能的想到一个办法。

    “小姐,锦王爷来了。”

    石雪面色含笑。

    定了亲以后,锦王府来人的频率明显的比以前次数多了。

    朱彝迈着大步朝着谢清婉走过来。

    窗前有风徐徐吹过来,虽然并不凉爽,但是,至少让人心里多了一丝的慰藉。

    “锦王爷?”

    谢清婉收回自己的思绪。

    在送走智水以后,看着智水有些落寞的背影,谢清婉突然格外讨厌自己。

    她得到了庇护,可是,智水却是两世都在不断的付出,释徹法师讲究什么因果轮回,但是智水呢?两世相同的守护命运?

    固然他这一辈子,注定孤家寡人,但是,为何就一定要让他是付出的那人?

    自己去给不了他任何的回报?

    她这样的想着,面对着朱崇儒的时候,有了一丝抗拒。

    她这样是贪心了。

    在得到了智水的守护以后,还要得到朱彝的爱。

    虽然,她不确定朱彝对自己有没有爱。

    “清婉可是还在想办法?”

    朱彝见她兴致不高,自己开了口,打破了这沉默。

    “我已经想不出办法了。”谢清婉坦言。

    “会有办法的。”

    朱彝在她的对面坐下来。

    陈恒上前,将篮子里的东西递给石雪。

    “太妃叮嘱王爷给三小姐带来的冰块,宫里刚赏赐下来的,给三小姐降降温。”

    石雪顿时大喜过望。

    宫里的冰块也有限,陈恒虽然说是老太妃的意思,但是,她猜一定是锦王爷的意思。

    “谢谢。”

    谢清婉还是道谢。

    “你我两人之间,无需客气。”朱彝淡然的道。

    谢清婉没有心思给他客套。

    她现在恨不能下一刻便能想出来一个方法。

    “清婉,你可知有一个规律,便是越着急越想不出来什么办法?这样一直坐着,倒不如出去走走.......”

    谢清婉摇头,“出去以后,我看着街上人来人往,我便更急躁。”

    “放宽心,车到山前必有路。”

    “我知道,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

    谢清婉又何尝不知道?

    但是这么大一座山压下来,她喘不过气来。

    “晚上的时候,我带你出去平静一下。”

    朱彝这样说着,眼神却是看向了窗外,“你一定没有看到过晚上的京城,是一个什么样子。或许,你能从中找出什么灵感也说不准。”

    “蕴之,谢谢你。”

    朱彝面色如常。“我早已经说过,咱们之间,无需客气。”

    谢清婉最终还是选择在了白天。

    夕阳西下的时候,满院子的金色的光辉撒满了院子时候,谢清婉从屋里走了出来。

    她的前面,是朱彝。

    今日的朱彝穿了一身灰色的锦袍。

    在夕阳的照耀下,那些灰色,仿佛要跟天际融合在一起似得。

    她不禁眨了眨眼睛。

    “走吧。”

    7;1838099433546朱彝停下来脚步,折身望向谢清婉。

    他的背影被阳光拉的很长,谢清婉一时看的痴了。

    日暮黄昏,人影斜长,看在她眼中,竟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心中酝酿。

    然后慢慢的开始发酵,最后一点点的膨胀,溢满的心口的位置。

    “好。走。”

    她提起裙子,快步赶上了朱彝。

    原本吵闹的街上,在看到了流言中的男主人翁的时候,个个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生怕,下一刻,被克死的便是自己。

    人言可畏。

    他们时不时的偷偷打量着谢清婉,一面感慨谢清婉的命硬,一面又觉得也就是只有谢府那样的人家,才刚刚好配在一起。

    倪念儿原本还想着在转悠一圈再回去的。

    府中实在是太热了。

    还不如在街上走走,至少还有风吹着。

    她看到了谢清婉的时候,想也没有想的朝着谢清婉扔了一个鸡蛋。

    朱彝注意到了四周的情况,独独没有想到后方也会有事情发生。

    鸡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是以,砸在脸上,还是很疼的。

    眼看着鸡蛋即将要砸在谢清婉身上,忽然,原本关切四周的男人,只是轻轻的伸了一下手指。

    原本应该砸在谢清婉脸上的鸡蛋,到了朱彝手中。

    “扔鸡蛋?”

    他看了一眼鸡蛋飞来的方向。

    声音像是从地底冒出来的一样,让周边的人立即缩了缩脖子,朝着后面退了退。

    “扔谁?”

    场面一时静了下来。

    有人又想起来了当时朱彝一掌将马尸首分家的事情。

    顿时,脸色惨白。

    还是先逃离现场比较好的。

    扔谁?

    倪念儿听到朱彝的声音的时候,顿时石化在原地。

    她刚才只看到了谢清婉一个人,并没有注意到她身旁还有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自己格外的熟悉。

    如果刚才她看到了,一定不会选择扔谢清婉鸡蛋的!

    这一下,自己要怎么把?

    朱彝那么恐怖的人,竟然让自己一出门便遇见!

    这运气,也是让人怎么也想不通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