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20章 看穿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在夜里醒过来的时候,觉得的浑身不舒服。

    尤其是脑门,略微有点膨胀地疼痛。

    大概是自己睡多了。

    的确,重生以来,她从没有睡过一整天的。

    自己这一病,也不知道会影响到多少事情。

    虽然都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事情不能做,但是在她看来,只要能够有效果,每种办法都是可行的。

    更何况,自己不过是在真正的病上加了一点点料。

    她想要坐起来,却是浑身没有力气。

    “醒了?”

    她正要用劲的身子,顿时僵在原地。

    这个声音,是朱彝的。

    “清婉,是我。”

    谢清婉在听到他说是我的时候,感觉他似乎是站了起来。

    朱彝?他这个时候,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但是根据她上次醒来的时间推算,自己这一觉,即便是不到黎明时分,也差不多多要在半夜了。

    “蕴之?”这个时间他还在?是刚来还是来了好久了?

    “刚醒来还是不要乱动了。”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

    “蕴之怎么会在这里?”

    她问出心中的疑虑。

    “可还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谢清婉刚想说没有,他已然到了自己床前。

    烛光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影子倒映在她的床上,莫名的,她觉得自己的头疼,似乎减轻了不少。

    “蕴之怎么会在这里?”

    谢清婉又问道。

    谢清婉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

    他高大的身躯挡住了烛光,此刻谢清婉看在眼中,便是的明灭不定,跳动的光亮将他带着疲惫的脸颊分割得愈发的棱角分明,半明半暗中,他始终没有开口。但是看向谢清婉的眸光深处像是有数不尽的星光点缀。

    谢清婉一时忘记了自己准备再问他的问题。

    “手给我。”他于床前站住,缓缓的向谢清婉伸出了手,口中又吐出了几个字。

    谢清婉一愣,一时没有能反应过来,她不禁挑眉道:“手?”

    “手。”朱彝又淡淡地重复了一遍,他修长的大手依旧保持不动的在她眼前。

    要手干嘛?

    她突然心慌了一拍。

    谢清婉不知道朱彝要自己伸出手要做什么,她微微迟疑了下,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

    朱彝应该是没有什么坏心思的。

    不然,他在自己没有醒过来的时候,大可对自己下手。

    没有必要非要等到自己醒过来了,才下手。

    而且,他们也算上是盟友的吧。

    谢清婉忐忑的看着他,只见他缓缓的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脉上。

    好一会儿,他就那样安静的给自己把着脉,房间中静谧的只剩下她们的呼吸跟蜡烛不时暴起的火花。

    这样子安安静静的朱彝,看上去异常的平静。仿佛如月光一样不疾不徐。谢清婉越过他看向窗外。

    窗外的夜空,已经开始泛起一丝微弱的光亮,新的一天即将要开始了,星光渐渐的暗淡下来,那微弱的光与的遥远的那丝亮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形成了异样华彩。

    两人的话少之又少。

    谢清婉安静地看着窗外的夜景,静谧中却又似乎隐隐潜伏着悸动。

    良久,朱彝终于淡淡的开口,“幸好没有大碍。”

    “你会医术!”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谢清婉肯定道。

    “清婉,你这种做法,实在是不明智。”

    他没有回答谢清婉问题,而是径直开口。

    “我说过咱们是盟友。”

    “蕴之,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谢清婉坚持的问道。

    她知道自己的做法不明智,但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她便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了。

    “你为什么还会医术?”就是前世,她也不知道朱彝会医术。

    “清婉很关心这个问题?”

    “对,坚持。”

    朱彝却没再说什么,唇角难得的悯起一丝笑意,目光对上她的眸子,放在谢清婉手腕处的动作,依旧保持没有动。

    “这是很正常的,不是吗?我从十几岁开始上战场,军中的军医有限,并不能照顾到每个人的,我不想死的太快,便只能想方设法让自己多一个保命的后招。”

    他说道的云淡风轻,语落的时候,烛光突然爆了一下,一闪而过的光芒,让自己在一瞬间看到了他脸上的被那抹光亮的,扯的破碎的神情,似乎有一丝的怨恨,又似乎是冷漠。

    她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勾起了他的难过。

    不应该提这个话题的。

    谢清婉有些后悔自己的坚持了。

    十多岁的孩子,在那样的是尸山尸海中,是怎么样存活下来的?世人都说他残酷无情,杀人如麻,可是在这一刻,她突然理解了他。

    十多岁的孩子,挥起刀,也只是为了自己不想被人的杀死而已,他只7;1838099433546是想要活命,仅此而已。

    就算是鲜血染红了他的盔甲,就算是敌人的刀刺到他的身上,他所想的,也仅仅是活着。

    不然呢?

    世人却是加著在他身上那么多的标签,甚至,惧怕他,怀疑他.......

    前世,他到底是怀着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去保护她的?去保护她珍视的那些人的?

    心,突然疼了起来。

    一直以来,她都太过想当然。

    自己这双的眼睛,从来没有看清楚过事情的真相。

    是她错了。

    “蕴之,我头疼。”

    她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当然,头是疼了,似乎比刚才还疼了。

    她想到前世的惨景,还有朱彝的那句不想死的太快不断的在自己的脑海中回旋,她越是想要让它停下来,却是越是适得其反。

    是自己害死他的,是自己亲手将他一步步的送向死亡的。

    “静下心来,现在想什么都徒然,你所能做的,便是躺在这一方床榻,等待天明......”

    他这句话,加重了语气。

    谢清婉没有功夫去想他是不是一语双关。

    “接下来所有的事情,由我出手。”

    他这一句话,让谢清婉怔住了。

    他出手?

    他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保全谢家,除掉大.....”

    他还想说下去,谢清婉赶忙打断他的话。

    “蕴之!”她从没见过朱彝的这个样子,看似平静无害,仿佛在说着别人的话题一样,实则锋利无比,她竟然被彻底的看穿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