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24章 告御状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承天门外,忽然多了一口棺材。

    谢智慧笔挺的跪在承天门外,仿佛一夜之间,苍老成了老头子。

    虽然已经到了初夏,但是这么跪在青石板上,凉气毫不留情的透过膝盖,钻进了他的身体。

    不断的有大臣上前,想要劝他不要在这里的,但是谢智慧坚持。

    秦仲文远远的看到前面的跪着的人,顿时大惊。

    “何人那里?”脚下的动作,却是更快了。

    “奴才也不知道。”小厮跟着秦仲文大步往前。

    “谢大人,你先回去吧,有冤报冤,官府是会给你公道的。

    谢智慧不为所动。

    充满血丝的眼中,满是哀伤。

    “秦相来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声。

    顿时,安静了下来。

    “秦相,你可来了,再这样下去不行啊.......”

    “这是怎么回事?”这棺材,装的又是谁?

    没有听说谢家死了谁啊,虽然谢府的当家主母跟三小姐都中毒了,但是,没有听说有人死啊。

    “我们也不知道,才走到这里,便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众人都不明白。

    他们的想法跟秦仲文的一样。

    “谢大人,你这是?”

    “秦相,下官要告御状。”

    秦仲文一时有些震惊,好一会儿才出声:“你说,你要告御状?”

    “谢大人,这御状,可不是随意的告的啊。”

    秦萱跟秦若和谢清婉关系还不错,是以,连带着,他对谢府也多了一丝的关注。

    谢智慧这人,虽然存在感很低,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此感到惊讶。

    谢智慧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

    相对于他的名字,他本人一点也不辱没智慧二字。

    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突然告诉自己要告御状,并且,还抬着棺材在承天门外,这着实不像他的作风啊。

    “谢大人,你现在先回去,等下有什么冤情,本相跟大理寺卿,亲自给你做主。”

    这是早朝啊,一天之计在于晨,圣上怎么可能会喜欢一大早,就有人给他添堵?

    还是用一口棺材!

    这些年,陛下的心思,愈发难猜了,这本不是多吉祥的事情,要是等下,万一触了圣上的眉头?

    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如果是普通的案件,他跟大理寺卿便能解决了。

    如果是真的冤枉,他会还他清白的。

    “秦相,谢谢你,但是,这御状,我非得告不可,因为我要告皇室之人.......”

    谢智慧语气悲呛。

    “皇室之人?”

    秦仲文的眼色变了变。

    周围的人,则是倒吸了一口气。

    虽然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是,要知道,这可毕竟是皇室啊。

    哪是那么容易的。

    更何况,圣上的兄弟也不多,皇室的范围又小了一些。

    他有个不好的直觉,想到前些日子闹的沸沸扬扬储君之争,难道是哪个皇子?

    但是,谢智慧并不说自己到底7;1838099433546要告谁,这让人自己猜测的同时,也让已经站了队的人,心生惶恐。

    圣上自诩明君,又是难得一个官告皇族,这跟普通民众去告御状,还要严重了。

    “秦相去早朝吧,下官知道,带着棺材晦气,下官就在这里等着,等着圣上的召见......”

    秦仲文他们,只能离去。

    朱崇儒才洗漱完,忽然瞥见纪德着急的来回的摆着拂尘。

    “纪德,你这一大清早的,莫不是闲的慌了?”

    纪德见朱崇儒终于洗漱完毕,这才舒了一口气,要是再等下去,可是动静会越来越大了。

    毕竟,承天门外,可是京城繁华的街道。

    如果是越来越多的民众看到,这事情可就大发了。

    “圣上,有一件事情.......”

    “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就好了,怎么还学会吞吞吐吐了?”

    朱崇儒打趣道。

    难得起来心情不错,看来昨天晚上,赵文淑的手法不错。

    “刚才,承天门的侍卫来报,谢智慧大人带着棺材来告御状了!好多早朝的大人,都已经看到了。”

    笑容凝结在脸上。

    朱崇儒不敢置信的看向纪德。

    “你说什么?”

    谢智慧?那个每次恨不得自己不存在的人,竟然带着棺材来告御状?

    那棺材是本就装着死人,还是给自己准备的?

    “回圣上,谢大人来告御状了。”

    “纪德,还愣着干什么?快些给朕将他带过来,将影响控制在最小化啊。”

    纪德一溜烟跑去。

    朱崇儒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一旁伺候更衣的小太监,不禁缩了缩脖子。

    “大小姐,大事不好了!”

    谢清婷才起来给吴淑芬将脸擦了擦,看着吴淑芬越来越红润的脸,她忍不住高兴,再过些日子,只怕就要好了。

    忽然,便听到石鸢惊呼声。

    “石鸢,怎么你也学会不淡定了?我哪里不好了?这不好好的在这里站着了吗?”

    谢清雅开玩笑的道。

    “大小姐,奴婢不是说你,奴婢是说老爷!刚才锦王爷身边的侍卫过来,说是老爷抬着棺材去告御状了,现在人都已经在承天门外了!”

    啪,手中的帕子顿时掉在地上。

    “石鸢,你说什么?”

    父亲去告御状?还带着棺材?那是带了谁?清雅还在睡觉,母亲还在自己眼前,清婉也还没有醒来,也没有听说清婉有什么事情啊。

    “老爷去告了御状,带着清清小姐的尸体。”

    呼,谢清雅蓦然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清婉。才松了一口气她,倏然又紧张了起来。

    告御状,承天门。

    承天门她知道,过了那道门,才算是正式进入了皇宫。

    身为皇宫的最主要的门,平日里早朝大臣们,都是走侧门的,只有圣上或者外邦使者过来,正门才会开。

    那么重要的一道门,自然是把守森严的。

    父亲会不会有事?

    “你说,带着清清的尸体?”

    谢清清什么时候死了?

    “小姐,这可该怎么办?”

    石鸢着急的问道。

    她可不希望,谢府再出什么事情了。

    谢清雅也是一时没有了主意。

    好一会儿,她像是下定了决心,“我去锦王府求老太妃帮忙。”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