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25章 不破不立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差点惊从床上直接掉下来。

    御状是那么容易告的?

    父亲那么聪慧的人,怎么在这个时候泛起了糊涂?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

    “石素,快,扶我去前院,我去见大姐。”

    谢清婷已经准备好了要去锦王府。

    这个时候,她们也想不起更好的方法。

    汤定之好歹的是锦王府的人,她这样去求老太妃,相信老太妃也会看在汤定之的面子上,多少愿意帮助谢府。

    她们不敢奢望父亲能够成功,但求父亲能够平安。

    古望今来,告御状的,就算是成功了,又有几个有好结果的?

    比之前更惨。

    人们只看到了他们的成功,却没有看到他们悲惨。

    “大姐,你要去哪里?”

    “清婉,你来的正好,你看着母亲,我去锦王府求老太妃帮忙。”

    人到用时方恨少。

    纵然她们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久,可是到头来,却是发现,能帮助自己的根本没有人。

    她不禁有些难过。

    “不,大姐。”

    谢清婉摇了摇头。

    “大姐,锦王府,去不得。”

    谢清婉拉住谢清雅的手。

    “那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父亲会有说不准的危险?”

    谢清雅都要急疯了。

    “父亲有什么危险?”

    谢清婷一路狂奔,头发零散着也没有时间去梳。

    “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清雅没有时间跟她细说。

    “石鸢,你来告诉二小姐,我现在没有时间。”

    “清婉,锦王府为什么去不得?老太妃虽然是在宫外住着,但是,这也依掩盖不了她是圣上的长辈的事实啊......只要她开口,圣山一定会考虑的。”

    “大姐,你已经乱了分寸了。且不说,现在父亲有没有进到宫中,咱们更不知道圣上会怎么判决,咱们贸然前去,要如何去求老太妃?

    老太妃就算是会答应,又要如何去替父亲求情?

    如果圣上到最后追了父亲的罪,老太妃还能求上两句情。但是,如果圣上不追究,反而为父亲化解了冤仇呢?

    老太妃这么匆匆忙忙的进宫,岂不是很尴尬?

    “可是......”

    “大姐,我知道,你着急父亲,但是,这样不仅帮不到父亲,还有可能让原本有可能成功的父亲,陷入危险。

    锦王府,是什么?虽然是王爷,但是,同时,也是圣上最讨厌的孩子。老太妃虽然是长辈,但是,却是选择了住在圣上最讨厌的孩子家里,你觉得的圣上会怎么想?”

    谢清婉将这些道理一一讲给谢清雅谢清婷说。

    谢清雅惊出了一头冷汗。

    是她太不稳重了。差点帮了倒忙。

    “那现在怎么办?”

    谢清雅也没有了主意。

    “等吧。”

    谢清婉也没有了主意。

    李文文在谢清婉他们坐立不安的时候,终于回来了。

    “三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清婉站起来,急切的道。

    “小姐,你先不要着急。”

    李文文顾不得喝上一口水。

    “详细的情况,等下我会具体跟三位小姐说。但是有一点,老爷千叮咛万嘱咐的,那就是,三位小姐,一定要淡定,哪里也不能去,就安心的等待他回来。老爷说了,圣上一定会站在谢家这边的。”

    虽然不知道老爷哪里来的底气,但是,既然老爷这样说,她便这样的传达。

    “现在,小姐们先放下一颗心来,我去换件衣裳,沾染了清清小姐身上血,不吉利。”

    听到父亲有留下话,让她们安心的等。三人顿时长长的舒了口气。

    父亲说的这样的笃,一定是有了万全之策的。

    那么,她们相信父亲,等。

    可是,等待的时间,又仿佛如看不到溪流,它让人坐立不安,它又让人难耐。

    李文文回来将具体的情况说给了三人听。

    听到谢清清最后死的如此的惨,三人都不由的唏嘘。

    谢清婉虽然是唏嘘,但是,同时又有一丝的疑惑。

    二皇子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对谢清清出手?

    并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上次的错误,圣上可是还没有解禁的,他在闭门思过的时间里,做出这么轰动的事情,就不怕朱崇儒更讨厌他?

    还是说,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如果有人的话?是谁?

    难道还有看不见的第三只手,无声的插了进来?

    如果有的话,是敌是友?

    谢清清死,让自己少了拖后腿的人,但是,同时却又也伤害了谢家的人。

    苏氏的大多的有用的东西,都在自己这里,就算是谢清清死了。他也得不到太多东西啊,那么,这人,又是图什么?

    往二皇子身上泼脏水?

    还是什么?

    事情在河洛客栈这里,突然像是被打了结,她怎么也理不顺了。

    “清清在死之前,可有说过什么?”

    谢清雅问道。

    “回大小姐,有的,她说要找喜儿。”

    喜儿,对,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从头到尾,似乎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喜儿的存在。

    “喜儿呢?她不是跟在清清的一旁吗?”

    李文文摇头,没有人见到喜儿。

    “大小姐,大小姐......”门卫突然慌张的跑过来。

    “何事慌慌张张的?”

    谢清雅真是怕极了这种慌张的方式,总是让她心跳不由的跟着加快。

    “回大小姐,门口来了几个店小二打扮得的人,抬着一副担架,说是咱们谢府的人,昨日落在了河洛客栈,并且,病的不轻。”

    河洛客栈?遗忘在河洛客栈中的?

    那就只有喜儿来了。

    “快抬进来。”

    现在,大概也就是只有喜7;1838099433546儿一个人能够具体的说的清楚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清婉急切的说着。

    门卫应声而去。

    很快,抬着喜儿进来的几个壮汉,将她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喜儿没有了知觉。

    同时,远在弘法寺的释徹法师,猛然睁开了眼睛。

    不破不立,破而独立。看来,谢智慧果然是聪慧之人,竟然在那么短的时间里,明白了自己的苦口婆心。

    “开始了。”

    山顶有风吹来一阵,吹在释徹法师的脸上,带来了一丝夏天的味道,但是,简单简单的三个字,却是谁也不知道这是哪里的话。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