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30章 可是那东西,见不得光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京城突然热闹起来。

    一向掉人堆里都找不到的谢家,突然出名了。

    头顶着前朝霍乱的大帽子还没有摘掉,他们竟然又不知天高地厚的去的状告的二皇子还有倪家小姐。

    二皇子就不说了,那是圣上的亲儿子。

    倪家虽然不如二皇子那般有背景,可是也是天齐最得宠的贵妃的亲戚。

    谢家莫不是魔怔了?竟然不声不响的去状告这两人?

    还真是怕谢家灭亡的不够快?

    这也不算是最让人震惊的。

    最让人震惊的是,圣上,圣上竟然听完谢智慧的控诉,派人去将二皇子跟倪念儿进宫对质。

    众人有些看不透了。

    “买大买小,买大是二皇子输,买小谢家完蛋,买大买小,买定离手了......”街头有小摊聚众起了赌注。

    几乎是一面倒的,全都是压谢家输。

    京城街道上的热闹,跟宫里的风雨欲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太后娘娘,奴婢刚才听到一个消息......”紫晴的脸色有些不是太好。

    “什么消息?”叶玉见紫晴的脸色不太好,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奴婢在路边找人问了问,好像倪家也牵扯进来了。”

    什么?倪家?

    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时候,不是说,谢智慧要告二皇子?怎么又牵扯到倪家了?倪家可是自己给朱煜准备的势力,怎么能因为这件事而受到牵连?

    “紫晴,说详细点。”

    紫晴看了一眼热闹的大街,这才继续道:“谢大人说,谢清清的死,有倪念儿的功劳。”

    叶玉顿时气的得一把拍在了马车窗上。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太后勿恼7;1838099433546。”

    “其实,换个角度想想,这个时候,能让倪家暴露对咱们也是好事。倪家这么三面两刀,对咱们来说,如果将来真的让他们去给大皇子出力的时候,出了二心,那可是不能想像的后果。”

    紫晴安慰到。

    “哀家知道,但是,哀家一想起来,便是生气。”

    谁也没有倪念儿生气。

    自己好端端的在家坐着,在太后跟前转着,怎么就能飞过来这么大一个祸事?”

    还被告到了圣上面前?

    她连谢清清手指都没有碰一下,怎么就成了跟二皇子一起谋害了谢清清?

    她怎么会跟二皇子的扯上关系呢?

    她可是要立志嫁入大皇子府中,将来母仪天下的。

    谢家这么一闹腾,自己可是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太后会不会认为自己跟二皇子之间联系颇多?

    怎么办。

    可是,来人并没有给她太多的时间。

    她再忐忑,也得跟着去。

    忤逆圣旨?她还没有那个胆子。

    早朝最终还是散了。

    但是,谢智慧没有马上离开。

    他被单独的留下来。

    “谢智慧。”

    御书房中,朱崇儒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看着依旧跪在的地上的谢智慧,他的神情又复杂起来。

    “为何要把事情闹的这么大?”

    “圣上。”谢智慧的声音,有了一丝的哽咽。

    这个地方,他来的次数不多,可是,每一次来,都是攸关谢家的存亡。

    他其实算不上一个好父亲,好丈夫。

    这么多年,让妻女跟着自己的受苦,到了现在,却还要跟着担心。

    尤其妻子跟小女儿中毒,还没有醒过来。

    “臣也是迫不得已。”

    谢智慧缓缓的道。

    “这些日子,如果圣上不忙,应该听到谢府的事情了吧。”

    他顿了顿,又继续道:“先是苏氏,莫名上吊,虽然都说是因为给臣的夫人吴氏下毒,但是,谢府一个二房的庶子,怎么可能有宫里的毒药?

    这还不算,紧接着,臣的小女儿,又中毒,虽然没有夫人中的毒性深,可是依旧也是陷入了昏迷。亏得太后娘娘仁慈,将御医留在谢府许久,替小女诊治。臣起初,也是认为的这可能只是一起普通的谋财害命,可是不是的,直到清清出事,直到她不经意间说出要在谢府找东西,臣才猛然惊觉,这么多年了,是不是,有人知道了什么?所以才对谢家起了别的心思。而这些,不过都是障眼法。”

    “臣也还想起来了,当初臣的家丑,臣的弟弟,谢庆成当时的外室有了男孩子,结果,却是去了一批凶恶的人,将孩子生生摔死在了地上。他们,也是让谢庆成交出什么东西......”

    谢智慧没有发现,他在说到去年死了的那个谢家的唯一的男孩子的时候,朱崇儒的脸上有些不正常。

    但是,很快,他又收起自己的神色,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已经对谢家起了疑心?”

    谢智慧点了点头。

    “臣是这样认为的。”

    “不然,平静了十几年的谢家,怎么可能会在一时间这么热闹?”

    朱崇儒若有所思。

    谢家最近,是热闹了一些。

    但是,又有谁知道呢?

    当年,知道那些事情的人,几乎都已经死光了。谢智慧可是用整个谢家的生命,在跟自己保证着是忠于自自己的。

    老二?他暗自的猜测着。

    但是,可能性又不大,但是,如果老二背后又有他人指挥呢?

    这个也未尝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老二城府之深,可是远比自己看到的还深的多。

    “就算是臣没了性命,臣也不怕,可是那东西,不能见光啊。不然,天齐这大好河山,就要毁了啊。

    臣热爱这片土地,臣不希望它起血雨腥风。是以,臣也是没有办法,这才想起来,要用这样的方式,像世人表明,谢家除了那一个霍乱前朝的帽子以外,再也没有了其他东西。”

    “朕又何尝不是?”

    “这些年,辛苦谢爱卿了,你受的委屈,朕都看在眼里,但是。朕却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你什么的结果。”

    “谢爱卿,朕知道,你们都在努力的脱掉这个帽子,可是没有一个正当的借口,朕也不好直接开口。”

    “臣知道。”

    谢智慧点头。

    “臣其实有一个主意,拜锦王爷的话所赐。”

    “喔?谢爱卿有什么主意?”朱崇儒看向谢智慧。

    “粮草。”

    “臣协助锦王爷来征集这次粮草。”

    粮草不是小数目,臣完成,可能对谢家疑惑的人,便会从此打消这个念头,但是,也可能有认为臣动用了那东西......”

    “总之,那东西都是已经没有了......”

    朱崇儒沉思了一下。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