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11章 噩梦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倒了一杯水给谢清清,“怎么回事?”

    谢清清接过她递过来的水,并没有立即喝了。

    “清婉,我害怕。”

    谢清婉有些不解的看着她。

    虽然已经止住了抽泣,可是谢清清脸上神色并不好。

    泪痕太过明显,以至于她的脸上看起来有些狼狈。

    因为摔倒的原因,她的衣服上,还有一些泥渍。

    头发也因为摔倒,又些零散了。

    哪里还有半点平时的淑女的模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清婉揉了揉眉心。

    有些头疼。

    “清婉,我做噩梦了.......”说道这里,原本已经止住的泪水,又开始流了出来。

    “.......”谢清婉无语的点了点头,这都什么事情,做了噩梦,不是还有喜儿?来自己这里,自己还能帮助她什么?

    她至少还能睡着去做噩梦,自己可是连睡都没有睡。

    “然后呢?”

    谢清婉不是故意要这么冷漠,她着实没有了精力。

    “清婉。我梦见我弟弟躺在棺材里,可是他朝着我笑了一下后,猛然一头栽了下去,他的背后出现了一个怪物,将他摔的稀巴烂,他的脑浆迸溅出来,流了一地。然后......然后.......然后我又看见了我父亲,他......他......他突然从火堆里站了起来,浑身的火焰,少着他,他身上不断有火掉下来,他朝着我走来,说是冤枉的......

    接着,我又看见了我的母亲,悬在房梁,舌头伸的长长的,忽然,她......她张开了嘴巴,说她还有东西在谢家没有带完,要我把的她的东西都找出来还给她.......,她长长的舌头缠上我的脖子,我觉得喘不过气来......”说到这儿,她的眼泪像是绝了堤河水,越擦越多。或许是说到了害怕处,她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吓死我了!我要被吓死了,我的真的受不了了!”

    谢清婉盯着她看了许久,良久后,她突然开口问谢清清,“你白天是不是想了什么事情?”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她会突然梦到王小菊的儿子,又梦到谢庆成跟苏氏,如果白天没有想什么,晚上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梦到这些?

    托梦?

    呵呵,即便她重生了一事,对鬼怪之力不否定,甚至是敬重,但是,却不包括托梦。

    要是真想托梦,早干嘛去了?等到现在才会想起来托梦申冤或者索要什么东西,黄花菜都凉了!尸体都只剩下一把骨头或者一把灰了。

    尤其是王小菊的儿子,就算是要托梦,也应该是找王小菊去,他跟谢清清?虽然是谢家唯一的男丁,但是,跟谢清清却是水火不容的好吗?

    “我.....白天的时候,我看到伯母那样躺在,想起了我母亲,便去了她房间。清婉,虽然她活着的时候,我不在意她,可是,等到人去楼空的时候,我能想起来的,竟然都是她的好。”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谢清清悲伤的道。

    “这很正常。”

    谢清婉安慰道。

    “所以,你也不用害怕。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父亲,就是再怎么样,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出手的.....”

    “现在,夜已经深了,你让喜儿帮你熬些安神的汤,然后想着他们平日里对你好的事情,再入睡,她们便不会再这样子出现了......”

    她真没有精力去彻夜开导她。

    这会子头疼,愈发厉害了。

    大概是刚才被她的尖叫声吓得起的太着急了。

    又好生安慰了一番,派了石素又叫了守门的人送谢清清回去,她这才摇了摇,缓缓的走向床边。

    “三娘,你觉得她真的是在做噩梦?”

    “没有。”三娘想都没想直接回答,“虽然,清清小姐哭的很逼真,但是,我却依旧不认为她是在真伤心。”

    “我也是这样想的。”谢清婉了然于心的神情,让三娘也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刚才谢清清的举动,影响到了谢清婉。

    谢清婉看着李文文重重叹了口气,神情却是愈加严肃。

    “三娘,看来我今夜大概是睡不成了。”

    李文文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

    “还有时间,小姐你再睡一会。”

    谢清婉摇了摇头。

    “不睡了。这几天,只顾着石雪的事情,倒是没有时间去盯着谢清清,没有想到,她却还真是不省心的跟我添事了。”

    我不知道三娘刚才是从哪里分辨出来的,我是从她一开口叙述梦境的时候,便怀疑了。三娘可还记得王小菊的的那孩子?

    谢清清虽然见过一面,但是,那绝对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的,弟弟?简直可笑。对一个人如果恨到了骨子里,还会叫弟弟?并且7;1838099433546在生前都不会喊?死后会喊?我不相信。

    谢庆成死,这是大家都知道,并且都认可的事情,她当时不是也赞同,现在说冤枉?还有苏氏,少了东西?”

    “小姐是认为,谢清清是来试探小姐的?”

    三娘说出自己的看法。

    “她想要试探什么我不清楚,但是,这一定不是她自己的主意。”

    到底是谁在背后给她出了这样一个主意?又在想借着这个机会探明什么?

    苏氏的钱财?

    还是苏氏留下的证据?

    还是说,苏氏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想到这里,她突然又想起来,苏氏会武功的事。

    以前她便不相信的苏氏的说辞,现在,被谢清清这么一闹,这份怀疑又重新浮现了。

    “三娘,有时间你趁着夜色,再去苏氏的屋子去找找,我觉得,我们似乎漏掉很重要的事情。”

    李文文点了点头。

    “那谢清清那里,我派人去盯着。”

    “嗯。一定要盯仔细了,我倒是要看看,这幕后的人是谁?”

    不是二皇子。

    二皇子身上固有的骄傲,让他可能会去利用谢清清,但是,那对他来说,是一种证明自己风流倜傥的途经。

    苏氏已经了死了那么久了,他自然不会将目光放在一个死人身上。

    难道是苏家的宫里的人?

    也有可能。

    苏氏突然死了,她找不到支撑,将目光放在谢清清身上也是一个办法。

    但是,据她所知,这位已经站了大皇子的队了。

    如果真是这样,谢清清真是愚蠢至极了。同时脚踏两只船,她不怕阴沟里翻船?

    先淹死自己。

    还要连累谢家!

    看来,谢清清,也有自己的打算了。

    谢清婉突然有些不安。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