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59章泼脏水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看着谢清婉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朱崇儒有些不敢置信。

    谢清婉为什么一点点事情都没有?

    不应该啊?

    释徹法师从来不怎么做预言,但是,每一次都是奇准无比的。

    怎么到了自己儿子身上,却又不灵验了?释徹法师是不会出现错误的。

    太后在弘法寺还去找了她,如果不是切实的为太后挡了灾难,太后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是不会对一罪臣之女另眼相看的。

    他这样想着,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个想法。

    他神色突然一冷。

    看向谢清婉的目光,顿时像是猝了毒的刀子。

    如果都不会出现错误,那么,还有一个他们都不会注意到的细节。

    那就是,谢清婉会不会是自己在暗地里下了毒手!

    一想到这个可能,朱崇儒心中的怒火在的快速的膨胀着。

    真是活腻了,竟然敢动皇嗣下手。

    “谢三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朱崇儒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冷眼看着谢清婉。

    “民女不知道。”

    谢清婉的语气太过平静。

    平静到让人猜不出一点他心中所想。

    “不知?”

    朱崇儒的语调上扬。

    “你知道不知道,朕为什么要将你留在宫里?你当时也是跟朕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小皇子的!结果呢?你现在告诉朕,你不知道?”

    朱崇儒尤其是看到谢清婉这个表情,更是来气。

    她太淡定了。

    在众人都忙的团团转的时候,在她们都急的不知道要怎么办的时候,她竟然还能保持冷静?

    这太不可思议了。

    “圣上当时将民女留在宫里,说是什么的兄弟情深,没有说要让清婉照看孩子。

    再说了,这孩子从出生到现在,虽然民女每天都来,但是,却是从来没有能碰到孩子的机会。

    这一点,自然可以问赵贵妃。

    还有一点,民女留在宫里,并不是为了这照看孩子,而是圣上说的兄弟情深.......”

    言下之意,如果不是我们家王爷的事情,她才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朱崇儒在谢清婉这里吃了憋,更是生气了。

    但是,人越是这样,越是在哪里生了气。越是想要在这个人身上找到自己的亮光点。

    现在,他看向谢清婉的目光便是这样的。

    叶婷在一旁看着。

    这个女娃还有一定的定力,这样的话,自己儿子想要将这个女人收入麾下,倒是也是有几分远见。

    谢清婉不想这样跟朱崇儒说话,但是,如果自己不这样说话,朱崇儒便会认为自己是在心虚的吧?

    反正,他总是能想到这样那样的方式,来自己身上破脏水。

    太医们齐上阵,在太医们的共同努力下,小皇子的命,终于暂时保住了?她说不清楚,但是,看御医们低头丧气的模样,估计结果还是难逃一死。

    也不要怪自己心肠硬什么,总是有人要死去的。

    原本跟的谢清婉说话的小太监,看到这一幕,心中更是焦急。

    王爷还没有来。7;1838099433546

    怎么办?

    到时候,自己一个小太监,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啊?

    朱崇儒显然但是将朱崇儒所有的态度都看在眼里。

    在这样下去,谢三小姐很危险的。

    朱崇儒转身去看小皇子,谢清婉这才松下来的心,更是又提了上去。

    朱彝在庄妃的破旧宫里,静静的坐着。

    “母妃,今日儿臣不会陪你太久了。”他手掌,慢慢的滑过上首的位置。

    他的记忆中,母妃一直最爱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

    椅子上都已经有了灰尘。

    他没有再来大打扫,可是如果他不来的话,更不会有人来帮自己。

    “母妃,本王有了心意的对象了。”

    他的声音算不上大,仿佛是天边呢喃低语,滴滴的扫落在的地上,随着风儿渐渐的的消散,再也回不来。

    “可是,本王现在不能立即去看她。”

    朱彝的声音,有些许去的的哽咽。

    “母妃,本王从小便开始额不相信命运,可是到了现在,哪位似乎还是特别喜欢为难我。就跟当年她们对付母妃的手段一样,现在他又要对付儿臣的王妃了。

    母妃,当年你带着我去来里,那时候我还小。那也就没有什能力去帮助的您,但是今天,铁定要将自己的女人救出宫来。”

    他站起来看了一眼窗外,“母妃。我似乎要走了。”

    庄妃的房间,依旧冷清。

    小太监远远的看着朱彝大步走过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爷。”他装作不是看到了,给锦王爷的行了礼,便小声的将刚才的事情快速的说给朱彝听。

    谢清婉似乎感应到了她的存在。

    她回头过头来,看到了朱彝。

    她心中的担子,顿时觉得轻了不好。

    他来了。

    她跪在地上,朱崇儒没有让自己起来,便是还在怀疑自己的。

    朱彝看到谢清婉在那里跪着,便知道事情的严重。

    不过没关系,他会将那些什么问题都解决,然后让谢清婉平安抽身。

    城门外,智水望着终于到了城门的位置。

    他这一路上,一直不停的狂奔,就怕见有人说,谢清婉已经饿......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他便忍不住了。

    马似乎已经跟智水已经很熟了,但是,毕竟是这样子,有那么远的路,有那么大的精力”

    朱彝在庄妃的破旧宫里,静静的坐着。

    “母妃,今日儿臣不会陪你太久了。”他手掌,慢慢的滑过上首的位置。

    他的记忆中,母妃一直最爱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

    椅子上都已经有了灰尘。

    他没有再来大打扫,可是如果他不来的话,更不会有人来帮自己。

    “母妃,本王有了心意的对象了。”

    他的声音算不上大,仿佛是天边呢喃低语,滴滴的扫落在的地上,随着风儿渐渐的的消散,再也回不来。

    “可是,本王现在不能立即去看她。”

    朱彝的声音,有些许去的的哽咽。

    “母妃,本王从小便开始额不相信命运,可是到了现在,哪位似乎还是特别喜欢为难我。就跟当年她们对付母妃的手段一样,现在他又要对付儿臣的王妃了。

    母妃,当年你带着我去来里,那时候我还小。那也就没有什能力去帮助的您,但是今天,铁定要将自己的女人救出宫来。”

    他站起来看了一眼窗外,“母妃。我似乎要走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