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57章 天子一怒伏尸百里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皇宫里一片森然。

    所有的人都颤颤危为,就连太后,也难得没有了动静。

    谢清婉更是大气不敢喘上一下。

    赵文淑的孩子病了。

    喂奶的时候,孩子突然呛了奶,说起来也怪,他生下来的时候虽然有些弱,但是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吃个奶都呛了,还有,他变的似乎太爱哭了一些。

    “还不快宣太医!”赵文淑生气的道。

    侍女赶忙去找太医。

    当初为她节生的太医,听到风声,自然不想过来,早早的去了别的地方。

    侍女便只好随意找了一名。

    “不好。”

    太医摇头道。

    赵文淑瞬间就不满意了,什么叫做不好?

    她儿子只是呛奶了而已,怎么就不好了?

    他这是来诅咒自己的孩子的?

    “小皇子身体本就虚弱,现在受了风寒,自然会更加严重。”太医惶恐。

    他还有一点没有敢说出来,他现在不太敢确定,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诊断错了,这小皇子,怎么看着就要阳寿尽了?

    “胡说,我孩子才不会风寒?圣上那么疼爱小皇子,又有真龙护体,小皇子怎么可能有风寒?”

    她每一句,都在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谢清婉站在远处,听着她尖锐的声音传来,心中默默的算计的对策。

    看来荣静说事情,快要到了。

    朱彝听自己的话,没有再行动,现在,自己也不知到道朱彝什么想法了。

    她希望出去,但是,如果损失过大,那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正这样的想着,皇后叶玉在宫女的簇拥下来了。

    “哎呦,怎么这是?发了这么大火气?你可是还在月子期间,这个时候大动肝火,小心将来留下病症。”

    她好言相劝。

    “谁稀罕你在这里假惺惺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巴不得我孩子出事呢!”

    赵文淑一看到是皇后来了,心中的气愤顿时到了极点。

    她这是看自己太受宠,要来跟自己争宠吗?

    哼,她儿子够大,自然不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说道大皇子,有人在宫里看到过大皇子的身影。

    大皇子这个时候来宫里,应该是别有目的。她现在突然想明白了。

    他们吃的这些东西,是不是大皇子都插了手?

    她儿子还小,自然知道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她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大皇子这个时7;1838099433546候过来,是为了好见证的自己孩子的问题出现?

    一想到这个话题,她便觉得这个方向一定没有错。

    不然,为什么会这么巧合?

    叶婷在上首坐下来。

    “赵贵妃,本宫愿意前来,是本宫不想圣上为后宫之事操心太多,圣上已经太累了,如果还要分出心思来搭理后宫,身上会很累的。

    本宫身为还这一宫之主,自然要知道这些事情。

    小孩子发烧感冒都是很正常,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先随着将太医开的药将药熬出来给小皇子喝了。”

    叶婷指了指赵文淑身旁的小宫女。

    “还愣着干什么!”她加重了声音。

    赵文淑还老不情愿,她真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再不及时,孩子都要死了。

    到时候,不要说吃药了,就是的天皇老子也救不回来。

    小皇子一定要死的,但是,却不能是现在。

    大皇子可是才离开皇宫。

    到时候,赵文淑发起疯来,一口气咬定是别人的愿意,到时候,她要怎么办?她儿子可就是抬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等到过几天,就算是不划算,也要互相坚持,一起走向生活的顶端。

    至于谢清婉,那就不在她的计划范围内了。

    反正,她只是太后手中的一把棋子。

    至于赵文淑,她自己孩子的保命稻草她都不稀罕,她才懒得去管。

    谢清婉将他们的对话都听在耳朵里,心中却是有些后悔今天走的慢了。

    就不该心软要留下来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结果,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再这样下去,等下朱崇儒上完早朝,便会过来,但是自己等的朱彝,却不一定会过来。毕竟,这是皇宫,锦王爷的势力,应该到不了这里。

    天子一怒伏尸百里,这些,她比任何人都有更深的感触。

    是以,她有些担忧了。

    朱彝冷艳看着的高高在上的那人侃侃而谈,却是没有半点感兴趣的样子。

    也不知道谢清婉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她一个人是否能应付的过来?

    还有智水,他是不是真的能老实的呆在弘法寺?

    他不确定。

    按照正常的推算,也差不多快死了。

    智水的确是在弘法寺呆不下去。

    他一想到谢清婉在宫里,再听到朱彝说的那些危险的事情,他一刻也呆不下去。

    释徹法师闭关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虽然当时说谢家不会有事,但是此一时彼一时,这次是清婉在宫里。

    他对着释徹法师闭关的房间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师傅,弟子不孝,弟子要不听话这一次了,弟子实在是放心不下清婉。清婉作为我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我必须要保证她的安全。”

    朱彝虽然能给自己传递宫里的消息,但是,京城离弘法寺还有一段距离的,如果事发突然,等到消息传到自己这里,谁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

    “师傅,等到您出关,弟子愿意接受任何的惩罚。”

    再一次,她重重的将头磕下去,好一会儿,这才起身猛然朝着了无方丈的房间走去。

    了无方丈不知道智水的打算,智水说出去几天处理一些事情,他便信以为真了。

    “谢谢你了了无方丈。”

    了无摇摇头。“智水何须谢我,要谢,也是要谢谢释徹法师,让弘法寺的名字,得以传播全天齐。

    智水快速的朝着皇宫疾驰。

    他在来的时候,拿走了释徹法师的令牌。

    皇宫守卫自然认识。

    “请。”

    智水点头进去。

    他应该去那里找想谢清婉呢?

    这一次,他一定不能让谢清婉在出事来。

    “这是怎么回事?”

    朱崇儒简直要气死了。

    才下了早朝,他便随着婢女的大步的来了这里。

    “小皇子这么会病的这么严重?到底是谁在照顾的?”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