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16章 赌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老太妃心疼的看着谢清婉。

    这孩子太多灾多难了。

    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谢清婉怎么变了呢?总是大灾小灾不断。算算时间,这一年多,从她在锦王府落水,到现在,可不就是这样?

    这孩子遭了多少罪了。

    一想到这些,她转身看向叶玉。

    脑中,却是想到了释徹法师的话。

    一个想法在脑中形成。

    会不会,是因为叶玉这个贱人的缘故。所以,清婉才会这么倒霉?

    她心中突然郁结。

    一辈子被叶玉踩在了脚下,就是自己想要的孙媳妇,竟然也被她这样影响。凭什么所有的人,都要替她消灾挡难?她却能平安无事。

    “没有想到,太后娘娘竟然也在?”

    叶玉没有想到朱玉彩会过来。

    打从朱玉彩一进门,她便怎么都看不顺眼。

    锦王府竟然已经跟谢家关系这么好了吗?

    哼,谢清婉可是自己准备纳入到自己势力之下的。

    这些天,断断续续的从倪念儿那里知道好多,虽然很多是倪念儿有些嫉妒的诋毁,但是,这也不难看出,谢清婉的赚钱能力。

    储君之争,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的,所需要的花费,远不只是现在所看到的这些。

    谢家正是因为身份差距,如果谢清婉入了自己的眼,谢智慧只怕更会怕谢清婉在自己这里受了气,拼命的赚钱。而谢清婉的才能,更能为自己所用。

    最最主要的是,自己这样的话,可是带着一个随身的保护罩。

    宫里宫外那么多的人想要害死自己,她这样也有助于保护自己,更从源头上,掐断那些想要从谢清婉身上下手以达到迫害自己的想法。

    就连朱玉彩,她看了一眼老太妃。

    更是能让她难受了。

    看到她不舒服,她便是格外的兴奋。

    “你也来了?真是好巧。”

    她脸上的笑意,不达眼底。

    周围的人以为他们只是正常的问候。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们之间的波涛汹涌。

    “是啊,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谢府遇见你。怎么一直没有在宫里呆着?想要体验我这种惬意的生活方式?”

    朱玉彩浅声道。眼底深处,全是讥诮。

    “你那种惬意,哀家暂时还没有办法享受的到,不过,倒是这宫外的空气,到底是比宫里清新多了。怪不得上次看到你,竟然觉得的你脸色,好了不少。”

    “是吗?”

    “我也是觉得你头发比我上次见到你的时候,白的更多了。”

    叶玉脸上的笑容一顿。

    “是吗?唉,最近宫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哀家却不能为圣上分忧解难,唯有为圣上拜佛求个平安了。”

    像是无声飞来的利剑,噗嗤噗嗤的飞来扎进老太妃的心中。

    “呵呵......”朱玉彩低声浅笑,“如此,圣上一定会知道你的心意的了。”

    谢智慧看着她们之间的互动,虽然没有觉得哪里有不对的地方,可是又整体觉得哪里都是说不上来的感觉。

    总是觉得怪怪怪的。

    “太后娘娘,太妃娘娘,还请随臣来。”

    他打破这种怪异的气氛。

    将她们各自带回房间。

    谢清婉这里不能让她们这么一直呆下去的,不然,御医又如何能静下心来的替谢清婉医治?

    她们各自离开以后,房间才安静了下来。

    朱彝却是没有随着他们离开而离开。

    同时,没有离开的还有智水。

    “锦王爷?还请恕罪招待不周。王爷且随下官来......”

    谢智慧想要让带朱彝离开。

    “谢大人不必如此,清婉跟本王甚熟,况且,本王也带了王大夫过来,相信清婉会没有事情的。”

    王大夫应声上前。

    谢智慧自然知道王大夫的医术。

    说起来,他还算是谢清婉的救命恩人呢。上次紧急关头,还是王大夫救了清婉呢。

    “如此,便有劳王爷跟王大夫了。”

    “吉人自有天相,清婉自然会没有事情的。”

    智水也跟着点了点头。

    “如次,下官便多7;1838099433546谢了。”

    谢智慧去招待太后跟太妃。

    吴淑芬中途醒过来一次,被谢清婷给拦住了。

    这个时候过去,那不是添乱?那可是的天齐地位最高的两个女人了。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地位崇高。

    况且,吴淑芬中毒,也是的真实的,不存在什么失礼不失礼。

    王大夫脸色凝重。

    看朱彝眉心一跳。

    “没有休息好,引起了偏头痛,并且,有轻微的中毒现象,毒素跟谢夫人的症状有些相似,但是不能完全确定。

    不过,有一点倒是可是认定,谢清婉中毒时间不长......”

    朱彝这才朝着床上看了一眼。

    从来没有见过谢清婉如此苍白的模样。

    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么仿佛是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木偶,让人不禁心疼。

    “这毒可有办法解?”

    智水问道。

    谢智慧临走前,让自己的帮忙照顾客人,他自然是要招待好的。

    不说躺在床上的是谢清婉,就是说没有任何人在那里,谢家忙不过来,自己作为谢清婉青梅竹马的哥哥,帮忙也是应该的。

    “有,不过方法有些复杂,除非,能从宫里,直接找到解药......”

    御医在一旁听的直晃脑袋。

    但是,面前是锦王爷,他又不好开口,自己其实的是不满意王大夫的说法的。

    但是碍于锦王爷,他淡笑不语。

    “尽力医治吧,解药的是事情,本王来想办法。”

    御医听到他们的对话,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王爷,恕臣直言,且不说您不知道是什么毒,你要如何去找解药?再说儿,小姐这个病症,最主要的还是要解开心结......”

    朱彝神色一顿。

    御医顿时打住自己要说的话。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御医一顿。

    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李文文在一旁看着,也只能微微的叹气。

    良久,她倏然起身跪在了地上。

    “王爷,奴婢三娘,得小姐一声嬷嬷,在这里恳请王爷一件事情。”

    朱彝没有想到李文文会突然有这样的动作,有些不解。

    “奴婢知道,这样的场合,没有饿奴婢发言的权利,可是,奴婢着实心疼小姐的啊。

    锦王爷大概不知道,我家小姐忧思过虑的最主要的根源,还是在于谢家的这顶大帽子上......”她没有继续再说下去,有时候,事情全都说出来,反倒是让人不感兴趣了。

    之所选择锦王爷这里说这番话,而不是太后跟太妃娘娘那里,而她赌,赌锦王爷对自己小姐,并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