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62章 果然如此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崇儒有些好奇释徹法师都是算到了什么,会让自己的弟子在今日过来。

    智水却是不慌不忙了。

    看到谢清婉站在朱彝身后,平安无恙,他的一颗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这一路上,他的无法言说的担忧,只有自己能懂。

    “智水需要进去看一眼。”

    朱崇儒没有阻拦。

    赵文淑听到智水说要进来,顿时也来了希望。

    虽然不是释徹法师本人,但是作为释徹法师关门弟子,又是受了释徹法师的指点过来,必然还是能看出什么名堂来的。

    智水很认真看了一下。

    谢清婉心中,五味杂陈。

    说什么释徹法师让他来的,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她是不会信的。

    如果真的是带着命令过来的智水,一定会在跟朱崇儒他们打过招呼以后,跟自己也问声好。

    不搭理自己,恐怕是怕泄露自己好不容易掩饰好得的情绪吧。

    智水哥哥,清婉何德何能,能得你如此庇佑。

    她轻轻扯了扯朱彝的衣角。

    在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他们的动作,没有任何注意到。

    朱彝知道谢清婉想要表达什么。

    他轻轻点了一下头。

    谢清婉莫名的心安了下来。

    一个是自己亲哥哥一样的男人,一个是护着自己,且自己又都欠他们的男人。

    她突然有了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她不会让这两个男人因为自己再出什么事情。

    她暗暗的下了决心。

    宫外,谢智慧得到智水进宫消息以后,顿时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真是难为智水了。

    “三娘,清婉在宫里,我们无法得到消息,还请你去锦王府打探一下消息。你腿脚利索,这几天麻烦你了。”谢智慧感慨的道。

    李文文自然是应答。

    “老爷说的哪里的话,小姐在宫里,大家都是焦急无比,我的腿脚能在这个时候用上派场,能帮助一些小姐,自然是万分愿意。”

    谢智慧点头。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李文文从房间里出来,站在院子里朝着天空望了好一会儿,这才大步离去。

    石雪没有在房间。

    谢清婉去了皇宫以后,房间每天都在按照往常一样的打扫。

    石雪自从给夫人取药回来以后,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

    有传言说石雪最近跟大牛走的很近,她起初没有太在意,现在看到石雪又没有在小姐院子了,她转身的朝着大牛住的地方走去。

    虽然小姐不在,也要保持高度的认知。

    石雪不知道李文文要找自己。

    她一大早在伺候过了吴淑芬以后,便跟着“大牛”出来了。

    在七拐八拐的拐到一个的偏僻的茅草房前的时候,她停下来脚步。

    里面出来一个男孩。

    相对于上次见他,这一次,男孩的脸上的蜡黄,似乎好了很多。

    看到石雪过来,他警惕的望着石雪。

    石雪望着这样防备自己的男孩,心中有苦难言。

    李文文没有找到石雪,只得自己大步朝着锦王府飞奔。

    老太妃的木鱼敲得有些的乱了。

    她这心,总是静不下来。

    “太妃,谢府来人了。”

    雷嬷嬷进来,小声的在老太妃耳前说道。

    木鱼声顿停,老太妃放下手中的木鱼,站了起来。

    “三娘来了。”

    李文文听到声音,这才进来。

    “太妃吉祥。很抱歉,又来打扰太妃了。”

    李文文礼貌的到。

    “哪里的话,清婉那孩子,我是真心喜欢,真心的心疼的。这一次,她被留在宫里,不说你们着急,就是我,也是着急的不行。”

    老太妃坐下来,说道这里,她有些无奈。

    “可是,现在宫里什么情况,我们谁都不知道........”

    宫里。

    智水在屋里转啦一圈以后,面色越来越沉重。

    “圣上,还是让御医们都退下吧。”

    他在赵文淑的面前停下来,像是经过思想的挣扎一般,这才缓缓的开口。

    “御医退下?”

    朱崇儒有些不解的问道。

    御医退下了,谁给小皇子治病?

    再说了,都退下了,那么,他们怎么知道,小皇子到底是怎么了?

    “圣上还是先让她们都退下,我一会自然会给圣上一个解释。”

    智水说的一本正经,却又严肃。

    “都退下。”

    见智水将所有人都撵出去,谢清婉的一颗心,顿时提到了的嗓子眼。

    智水这是要干嘛?

    御医在,万一小皇子断气了,还能有一个垫背的,这样子将御医都撵了出去,万一......责任不是全都落在智水一个人头上了?

    一想到这个可能,谢清婉便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前世,智水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又出现在自己面前。

    周围的场景跟前世慢慢的重叠,谢清婉突然觉得胸口一闷,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清婉。”

    朱彝低吼了一声。

    智水见到这样的场景,在长袍下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指甲掐进了肉中,他也不知道疼。

    这突如齐来的变故,朱崇儒也看不明白了。

    “清婉你怎么了。”朱彝的眸底深处,满是焦虑。

    “我7;1838099433546.......没.......事。”

    谢清婉擦拭了一下嘴角,强撑着说道。

    “抱歉智水公子,打扰您了。”

    她朝着智水说道。

    眼中,有着别人看不清楚神色。

    智水却是看明白了。

    谢清婉这是在告诉自己,一定要小心行事。她没事的。

    心中的怜惜快速的膨胀。智水觉得,如果再来一点,他可能便会不顾一切了。

    “我叫御医。”

    朱彝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谢清婉摇摇头。

    “智水公子说不让他们在,自然有不让他们在的理由.......”

    如果说,因为自己在打乱了智水原本的计划,或者让他的计划出了纰漏,牵连到智水,那自己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了。

    “智水公子,继续吧!”

    朱崇儒并没有将谢清婉事情放在心上。

    只是吐血而已,她精神看上去还不错,可是自己儿子,可是已经奄奄一息了。

    再说了,本就是亲近远疏,他关心小皇子也是正常。

    智水再次瞧了一眼谢清婉,这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继续道:“果然如此。”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