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61章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谁也没有想到,朱彝会突然说出这么诛心的话。

    但是,话出去后,原本都在一字排开跪下御医,还真有几个动摇了。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敏锐如朱彝,他还是察觉到了。

    “看来本王的猜测是对的。”

    “够了!”

    朱崇儒听不下去了。

    如果朱彝的推测是真的,那么,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怎么?”朱彝斜看了朱崇儒一眼。

    “本王的话,告诉圣上了,圣上自行参考。既然圣上不需要本王了,清婉,咱7;1838099433546们走吧。”

    朱崇儒觉得自己脑门突突的直跳。

    “朕说让谢三小姐离开了吗?”

    在没有查明原因之前,谢清婉的绝对不能离开。

    气氛一下子变得硝烟味浓烈了起来。

    这一刻,朱崇儒是动了杀意的。

    朱彝虽然跟任何人都不亲近,但是,至少跟谁都没有那么多的话,但是今天,他为了一个女人,公然让自己失了面子!

    即便是他保家卫国战功显赫,但是,他此刻,依然想砍了他的脑袋。

    朱崇儒的眸光中,闪过一丝的狠戾。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的公然顶撞自己。

    朱彝倒是不怕。

    似乎笃定了朱崇儒不会杀了自己,他回以同样的目光。

    “你.......”

    谢清婉心中一紧,她刚想开口,朱彝却是伸手制止了她。

    自己可以顶撞朱崇儒,但是谢清婉如果开口,朱崇儒便会将所有怒火都发泄在的她的身上。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朱崇儒会暴怒的的时候,有太监慌慌张张跑过来。

    “启禀圣上,释徹法师过来了。”

    一句话,缓解了所的硝烟。

    释徹法师来了?

    真是太好了,小皇子有救了。

    就是御医,也都齐刷刷的松了一口气。

    终于,脑袋可以暂时多在自己身上一些时间了。

    “快请!”

    朱崇儒大喜过望。

    声音中不自觉的也带上了一丝的急切。

    “纪德,你去接。”

    纪德领命跟在小太监身后去接释徹法师。

    智水的心,在深宫里每多走一步,便会多了一丝的担忧。

    如果说在皇宫外,面的路上,他是急切的话,那么此刻,他的心情是心急如焚。

    小太监带路似乎是格外的漫长。他感觉自己租走了好久了,也还是没有能走到的尽头。

    谢清婉到底是在哪里?他现在不能确定,带路太监也不知道,是以,他只能找朱崇儒。

    能找到朱崇儒,便能找到谢清婉。

    如果宫里有什么事情,朱崇儒应该会问自己。

    “宫里最近可有发生什么事情?”

    智水端着身子,脑中想着师傅的一言一行,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高冷一些。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的感情。

    小太监没有想到释徹法师会突然问自己,他心中一喜,顿时觉得无上光荣。

    “回国师,宫里除了赵贵妃生了皇子,小皇子又生病以外,并无其他大事。”

    小太监老实的回答到。

    “嗯。”智水轻声嗯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释徹法师问什么问自己这些,但是小太监说完以后,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又巴巴停下来看了一眼智水。

    “怎么了?”

    智水可没有心思去猜小太监的心思。

    “回释徹法师,刚才奴才忘记了一件事,好像是谢府的小姐,被赐给了锦王爷,后来,圣上说要兄友弟恭,让谢府小姐去了赵贵妃那里......”

    他说完以后,偷偷瞄了一眼智水。

    释徹法师好像兴致不怎么高。难道自己有些画蛇添足了?

    正这样想着,他突然听到智水说了一句谢谢。

    虽然的声音很小,但是,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纪德的跟着太监一路赶过来,当小太监在智水的跟前停下来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懵。

    不是说释徹法师来了吗?

    释徹法师人呢?

    面前的年轻人他认识,不是释徹法师的关门弟子吗?

    “劳烦纪公公了.......”

    智水有礼貌的朝着纪德打招呼。

    朱崇儒身边最受宠的太监,就算是再不想见个朱崇儒相关的人,此刻,他也得对纪德有礼貌。

    能害死人的不只是枕边风,还有所谓主仆情谊。

    “智水公子?释徹法师.......”

    纪德四下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释徹法师的踪迹。

    “师傅在闭关,并没有前来。”

    智水解释道。

    “原来如此。”

    纪德听到释徹法师没有过来,心中有些失望。

    现在唯一只有释徹法师才能让圣上心中的怒火平息了吧?

    但是,唯一的希望破灭,他现在也只能祈求智水能让圣上平静下来吧。

    “智水公子,这边请!”

    智水跟在纪德的身后,徐徐前进。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神色,仿佛如平静的湖面一样,半点波澜也没有。

    朱崇儒在等待的空隙,变得格外焦虑。

    尤其是看到朱彝坐在那里跟神仙似得,他心中更烦躁了。

    究竟是自己教育失败了,还是在战场上看到太多的死人,让他的心,变得铁硬无比?

    他现在没有办法知晓了。

    赵文淑很不能围着床,转上几圈。

    她心中的焦虑恨不能让自己被焚烧,但是,看到朱崇儒面色阴郁的坐在那里,她又突然没有了胆子去问他了。

    往日有肚子里的孩子当依仗,而今,孩子半死不活的,她没有那个胆子了。

    叶婷冷眼看着这一切,今日果然是一出好戏。

    没有想到,朱彝已经这么不将朱崇儒放在心上了。

    很好。

    朱崇儒最讨厌别人不尊重自己,朱彝一次次的犯了大忌,他一定会从朱崇儒的心里名单中被划去。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下,更加坚定了皇后要拉拢的谢清婉的决心。

    赵文淑的宫殿里,一时间精密下来,仿佛落针可闻。

    “启禀圣上,智水公子到!”

    纪德的声音打破了这沉默。

    智水?

    朱崇儒寻声望过去,确实只看到智水一个人。

    释徹法师呢?

    所有的人只看到智水一个人,都很惊讶。

    但是,智水没有给大家惊讶的时间。

    “参见圣上,皇后娘娘,锦王爷.......”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师傅呢?”朱崇儒诧异的问道。

    智水仿佛早都已经预料到朱崇儒会这样问自己。

    他云淡风轻的说道:“师傅早已经闭关,至于什么时候出来,智水并不知道。不过师傅在闭关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智水一定要在今日来宫里一趟,面见圣上.......”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