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29章 金口玉言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智慧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

    朱彝在说了一个捐字以后,便没有了下文。

    任凭朱崇儒在上方,怔怔的等了好久。

    “锦王怎么不继续了?”

    好半天,朱崇儒这才有些不悦的继续问道。

    这样子说道半截是个什么意思?

    朱彝冷艳看了朱崇儒一眼,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转头看了一眼谢智慧。

    “我一开始,便说的明白了,学习谢府当初在天花的时候的做法。

    既然是谢府的做法,谢大人就在眼前,问谢大人,岂不是来的更快?”

    他的语气森冷,即便是有人觉得他这是对朱崇儒的大不敬,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毕竟,圣上都还没有说什么呢。

    朱崇儒被朱彝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上,这样说,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被朱彝这样一说,他也不好意思去直接问了。

    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谢智慧,朱崇儒这才道:“谢爱卿,你刚才说冤枉,何冤之友?天齐是一个公平的国家,你放心,如果你确实冤枉,朕自然会还你一个公平的。”

    谢智慧磕头以示谢意。

    “谢大人,还不快快将你的冤屈,说与圣上听?”

    纪德扯着嗓子道。

    “纪德。”

    朱崇儒呵斥了一声纪德。

    谢智慧将他们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心中了然。

    “圣上,臣今日,确实是为申冤而来,不过,不是为臣,而是为了臣的侄女,谢清清;还有我谢家上上下下的一家老小。”

    朱崇儒起初听到谢清清死了,有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谢清清死了?

    他还记得的那个女子模样。

    如果不是边关告急,他在每日每日的想着的情况下,兴许真的会把人接进宫里来的。

    但是后来,他的心思都放在了边关,放在了这几个儿子的身上,他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

    猛然听到谢清清死了,他还有点不适应。

    怎么就死了?

    他还记得她写诗的模样。

    自己金口玉言钦点的京城第一才女,就这样消香玉损?

    谢智慧说她冤?难不成还是死于别人之手?

    但是,不管是哪一个,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损失。

    “谢爱卿慢慢说,给朕说仔细了.......”

    谢智慧也不客气,开口将满殿的人,给震惊了。

    “回圣上,臣要告二皇子朱昂之,侮辱我谢家女子,且最后又毒杀了她。”

    朱崇儒根本没有想到,他所谓的冤枉,竟然是直接状告皇室成员了。

    但是,金口玉言,他已经说了要为谢智慧做主,却又不能说话不算话。

    “爱卿可有证据?”

    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被人这样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子打脸,确实令人很窝火。

    可是,此刻,她确却是不得不一副正义的样子。

    心中,却是将朱昂之从头到骂了一遍。

    “证据自然是有。”

    谢智慧依旧一脸的平静。

    “河洛客栈的所有的人,都可以作证。另外,清清临死之前,也亲口说了。并且,清清身上,还有被人掐的痕迹,是不是,仵作去验一下,自然明了。”

    谢智慧也是豁了出去。

    他虽然说的委婉,但是,在场的人,都是男人,自然明白,那是怎么样的场景的。

    只是没有想到谢智慧会这么做。

    且不说开棺验尸,是对死者的不尊重,光是仵作都是男的,又要去这样的去验,便足以让谢清清死后清白都不保。就是谢家的其他的女儿,也是会受此牵连的。

    到底是得下多大的狠心,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清清死于剧毒,这种毒,会让人七窍流血。而与之欢好的男人,则是印堂发黑.......”

    这些,都是胡大夫后来说的。

    他将这些原封不动的搬出来,就是想要圣上无可退,必定要将二皇子叫过来质对一下。

    七窍流血?

    这是得有多大的仇恨?下这么狠毒的毒?

    秦仲文身为一个男人,也还是忍不住想到那样的场景打了一个冷颤。

    只是一句话,他便理解谢智慧的心情了。

    这是,谢清清是被人活生生的逼死的啊。

    要是秦萱这样子死掉,他一定会比谢智慧还疯狂的。

    任谁都受不了亲人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还无能无力的吧。

    怪不得,一向几乎没有存在感的谢智慧,会有勇气站在这里。

    “圣上,谢家这些年,即便臣不说,大家的也能看在眼里。

    臣只有三个女儿,就是算上谢清清,也是只有四个女孩子,可是,现在这唯四的女孩子,又这样被害死的一个。臣心中难受啊。

    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臣已经愧对祖宗了。这还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的是,清清在死前,说了一些事情,有人,对谢家手中的那点东西也开始惦记起来了。

    臣生不出儿子,已经无颜去面对的列祖列宗了,要是连这一点仅有的家业也守不住臣更有脸了。

    清清棺材,就在宫外,圣上......”

    朱崇随意的听着,看他能讲个什么来,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惦记谢家?

    他眸光顿时严厉起来。

    谢智慧万一要是说漏嘴了.......

    “谢爱卿.......”

    他打断谢智慧的话。

    “许多事情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你去回去准备一份案卷给朕,朕亲自过问这件事。”

    谢智慧眉头皱了一下。

    “朕当着满朝文武群臣的面说了的负责,谢7;1838099433546爱卿还怕朕返回不成?”

    “臣不敢。”

    谢智慧连忙的否认。

    “臣只是.......”

    “谢爱卿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朱崇儒朗声道。

    “回圣上,臣还要状告倪府的小姐.......”

    倪志尹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不是要告二皇子的吗?怎么一转眼,火又烧到了自己的身上?

    倪府最近除了跟太后走的近以外,可是跟任何人联系都不多的,念儿怎么可能会扯上命案的?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谢大人,你可不要含血喷人.......”

    倪志尹紧张的道。

    “圣上,臣这些年,虽然存在感很弱,但是相信圣上的也是能看到臣的平时一举一动的。臣从来不打诳语,不说他人是非,可是这一次,清清实在是死的太冤枉了.......”

    皇城门外,一口棺材在角落里放着,有人好奇的上前打量了,但是,在看到那张犹如狰狞的恶鬼般的脸的时候,差点吓掉魂儿。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