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98章 慌慌张张的成体体统!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崇儒大怒。

    竟然是有人在那里私自囤兵!

    “查,彻查!”

    圣上一怒,全程戒严。

    百姓听到不是地牛翻身,全都松了一口气。

    六皇子府中,却是气氛异常。

    “陈先生,咱们的人,不是已经全都撤离出来了吗?为什么还会有人在那里?”

    朱璛也是不明白。

    明明很早以前,他们就已经开始有秩序的撤离了。然后,按照陈进方法,脱了军装,将人去全部都投入到了作坊跟农田中了。

    他突然感谢陈进的做法。

    当时,他还说陈进的方法老土,现在看来幸好是听从了他的建议。

    不然,这一声巨响,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全都要付诸东流了。

    “王爷,那不是咱们的人,这一点,我敢肯定。”

    陈进眸色依旧平静。

    “就算是有,那也只是有几个咱们的在那里看守的。至于为何会出现怎么多,我想大概是有人想要鸠占鹊巢......”

    剩下的他没有再说。

    鸠占鹊巢,却是没有赶上好时候。

    朱璛愣了一下,这才反映过来。

    “我估计,大概是有大皇子跟二皇子的人。”

    他们三家,才是最核心的争执。

    大皇子最近特别得到圣上赏识。

    二皇子虽然没有特别的行动,但是一直都在地下行动。

    “本王的东西,岂是那么好占的?”朱璛的眼中,满是坚定。

    那个位置,他势在必得。

    “王爷,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朱璛停下来,“陈先生书现在要如何?”

    陈进将李文文的计谋在心中仔细的琢磨了一遍,这才缓缓的道:“这样.......”

    他突然上前,趁着朱璛还没有反应过来,将朱璛梳的整齐的头发,扯得凌乱不堪。原本整齐的衣衫,也被退的衣衫不整。

    “陈先生,你大胆!”

    朱璛没有想到陈进会然来这一招,他顿时大怒。

    “王爷还请息怒。现在,可以立刻以这幅样子进宫,马不停蹄,越急越好,一部不要停。就说......”

    朱璛顿时眼前一亮。

    “陈先生真乃绝世高人,本王立马去......”

    陈进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正式开始了哦。

    这一次过后,所有的争斗的,都将明面化。

    他真的是佩服谢清婉的脑子。

    那真的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孩子应该有的脑子?

    小虎也同样是孩子,甚至就比谢清婉小了那么几岁,可是,他们之间差距,就是加上一个自己跟三娘,那也是没有可比性的。

    三娘,跟了一位了不得的主子,最主要是,有情有义。

    皇宫。

    “打听到了什么没有?”

    叶玉有些做不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心神不宁的。

    朱煜这几天没有怎么来宫里,她也宜一时不能完全的掌握他的动向。

    但是这动静来的有些大,她总是担心。

    释徹法师没有在京城,但是,他的关门弟子,智水在。

    他说师傅离开之前,留下了一个锦囊。

    可是那个锦囊,只有圣上一个人看了。

    他们谁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只是都在说,圣上看到了那个纸条,更生气了。

    不,甚至是暴怒。

    “龙虎窝里相斗,飞龙窝外盘旋。”

    释徹法师这是早都算出来了,这是在争自己这个位置!

    为了这个位置,竟然不考虑人民!

    他努力了那么久,竟然想要毁掉自己的政绩!

    朱璛狼狈的跑到宫中。

    路上,跑掉了鞋子,他也顾不上去捡。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朱崇儒正在气头上,看到老六这幅模样出现,顿时更恼了。

    “回父皇.......儿臣.......儿臣.......”

    朱崇儒更怒了。

    “先歇息稳了,能讲清楚话了,再说!”

    一个都是什么样子!

    没有看到他都着急上火了?

    还来给自己添麻烦。

    “父......皇......”大概是被朱崇儒吼得起了效果,他一着急竟然是一口气说了出来完:“父皇,儿臣得到了消息,二十里的外的山上的情况!”

    朱崇儒身子顿时一顿。

    就是一旁的纪德,也是一脸诧异。

    他们派出去的探子,还没有回消息过来。

    朱崇儒的微微挑了挑剑眉,眉心之间长时间的皱眉,形成了皱纹。

    他仔细的盯着的朱璛,似乎在思考他话中的真实性。

    朱璛不像是个擅长开玩笑的人。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这个儿子。

    朱璛耷拉着脑袋,似乎是还没有缓过劲来,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显然,是来的太急,根本没有时间去整理的缘故。

    他在等着朱崇儒问。

    “你怎么会知道?”朱崇儒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却意外反问了句。

    陈进果然算的太准了。

    果然问了,他将陈进交给自己说的那样,7;1838099433546一个字不落的重复了一遍。

    “回父皇,那个山脉,二十里外的人,叫它卧牛山,山的形状,像是卧下的老牛。是以老百姓亲切的叫它卧牛山。

    耕地的黄牛对庄户人家的意义上,父皇一向注重百姓,相信父皇比我清楚。

    不瞒父皇,儿臣在那里藏了几个兵!”

    藏兵!

    朱崇儒刚想发火,却是听到朱璛继续道:“父皇先不要生气,先听儿臣说完,就是杀了儿臣,儿臣也不会喊一句冤枉。”

    朱崇儒这才忍住。

    “朕倒是要看看,你如何为自己开解。”

    自古以来,私自囤兵,都是为以后的造反做准备。

    “儿臣在那里藏了大概有几十个。因为,那个山里,儿臣发现了帝王绿,但是又很难寻找,儿这才派了人在那里。”

    “再过几个月,便是父皇您的生辰,虽然您每年都要求低调,但是,这是上天馈赠给父皇的,儿臣想要的把这些转送到父皇的手中。

    这是父皇爱民上天的馈赠。”

    但是,昨夜声响后,我的兵有人终于成功的逃脱了,说是来了两拨人,想要跟儿臣的人抢这个东西,他们不肯,便开始动起来了手,最后到的那一波,不知道为什么,拿出了火药......”

    朱崇儒蓦然瞪大了眼睛。

    火药,天齐向来管十分之严格。

    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