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21章 快,按住她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看着朱彝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感觉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她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的虚汗,满是心惊。

    “小姐,你醒了?”

    石素脸上难掩的喜悦。

    “石素?”

    谢清婉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石素,心中更是诧异,上一刻,不是应该朱彝在这里?她不过一个抹冷汗的动作,为什么人会发生变化?

    “小姐,你醒了,可有觉得哪里会不舒服?我去叫胡大夫......”

    石素看谢清婉的神色有异,还以为是她哪里不舒服了。

    她有些紧张。

    “石素,你怎么会在这里?”

    石素听到谢清婉问自己,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还能问自己,便证明暂时还是有些体力的。

    “石素一直在这里,不曾离开半步啊。”

    “三娘带着小厮去找老爷以后,石素便在这里守着了。”石素回答道。

    “不曾离开半步?”

    谢清婉有些迷糊了。

    如果石素不曾离开半步,那么朱彝在这里的事情,是怎么说?并且,看石素的样子,也不像是被打晕刚醒过来的样子啊。

    她的眸光中,带着浓浓的精神。

    根本没有不知所措的迷茫。

    并且,她说不曾离开半步。

    “小姐,你哪里不舒服?石素是没有离开半步。”

    石素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一醒过来便问这样的问题,但是,既然小姐问了,自己便老实的回答呗。

    只要醒过来便好啊,虽然才五更,但是一直睡下去,总是给人一种快不行的错觉的啊。

    “现在什么时候了?”

    她不死心的问道。

    “回小姐,五更了。”

    五更了,这就是说,石素并没有说谎,她记得朱彝是在五更梆子声响起的时7;1838099433546候,离开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奴婢帮你将胳膊挪一下吧,你一直这样的压住,大概会不舒服......”

    轰,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瞬间炸开。

    她看向石素的动作,是自己的左胳膊。

    左胳膊,她记得自己抹去额头上的冷汗的时候,左胳膊在自己的胸口处!

    这么说来,自己真是在做梦,可是,这个梦,太过真实了。

    窗外有虫鸣传过来,夜色被撕扯的粉碎。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面对朱彝了。

    即便说服自己那是梦境,可是,那样面对面真实感太过强烈了啊。

    就好像自己是一个剥了壳的鸡蛋,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自己的底牌被尽数悉知。

    石素到底还是担心,快步去叫醒了偏房中的王大夫。

    这里动静,到底惊动了谢智慧

    谢智慧一晚上没有合眼。

    在小厮报告了谢清清的事情以后,他哪里还睡得着。

    “让父亲担忧了。”

    谢清婉在石素的帮忙下坐了起来。

    看到谢智慧过来,她心中满是心疼。

    即便是这个屹立不倒的男人,此刻眼中,红血丝的交织相缠,让他看起来格外的疲惫,整个人似乎在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几岁。

    “清婉醒过来就好,可有哪里不舒服?”

    虽然女儿醒了,可是他依旧担忧啊。

    “父亲不必担忧了,清婉没有事情了。”谢清婉轻声说着:“母亲那里可还好?”

    提到吴淑芬,谢智慧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的轻松。

    “胡大夫医术高明,试了以毒攻毒,你母亲身上的毒,不出三日,便能全解了。”

    “真的!”

    谢清婉惊喜道,因为太过激动,要不是石素眼疾手快,谢清婉差点从床上一头栽下来,看到谢智慧心差点跳出来。

    “清婉小心。你这孩子,不要这么激动。”

    谢智慧心有余悸的道。

    “母亲终于要好了,我也得赶紧赶在母亲面前好起来。绝对不能让母亲看到清婉现在这个样子,不然,母亲一定会天天让清婉养病,不让清婉塌出屋子半步的.......”

    她说的轻松俏皮,谢智慧面上高兴,心中却是愈发疼惜这个女儿了。

    她是怕吴淑芬担忧自己,从而好不容好的身体,再发生什么不测的吧。

    这孩子,就是总是想别人太多。

    “好,既然清婉这样想,父亲便等着清婉好起来。”

    谢智慧也不揭穿她,顺着她的话继续道。

    “那父亲也赶紧去休息,等母亲醒过来,咱们还是精神的。”

    谢智慧点头。

    他又叮嘱了一番,这才准备离开。

    脚塌出门槛的时候,谢清婉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声的问道:“父亲,石素说三娘去找了清清堂姐,清清堂姐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吗?现在可有回来?”

    谢智慧脚下一顿。

    他转过身来,脸上神色复杂。

    再开口时,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神色,“三娘要天大亮才能回来,清婉趁着三娘回来前再小睡一会儿。”

    谢清婉这才躺下。

    谢智慧一路走的极快,生怕谢清婉再叫住自己的问一些谢清清的情况。

    他真是怕自己刚才避重就轻的回答,谢清婉会继续问下去。

    李文文从离开后一直没有回来过。

    但是,跟她一起出去的小厮回来了。

    小厮的话,让他更没有了睡意。

    只怕谢清清小姐活下来,也是废人一个了。他脑中反复回想着当时小厮颤抖着跟自己汇报的话。

    废人,对一个女人来说,何为废人?

    不能生养,在天齐便是最大的废人,无后为大。

    只这一条,谢清清这一辈子便已经毁了。

    自毁今生,这是谢清清自己作来的。

    京城中一个民宅里。

    油灯昏暗的燃烧着。

    破旧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旁边的桌子旁,李文文支着手,抓紧时间补眠。

    油灯突然快要油尽灯灭的时候,床上的人,突然喊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

    声音之痛苦,听着之凄惨,让李文文瞬间从睡梦中惊醒。

    她大步走向床边,谢清清眼睛已经有血丝开始冒出。

    “胡大夫!”她大声叫了一声隔壁房间的胡大夫,下一刻,小厮跟饿胡大夫进来,他们也是被谢清清的惨叫声给惊醒了。

    “快,按住她。”

    胡大夫见事情不妙,赶忙吩咐两个小厮的按住谢清清,这个时候,哪里还能顾得上男女有别?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