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97章今夜当值的人,难道是死的吗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对待别人审视,从来都是当成空气。

    但是高阳的打量,似乎有些跟别人不一样。

    她忍不住笑了笑。

    这才又道,“这位公子,小女子脸上难道有花?还是说有什么污了您的眼?”

    高阳这才收回自己目光。

    “那倒是没有,只是刚才下楼的一瞬间,恍然觉得自己看着你有些眼熟。”

    高阳脸不红心不跳随意掰扯。

    能让朱彝那个家伙罩着的女人,那可是真是稀世珍宝了。

    他起初还以为是旁边的那位女人呢?

    没有想到,朱彝口味这么重,竟然看上这么的小的小女娃。

    确实实女娃儿。

    谢清婉还没有及笄。

    虽然那一双眼睛可能有些故事,但是一个未及笄的小女孩,就算是有些故事,那也是故作深沉吧?毕竟,像朱彝那样,十几岁开始便被扔到战场上,然后得了一个杀人不眨眼天大“荣誉”的人,还是很少。

    就是自己,也是在去了边关历练以后,也才会深深觉得朱彝活着的不容易。

    “眼熟?呵呵......很抱歉,让您误会了。”

    “都怪小女子长了一张比较容易跟别人想混的脸,是小女子不是,谢谢公子提醒,小女子下次出门,一定会记得带上面纱,不会污了公子的眼。”

    如果,高阳之前存在了试探的心,那么,这一会儿,便是真的是另眼相看了。

    他不过是随意一句话而已,她竟然将所有的不是,都揽在自己的身上了。

    说自己长得大众,又说污了自己的眼睛,反应之迅速,简直让自己大开眼界。

    “呵呵......”他突然笑了起来。

    有意思。

    “姑娘不必这样妄自菲薄。本公子倒是真的没有这样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觉得有些眼熟,既然不是,那便是本公子唐突了姑娘了。

    还情姑娘见谅。”

    谢清婉自然不会介意。

    他刚才下来的时候,谢清清下意识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角。

    或许是处于本能,还是怕谢清婉在这里丢了谢家的人她不知道,总之,谢清清在拉自己衣角的时候,小声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京兆府尹公子。

    她顿时了然。

    她没有见过高阳。

    纵然是前世,也是很少的听说过高阳。

    毕竟,这个人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的几率,很少。他父亲高端,又是朱崇儒的忠臣,他们自然跟他高家很少有机会接触。

    这一次,在这个地方遇见,也是太巧了。

    但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只是来找谢清清的。

    她也没有想到,高阳会跟自己打招呼。

    原本,她以为是跟谢清清大招呼,但是当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她不淡定了。

    但是,脸上,丝毫没有露出半分。

    望着高阳走远,谢清清这才收回自己的视线。

    二皇子将京城中所有势力的图像,都画给了自己。

    虽然高阳黑了一些,但是,眉眼还是很像的。

    是以,她不会认错。

    他爹高端,可是圣上的人,高阳这个时候回来。二皇子知道吗?

    并且,他出现在这里,是见谁?

    难道是圣上?

    她突然心中一个念头升起。

    八成是这样。

    所以7;1838099433546,二皇子才没有出现,是得到了什么风声?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不通知自己?

    难道是有什么苦衷?

    如果自己能够知道,高阳在这里见谁,是不是对二皇子有帮助?

    谢清婉自然不会错过谢清清的表情。

    但是,抓贼抓赃,她没有证据,没有办法将谢清清直接逮住。

    朱昂之是得到了什么风声不成?

    竟然一天没有出现。

    朱昂之此刻却是在府中埋头大睡。

    管家着急的看了好几遍,依旧没有要醒的意思。

    “管家,王爷还在睡,你就莫来在扰他了......”

    华氏看了一眼管家,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如果当初自己的孩子生了下来,她现在哪里还用在这个偏院里?

    那可是皇长孙。

    皇长孙啊。

    不要说管家了,就是王爷见了自己,那不是也得笑呵呵?

    可是现在,却是要连见他一面,都得想方设法。

    权势交替,当年她华家有钱的时候,管家每次见了自己,哪一次不是华侧妃的叫着?

    呵呵,现在,一个小小的管家,竟然也敢来催自己?

    真是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她现在已经有了一点线索,剩下的,就是没有线所,她也得制造线索,然后去让东屋的那位脱层皮。

    她的孩子,不能死的莫民奇妙,总得为自己带来一些利益。

    朱昂之自然不会知道,这一觉会睡得如此之长。

    然而等到他醒了,却是发生了一件震惊朝廷的事情。

    在京城二十里外的山上,突然塌出一个洞来。

    当太阳夕阳西下,当薄雾升上山脉,当夜色开始笼罩在的京城的上空时,轰隆隆的响声,惊动了的四面八方的人。

    同时,也让宫里,震惊了一把。

    同一时间,朱崇儒身边的探子,趁着初上的夜色,朝着声响的来源,一路疾驰。

    地牛翻身?

    这是所有的人心中的第一想法。

    这个夜里,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可有的查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大殿里,朱崇儒着急问着下面的一众人。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站出来。

    “钦天监的人呢?国师那里呢?”

    “回圣上,已经派人去问了。”

    “速度!”

    啪!朱崇儒一巴掌拍在龙椅上。

    声音中,满是震怒。

    “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钦天监竟然还没有一点动静,今夜当值的人,难道是死的吗?”

    地牛翻身,那是上天降临的惩罚。

    他这一生,到了这个年纪,一直都在兢兢业业立志当一个千古的明君。

    这几十年,他一直以民为根本,所以,到了今天,天齐发展的还算不错。

    除了立嗣这个问题上,他应该没有哪里做的让老天发怒的吧?

    想了一圈,也想不到是哪里出了问题。

    底下的大臣,没有人出声。

    “圣上息怒。”

    秦丞相见无人搭话,这才上前开口道:“定然不是地牛翻身的,如果是的话,就不会只是第那一阵轰隆隆得响声。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来上报死伤人数......是以,臣判断,兴许是山石滑坡......”

    此时达到的探子,却是发现这个洞里,竟然砸死了不少人,其中,很多,竟然穿着整齐天齐的军装。

    “速速向圣上禀告。”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