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63章 一山不容二虎,一朝不容二主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众人看向智水。

    她们不明白智水为何突然说出这样四个字。

    似乎是早有所料,又似乎现场的气氛让他想到了什么,总之,果然如此四个字出来,他们不得不去想,到底是什么情况?

    “智水公子何出此言?”

    朱崇儒可是没有心情去猜测这,他径直开口文问。

    智水状似为难的看了一眼崇儒。

    “圣上,有些话,我想单独跟圣上说。”

    朱崇儒眉心跳了一下。

    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准。”

    室内的气氛,顿时低了下来。

    院子里的花香,被风吹进室内,泛起阵阵奇香,可是,却是没有人有心思的去嗅它们。

    “圣上,智水的话,可能有些不太好听,圣上还是先有心理准备,然,话糙理不糙的理,圣上一直用的比我好,这一点,智水远不如圣上了。”

    智水在开始谈花前,先给朱崇儒打了预防针。

    “智水公子但讲无妨。”

    朱崇儒倒是淡定了。

    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是不是说,小皇子没有希望了?

    “圣上最近可有感觉到自己身体有哪些不适?”

    朱崇儒心中咯噔一下。

    怎么扯到了自己?

    难不成?

    他的身体要出毛病?

    他神色顿时严肃起来。

    “师傅在闭关前,特地将智水叫过去,交代了一番。”

    智水在衣袖里摸摸索索。

    朱崇儒的神色,越发紧张了。

    这个当年面对敌人眼睛都不扎一下的的男人,他在这一刻,真的紧张了。

    仿佛终于找出来了东西。

    “这个是师傅交给智水的,师傅说,赵贵妃原本应该在下个月的今日诞下小皇子,普天同庆的!然而......”

    然而什么?

    下个月?

    小皇子整整早产一个月,这说明了什么?

    “皇威浩荡,圣上这些年,励精图治,国富民强,然而,在圣上看不到黑暗的地方,总是会有一些蛀虫......”

    “这是师傅叮嘱,除了我,只能给圣上一个人看。”

    “事情反常即为妖,紫薇星沉,邪星降,然真龙护体,除之而不得已。”信上只有短短几句话,如果说前两句朱崇儒能够看懂,后面呢?

    是说谁真龙护体?谁又除掉谁而不得已?

    他迷茫了。

    “智水公子,释徹法师可还曾说了什么?”

    智水轻叹了一句,“师傅并未在说什么,但是智水试着去夜观天象,发现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大概这才是师傅没有要告诉我的原因。

    圣上最近一定是莫名觉得烦躁,好像什么事情都重要,又好像什么都不重要。稍微不顺,便想砍了别人,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最初的喜悦过后,圣上又觉得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是不是?”

    朱崇儒凝视着智水。

    如果说之前对智水有些轻视,在这一刻,他突然觉得智水是自己的知音。

    “圣上仔细品读最后两句.......”

    然真龙护体.......

    反反复复,突然,朱崇儒顿时一怔,然真龙护体,那不就是说小皇子是天生王者吗?紫薇星沉,可不就是说自己要被干掉了?

    他眸色顿时凌厉起来。

    “这意思是说........”

    智水没有再让他说下去。

    “圣上日理万机,可能没有听说一个民间的谚语,叫七活八不活,就是说的早产儿。”

    如果说,到了现在还不明白智水跟释徹法师想要表达的话,那么他白当这么多年的皇帝了。

    “邪星是指小皇子对么?”

    他问出艰难。

    如果说自己喜爱到骨子里的孩子是邪星,那么,他真的能下的去了手?

    “是也不是。”

    智水卖了一个关子。

    他没有想到,朱崇儒会这么相信自己所说的话。

    最开头的那些问题,只是为了自己往下编的顺利才故意的提出来。

    “何解?”

    “圣上容智水一点点将这些都说给圣上听。”

    朱崇儒点头。

    “圣上可曾记得当初在赵贵妃刚怀孕的时候,师傅曾经说过,谢家小姐可以护的小皇子平安?但是又为什么会带上太后娘娘?”

    朱崇儒自然不解。

    如圣上这般真龙护体的天子,自然什么都无需害怕。

    但是婴儿不同,越是初期,邪恶力量肆虐,没有一个完整的归纳范围,师傅当时只是察觉到了一点,为了不出意外的,这才用了谢家三小姐,三小姐身上有比人身上没有的一种坚韧,还有人性最初的善良。

    但是,紧靠一个人的力量着实有限,所以师傅才会将太后拉进来。

    太后位及后宫之最,又得圣上的龙气保护,自然可以一起压制净化此邪恶。

    但是,师傅小看了邪星成长速度。

    御医自然是查不出来的。”

    智水没有过多说道谢清婉。

    他只是随口提了一句,他不断在给朱崇儒灌输小皇子生,他就要慢慢的去死的思想。

    只要这个成功了,剩下的所有的都好说。

    “在娘胎中,还有办法控制,出生以后,御医们也是没有办法,相反还会被反控制,是以,御医们才会怎么都说不出所以然来。这一点圣上应该比智水感触还深。天齐的御医,赫赫有名,怎么可能那么多人,找不出一个病症?并且一个新生命的出生,充满朝气,但是圣上的身体才会每况愈下.......”

    朱崇儒的神色,已经冷到极点。7;1838099433546

    “释徹法师可有留下什么解决办法?”

    “这个就要去问当时怀胎的时候,赵贵妃都是去了那里了!”

    智水状似不经意的看向朱崇儒。

    他的目光一片清明,根本没有半点杂质。

    “这也是我开头说果然如此的原因。跟师傅算到一样。一山不容二虎,一朝不容二主,圣上自然比智水更加明白,紫微星所代表的含义,还有这清明的世界是一种什么样的分量。

    圣上,师傅所交代的,我跟认真的告知圣上了,现在,智水说下自己的观点,万事清明流芳,是智水最希望的,还请圣上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并且,让天齐,永远昌盛繁荣。”

    智水最后的这一句所希望的话,让朱崇儒心生骄傲。

    最是洞察事情的男人,没有看到智水眼中清明之下眼神。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