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33章 粉饰太平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老太妃看着眼前的人,有些不敢置信。

    这个沧桑的女人,竟然是谢清婉。

    她伸出来的手,粗糙如柴。

    “清婉,真的是你?”

    老太妃不敢置信的看着谢清婉。

    “是我。老太妃。”谢清婉出声,老太妃眼中的诧异这才消了一些。

    她起初看到这两人的时候,还以为是谢清婉派人过来的,过来传话的。哪知道看到了人,李文文竟然说是她家小姐。

    她不论怎么看,都没有看出来那里有谢清婉的样子。

    实在是太逼真了。

    “老天,清婉,你这技术是从哪里学来的?简直太让不敢置信了。”再次打量了一下,她赞叹的开口。

    一旁的朱彝若有所思看着谢清婉。

    察觉到他的注视,谢清婉有些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只是这笑容,着实没有美感。

    “这个妆容,看起来有些吓人。”

    “不过,我也是不想在这个时候给锦王府和谢府增添一丝的麻烦。”

    “你这孩子考虑的如此的周全。”

    老太妃叹了一口气。

    “清婉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吧?”老太妃看向谢清婉。

    不等谢清婉开口,她又继续道:“蕴之也是才回来不久,你们再稍等一下,我让雷嬷嬷去准备晚餐。”

    谢清婉摇了摇头。

    “让太妃担心了,但是我实在是吃不下。”

    “我今日过来,主要是想过来问问王爷宫中的局势的,毕竟,父亲一直没有回家,一个简单的安字,我们谢府上下,根本难以平复。”

    老太妃轻轻抚上谢清婉的手。

    “再担心,再着急,也得吃饭,不然身体首先垮了,你还哪里有力气去想其他的?

    且不说你大病还未愈,就是你现在,你站都站不稳了,还怎么去有更多的精力去周旋更多的事情?

    你现在是主心骨了,要是你再倒下了,谢府,可就真的是乱套了。这样下去,还不是让有心人有空可钻?”

    老太妃到底是过来人,三言两语,句句说7;1838099433546到谢清婉的心窝,她苦笑了一下,发现竟然没有办法反驳。

    趁虚而入,是她最担心的了。

    “好,我听太妃的。”

    雷嬷嬷下去准备晚餐。

    李文文自觉的退下,临走以前,她拿着手帕在谢清婉的手上擦了擦,这才退下。

    谢清婉的手,恢复如初。

    老太妃看着李文文的背影,盯着看了许久。

    “清婉身边的这嬷嬷,是什么来历?还有这样的本事?可靠吗?”

    起初,她还以为是谢清婉自己画的,现在看来,应该是她身边的这嬷嬷所为。

    有这等本事,为何会曲居在谢府?

    还是说,另有目的?

    谢清婉虽然精明,但是到底还是年纪小啊。

    “老太妃放心,三娘还是可靠的。三娘的儿子也在我府中。”她没有说的太详细,只有这一句,便让老太妃打消了疑虑。

    老太妃输了一口气。

    “那就好。”

    朱彝一直在旁边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的在一旁看着,没有说话。

    “让太妃操心了。”

    “宫里暂时还是安全的。”

    良久,朱彝开口。

    暂时安全,那就是还是相对有不安全的。

    “王爷可否告知清婉,宫里的情况?”

    她着实担忧。

    她在这里,每多说一句话,耽误一些时辰,宫里的未知便多一层,这对完全不了解宫里的情况的自己来说,却是有些折磨。

    朱彝看向谢清婉。

    没有回答。

    而是起身倒了一杯热水。

    “喝了。”

    谢清婉有些不解的看向朱彝,现在天气已经热了,他给自己倒上一杯热茶,是什么意思?并且,茶还这么热,她能喝的进去?根本不可能。

    就是老太妃,也有些不明白他这一举动,是什么意思。

    “蕴之,你……”

    谢清婉看向朱彝。

    “现在宫里的局势,便犹如这杯热水,谁都喝不了,但是,又不会放开,不去关注。”他淡然的说出声来。

    谢清婉听到这样的话,顿时心凉了半截。

    这样的话,岂不是谢家又被吊在了半空中。

    “现在宫里远不是咱们所看到这么简单,各方势力,早在上次便已经开始暴露了。谢大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去宫里将事情捅出来,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

    老太妃听的仔细。

    她慢慢的从朱彝的话里,分解出来自己关心的信息。

    “尤其是。这件事情热牵扯到二皇子,还有倪家。”

    倪念儿,才刚跟太后示好,结果前脚投诚,后脚便被爆出这样的事情,这对太后来说,无疑也是一件打脸的事情,太后即便开始会现在谢家的立场,但是到了后来,可能也会为了保全自己面子,而选择牺牲谢家。

    更何况,倪家,还有一个快要省产的赵文淑。如果赵文淑一举得男,那么,倪家将会是她最大的依靠,她不会坐视让倪家有问题的。

    到时候,圣上一定会被吹耳边的。

    二皇子这么多年,经营了那么久本不会让自己这么下去。

    还有边关跟粮草的事情,崇儒也一定是寝食难安了。

    这件事情,很有可能会变成导火索,让朱崇儒彻底的爆发。

    但是也有可能,就此茶凉。

    一切皆有可能。

    “可是,”谢清婉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可是,如果圣上另外选择一个途径呢?”

    另外一个途径?

    “比如,杀鸡儆猴,比如以示恩宠,又比如彰显英明……”总之,这也是意外。不是吗?

    虽然几率很小,但是,如果朱崇儒真的想要做一个明君,他可能会借着这次机会,在压下各个皇子之间的争夺,这一次,对他来说,也是一次机会。

    “也不没有可能。但是,清婉,你要知道,圣上毕竟已经老了……”

    老了,所追求的跟年轻时候的野心勃勃相比,现在他比较喜欢的是粉饰太平!不然,便不会在自己抛出粮草的气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这问题接过去,并转到谢智慧的身上。

    不然,他不会单独留下谢智慧,大概是要跟谢智慧讲些什么条件吧……

    总之,他不会相信,谢智慧会真的能够什么都不付出。能毫发无伤!

    谢清婉有些更担忧了。

    原本有些不合身的衣裳,将她衬托的,更加沧桑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