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202章 争当亡国之君吗?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锦王府中,似乎比以前戒严了。

    谢清婉带着石雪过来的时候,正巧遇见朱彝要出门。

    她也知道,也表示理解。

    “清婉来的不巧,我正要出去。”

    “不耽误王爷时间,清婉是来王府道谢的,王爷既然要忙,清婉便有机会再来。”

    谢清婉到是无所谓,她也并不是特别的紧急。

    有些事情,也不是急于这一时。

    “既然已经到了门口,便去老太妃那里一趟。老太妃挂念着你,我不确定什么时候回来。”

    朱崇儒召见,又如此之急,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谢清婉点头。

    望着朱彝离去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拐角,她这才转身进了锦王府。

    老太妃没有想到谢清婉会过来。

    “你这丫头,可算是来了。”

    雷嬷嬷打趣道:“要是再不来,老身的耳朵,可都要被太妃念叨的起了茧子了。”

    “清婉可不知道,太妃每天早上问的最多便是清婉来了?刚开始,老身还以为你来了,老身没有看到呢?老身赶紧回头,却是发现,哪里有你的影子.......”

    谢清婉捂嘴浅笑。

    “是清婉不是了,少来看太妃,这样好不好,等下,就罚清婉多跟太妃说说话,多陪太妃去晒晒太阳好不好?”

    石雪看着自家小姐小女儿的模样,眼中尽是感概。

    似乎,从落水之后,小姐便再也没有这样的放松的笑过了。如今在老太妃面前,她放下了自己的心房,这一发现,让她有些心酸。

    那些大老爷夫人小姐放在心里认真的想要疼爱的人,还不如一个陌生人对小姐好。

    谢庆成死了,苏氏死了,没有想到谢清清又开始作妖了。

    真是没有一个省心的。

    小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将谢家清理干净了。

    想到还在床上的夫人,她只觉得小姐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兄弟姐妹,都还是要自己的亲生的好。

    想到月光下小破屋里的男孩,她又愁上心头。

    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那人一直没有消息再送过来,应该是没有事情的吧。

    老天似乎总是爱跟人开玩笑。

    老太妃心情特别好,听从谢清婉的提议,在院子里走走。

    却是才到了院子里,天空却是突然阴了下来。

    “天公不作美啊。”

    “老太妃,这天气,一会便会下雨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雷嬷嬷看了一眼越来越暗下来的天空,眉头皱了皱。

    难得的太妃心情好,愿意出来一次。

    果真是扫兴。

    大雨来的很快。

    “还好听了雷嬷嬷的话,不然,我们可都要淋成落汤鸡了。”

    大雨冲刷了京城的热闹,雨雾席卷了锦王府。

    后来偶尔出现的电闪雷鸣将京城的浮华洗净,只留下一串串的远方的朦胧的光影。

    谢清婉心中,突然有些伤感起来。

    皇宫里面,大概要出事了吧。

    老天爷都开始提前给出预告了。

    但愿不是朱彝。

    这样的天气,却依然阻挡不住有人急匆匆的朝着那座庄严的宫殿走去。

    朱彝冷眼看着坐在上首的男人。

    他并没有因为突入其来的大雨而决定另外再议。

    雷电再一次响起来。

    闪电划过,照亮了坐在大殿上首的男人的脸上。

    朱彝清楚的看到,他倏然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神情痛苦。

    好一会儿,雷声轰隆轰隆的远去后,他这才缓缓的开口。

    “朕从未想过,你们竟然会自相残杀。”

    地下跪着的一重皇子,一个个低下头去,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六皇子已经恢复了正常。

    他努力的将头低下来,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即便他很不能不存在,他也依旧能感受到从左方过来的视线。

    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只怕朱昂之已经将他身上看出几个洞来。

    该死的朱璛,竟然让他占了先机。

    明明,那里是他私自藏兵的地方。

    虽然这次让他逃脱了。但是,他就不信,他找不到他藏兵的地方。

    那么多的士兵,可不是一点小地方就能藏得住的。

    “朕从小对你们的教导,看来,你们没有一个人记住。7;1838099433546”

    朱昂之还在愤恨的想着。

    都怪华氏那个贱人。

    竟然敢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让他出尽了洋相,也错过了最佳的布置时间。

    以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现在他在这些个兄弟里,哪里还有面子可言。

    从一个女人床上被抬进宫里,真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这天齐,是咱们朱家的天齐,是属于你们的天齐,可是你们......你们太令朕失望了。朕从蕴之带回来边疆不稳的消息以后,便一遍又一遍的给你们强调,要团结一致对外。

    可是,你们呢?嘴上说着一套,背地里又一套。

    这个时候,哪怕你们左耳进右耳出,也好过你们这个时候,给朕找这样的麻烦。”

    朱彝扫视了一眼下面孩子。

    在今天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最年轻力壮的时候,自己的儿子们,便已然想着要取代自己,登上这个位置。

    想到赵老四那三个守墓人的话,他不禁更气了。

    他不认为赵老四会说谎。

    一个人在极度的恐惧之下,是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别的。

    当然,他更不相信,他们会不怕。

    就是自己这样当年的从战场厮杀的人,猛然看到无头的尸体,还有只有胳膊腿的残尸,也是会心惊胆战。

    赵老四再醒来时,意识都已经开始模糊。

    太医说是惊吓过度。

    “大敌当前,应当一致对外,而不是这样,内部分化。

    你们是想等着新月王朝,打入咱们天齐,占领咱们天齐,让你们国破家亡,甚至妻离子散你们才会真切的感受到切身之痛是吗?”

    他有些后悔了。

    这些年,他的儿子们,都太过安逸了。

    他看了一眼跪在最边上的朱彝。

    他缓缓的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眼,嘴唇微微有些颤抖。

    “如果是这样.......”

    那么这个位置,你们争来争去又有何意义?争当亡国之君吗?”

    众人张了张嘴巴却没人回答。

    亡国之君?谁愿意?

    他们可是想要名垂千古,流芳百世的。

    再说了,大敌当前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有武将去保家卫国。

    更甚者,不是还有朱彝这样的不受宠的儿子,被他从小扔到军营里,不就是为了将来保家卫国,上阵杀敌?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