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49章 一孕傻三年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清婉没有回来。”

    智水得到这句话,心脏漏了一拍。

    大赦天下,竟然不将谢清婉放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要将谢清婉留在宫里,然后继续威胁谢智慧?威胁谢家?

    但是,如果说这样的话,都已经将二皇子跟倪念儿做了发落了啊?

    朱崇儒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可不相信,圣上说的什么清婉心地善良,要留在宫里为赵贵妃跟新出生的婴儿念佛祈福。

    要是这样的话,在谢家,在弘法寺,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为什么偏偏要留在宫里?

    这太不科学了。

    “我也想不通圣上的意思。”谢智慧摇头。

    “我在被送出皇宫的时候,侍卫只传达了一句话,三小姐会平安无事。当时,我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回来以后,我才知道,原来清婉带到了宫里。”

    谢智慧忧心忡忡。

    “我去皇宫。”

    智水不能平静。

    “不可。”谢智慧组阻止。

    “智水你现在身份更是敏感,更是去不得。释徹法师闭关,既然他说谢家没有事,那一定会没有事的,你要相信你师傅的话。

    并且,你去皇宫,要以何种借口?

    圣上虽然在兴头上,但是,你要知道,他是君王,君王都不喜欢被妄测!”

    如果现在,只是听到生下来的孩子的好,那自然是好,但是,如果不好,他要如何?

    这些,谁都没有办法预料。

    “我们现在,只有等。”

    谢智慧无比心痛。

    只有他知道,圣上这是在变相的告诫自己。

    他知道。

    但是,就是吴淑芬,他都难以启齿。

    何况,是别人?

    智水出了谢府,还是忧心。

    他掉头去了锦王府。

    他记得,清婉似乎有一次易容了去锦王府,锦王爷跟清婉应该算是朋友吧?

    锦王爷进宫,比自己方便,且更容易。

    锦王府的守卫依旧森严。

    虽然不是荣静公主所见到那两个让她看着都害怕的守卫,但是还是很魁梧的两个人。

    智水在门口徘徊了下,却是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要以何种身份去请朱彝帮忙!

    朱彝在老太妃院子里,陪着老太妃在院子里喝茶。

    对于门口的智水,他丝毫不关心。

    “蕴之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将谢清婉拉到自己的身边?”

    老太妃放下手中的茶杯。

    消息传来的时候,她手中正在敲的木鱼,都被惊掉了。

    朱彝收回自己望着茶水的视线,没有立即回答。

    老太妃显然是不太赞同朱彝做法。

    要知道,在朱崇儒这么不确定的时候,贸然将谢清婉拉到自己这边,着实欠妥当。

    宫里水有多深,就是她不说,朱彝应该比自己也清楚。

    “蕴之,你这次,有些欠妥当了。

    茶水初咽到口中,有些苦涩。

    “太妃不是一直都很希望,清婉能入锦王府?”

    朱彝的声音算不上大。

    可是,听在老太妃耳中,却是变成质疑。

    是,她自然是想朱彝能够娶谢清婉,不仅仅是谢清婉的能干跟机智,更是因为,她的那种为了家人的精神。

    但是,谢清婉再好,始终是外人。

    在她有可能给朱彝带来危险的时候,她自然是站队朱彝这边的。

    更何况,当着宫里人给朱崇儒这么大一个震撼,朱崇儒当时应该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吧?

    让一个皇帝在众人面前出丑,朱崇儒不会秋后算账?

    在她看来,简直不可能。

    更何况,叶玉那个人,她们是死对头啊。

    本来,谢清婉在她那里,便是被防的严实,朱彝这样一宣布,谢清婉在叶玉眼中的形象,立马就要变了!

    赵贵妃现在正得宠,谢家害的倪念儿被责罚,又因为谢清婉进宫,害她早产。虽然凶手是荣静,但是,她动不了荣静,还动不了谢清婉?她要是不停的在朱崇儒耳边吹风,原本就不被待见的朱彝,岂不是更是受影响?

    “蕴之。”

    朱彝打断老太妃的话。

    “我知道太妃在担忧什么。”

    “清婉的事情出现,说突然,也不突然。其实太妃可能也会想到,按照那位的个性,就算是将谢智慧跟二皇子他们都各自处理,也会需要一个契机。

    不然,他不会这么拖着的。

    我的方法,在当时,没有比这个更好的。”

    一杯喝完,嘴里竟然有丝丝的甜意犯上来。

    这茶,倒是有些意思。

    “赵文淑提前发作,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是,这并没有太大影响。太妃您忘记了,当初释徹法师的预言。

    赵文淑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儿子,在没有生下来,她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去吹风,但是,在儿子落地的一颗,为母则强,她只怕便会开始为儿子打算了。”

    朱彝对太妃说着自己的看法。

    “太妃您也说,宫里的水深,局势复杂。赵文淑再没有脑子,也应该知道,在这个深宫里,想要生存,光有皇帝的宠爱,是不行的。

    儿子,是立足的根本。

    但是,她儿子跟别人的儿子都差距太大了,是以,为了能让儿子长大成人,并且有可能为儿子提供条件,她大概会选择帮手。

    皇后有朱煜,并且是第一顺位继承,自然是她最大的敌人。

    朱昂之?他虽然是受了惩罚,但是他到底是皇子,并且,他经营这多么年,哪里会有这么容易被打到?

    老三?虽然看似不闻不问,但是,到了这个年龄,谁也说不准他们的想法。

    老六更不要说,野心已经昭然若住。

    剩下得各自站队抱团,能为她所用的,很少。但是,清婉不一样,清婉是锦王府的人。锦王府是被圣上讨厌,大家排斥的人,那也就是说,对于那个位置,没有丝毫的竞争力。是以,这样人,才更好被拉拢,并且,更好利用。”

    “但是,蕴之,你也说了,这是你的推算。更何况,你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虽然是为母则强,但是,女人还有以孕傻三年,赵文淑那个女人,7;1838099433546平时便拎不清是非,这个时候指望她幡然醒悟?不可能的......”

    老太妃忧心忡忡。

    “总之,谢清婉不能在宫里呆上太久。扣上锦王府的帽子,到处都会是陷阱。”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