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60章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庄妃的房间,依旧冷清。

    小太监远远的看着朱彝大步走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爷。”他装作不是看到了,给锦王爷的行了礼,便小声的将刚才的事情快速的说给朱彝听。

    谢清婉似乎感应到了她的存在。

    她回头过头来,看到了朱彝。

    她心中的担子,顿时觉得轻了不少。

    他来了。

    她跪在地上,朱崇儒没有让自己起来,便是还在怀疑自己的。

    朱彝看到谢清婉在那里跪着,便知道事情的严重。

    不过没关系,他会将那些什么问题都解决,然后让谢清婉平安抽身。

    侍卫拦住智水。

    “站住,皇宫重地,禁止私闯!”

    智水看着她他们。

    “是吗?”智水的声音凉下来。

    “私闯皇宫,不仅仅一个人,就是九组族之内,也会一并的处理。”

    侍卫冷声道。

    “请回吧。”

    智水把没有表情的看了一下饭桌的安排,他不由的更要进去了。

    “这个算是外人?朱彝说着,突然朝着的守卫伸出了出去。

    “那么这个算不算是为人?”

    守门是顾问,配合不好,全都倒台。

    智水手中,拿着的,是释徹法师的令牌。

    “国师吉祥。”

    侍卫朝着智水行礼。

    没有阻拦,智水的速度变的很快。

    他从没有这一刻觉得自己习武是那么的正确。

    朱崇儒看着孩子,觉得一颗心都被揪成了一团。

    他从没有用心的去爱过一个孩子。

    可是当他去爱了一个孩子的时候,忽然这个孩子又奄奄一息了。

    这样一种精神折磨,以至于让他失去了理智。

    他认定了是谢清婉动了手脚。

    看到朱彝过来,他脸上的冰冷,更是加重了一番。

    他倒是忘了,朱彝这么多年不受自己待见,谢清婉是她的王妃,怎么可能会跟自己一条心?

    他竟然还敢奢望谢清婉能够去保护自己儿子!

    真是英明一生,糊涂一时。

    “你来干什么?”

    朱崇儒看到朱彝过来,语气冰冷。

    朱彝早都已经习惯这样白眼。

    “圣上不是说要兄友弟恭?他生病了,我来瞧一瞧。”

    朱彝淡淡的说道。

    他的声音太过清淡,淡的让谢清婉想起了天边飞过的飞燕。

    除了留下一些痕迹以外,再无其他。

    朱崇儒嘴角动了动,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他是说过那样的话。

    但是,那个时候,谁也不会料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

    “你还真是好心!”

    朱崇儒的声音,让他身后的纪德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伺候了他那么多年,他太了解朱崇儒了。

    朱崇儒怒了。

    “那是自然。”

    他眼里没有一点温度。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谁都不会信。但是,即便如此,也不会有人站出来。

    “圣上,我可以进去吗?”

    谢清婉也有些搞不明白朱彝的想法了。

    他已经激怒了朱崇儒了,为何又要再进去?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止是谢清婉,所有人在听到这句话后,都愣了一下。

    叶婷更是不解。

    且不说朱崇儒已经怒了,单说朱彝的作风,就不是会关心的这样事情的人。

    想到他平时做事风格,赵文淑顿时炸毛了。

    “圣上,他不能进来,他坚决不能进来,他是想杀了我儿子,他会杀了我儿子的,他是杀人如麻的人啊!”

    赵文淑喊得撕心裂肺的,让跪在地上御医们更是缩了缩脖子。

    今天事情走向,已经完全的超出他们的思维能力范围了。

    “闭嘴!”

    朱崇儒被赵文淑喊得心烦意乱,同时也觉得丢了面子。

    不管是不是妾,赵文淑是他的女人,也算是长辈了。

    结果她的女人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直接说自己的儿子是杀人如麻的恶魔?

    即便是人人心中都心知肚明。

    但是,这么大声嚷嚷出来,让朱崇儒的面子何在。

    赵文淑被朱崇儒这么大声一喝,顿时将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不敢在说半句。

    这样朱崇儒,有些可怕。

    皇后想要出声,但是,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放弃。

    “算了,既然不欢迎.......”

    “清婉,咱们回去吧。”

    他转身看向在一旁跪着的谢清婉。

    朱崇儒哪里想到他的话题转的如此突然。

    但是谢清婉还不能走。

    小皇子的病因还没有确定!

    “谢三小姐不能离开。”

    朱崇儒声音有些生硬。

    “哦?是吗?为什么?难不成,圣上是认为锦王妃会比婢女伺候的好是吗?”

    朱崇儒被噎了一下。

    他要是说好,谢清婉岂不是比宫女还不如?要是说不好,那又为何要留人家?

    再说了,他要是说不是伺候,那用何种借口?

    “小皇子有圣上龙气护体,自然不会出现什么事情,赵贵妃这么讨厌本王,自然看到本王的王妃一样会生气。

    大气伤肝,还是让赵贵妃多活几年吧。”

    赵文淑差点起的吐血。

    朱崇儒也是气的脸上肌肉微动。

    “站住!”

    但是,谢清婉还是不能离开。

    “又怎么了?”

    “谢三姑娘,小皇子的病因尚未找到,所有跟小皇子接触的人7;1838099433546,都要接受调查。”

    纪德赶忙出面。

    在不出面,圣上的里子面子都要丢尽了。

    果然是锦王爷,谁的面子也不给。

    “这是在说锦王府有嫌弃?”

    纪德吞了吞口水。

    “不是锦王府,奴才的意思是所有的人......”

    “本王也在内?那不是还是包括锦王府?”

    “.......”纪德突然觉得每接一句话,都是一个大坑。锦王爷太可怕了。

    “蕴之不要胡闹。”

    朱崇儒终于开口。

    “胡闹?”

    朱彝的声音突然冷的像是冬天里冰冻三尺寒冬。

    又像是从地底深处钻出来的寒意。

    “圣上一句兄友弟恭,便要本王的王妃留下来,所谓照顾小皇子,护他安全。小皇子有漾,便是又说有嫌疑。如果真是有嫌疑,在他刚出生时下手不是更好?等到现在,是个人都知道这个时候如果出事自己嫌疑最大的时候,本王的王妃会下手?本王的王妃是年纪小,但是年纪小不代表就是无知,不,没有脑子!”

    “还有,整个太医院那么的御医,都是空气吗?

    连一个小孩病因都查不出来?本王倒是好奇了,倒底是什么疑难杂症?能让你们全都束手无措?

    那么本王倒是要猜测了,是不是根本没有所谓的病症,所以你们编不出来?还是说你们有什么难言之隐,根本就是怕说出来是尸首分家!”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