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90章 这疼痛的滋味如何?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苏氏大概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做的那么隐蔽的事情,竟然会被发现。

    当她怀揣着自己的小金库出现在小客栈中,当她看着跟自己接头的人出现,当她面露喜意的站起来时,同时出现在房间中的,还有谢清婉。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脸上的有着大大伤疤的男人。

    那小太监一见情况不妙,转头就像逃跑,只是可惜,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想走?”

    他还没有反应过,却是被门口的刀疤脸的男子,拎着脖子直接甩到了屋内。

    嘭,大门被关上。

    谢清婉在桌前坐下来。

    这才缓缓的开口。

    “二婶母,为什么这么做?”

    刚才小太监被甩进来的时候,刚好那一下正落在自己的脚边。

    她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啊......什么......”

    谢清婉清了清嗓子。

    “呵呵.....怎么,二婶母没有听清楚?”

    谢清婉招呼了朱彝一起坐下来。

    将茶杯推给他。“看来二婶母还需要一阵时间反应,咱们先歇歇......”

    苏氏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谢清婉,你干什么,你想吓死我?”

    苏氏回过神来,看着悠然的喝着茶水谢清婉,顿时怒从中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饶是她有一点三角猫的功夫,那也挡不住这样刺激啊。

    那男人是真暴力,扔一个人,就像是扔垃圾似得,根本没有一点儿顾及。

    那样子,一看谁就是穷大恶疾的人。

    “不,不,应该说,二婶母为什么会带着这么银子,出现在这里?”

    “让我来猜猜,二婶母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嗯......带着这么多的银子,二婶母想要去私会小白脸?我的天......”

    既然已经被撞破,便已经没有了要在装下去的必要。

    “胡说什么?你才是私会男人。青天白日的,你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带着这样一个陋的男人,是想要做什么?还这么不知礼数打伤二婶母的客人.......谢清婉,你娘,就是这样教你的礼数?”

    谢清婉倏然站了起来。

    徐步走到那小太监的跟前,一脚才在他的肚子上,原本想要爬起来的小太监,顿时不敢动弹了。虽然谢清婉脚上没有用劲,但是,万一呢,万一等下她不高兴了,自己要是再动一下,她这一脚下去,岂不是要自己的命!

    “二婶母这段日子,装的还真不错,就连我都差点要被迷惑了。要是说礼数,呵呵呵......庶子见到嫡女,不是应该让道的吗?”

    “我称你为二婶母,那还是因为你口中不会教我礼数的当家主母让我这样喊得。既然你不愿意,正好,我也厌烦了。”

    谢清婉目光骤然变冷。

    “苏氏!背后议论当家主母,又公然诋毁嫡女,蕴之,咱们天齐按律应当如何处置?”

    “自然是可发卖休了又或者杖毙!总之,可以随意处置。”

    “哼,谢清婉,看来当年你受的教训还不够。”

    苏氏有7;1838099433546恃无恐的道。

    发卖自己?

    她在吴淑芬跟谢智慧面前,表现的完美无缺,她也自认为没有一点纰漏,就是谢清婉去谢智慧他们面前告状,那也得看他们信不信。

    到时候,她一句小孩子家家的,便能将事情揭过去。

    等到事情成功了,整个谢家都是自己的,她才是那个想要发卖,便能发卖谁的人!

    “是吗?那正好。既然赶巧了,那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我想想,我在你手里,断过胳膊,伤过心肺,那就在今天一起了解吧。”

    就是有那么些人,永远不知足。

    在当今庶子的地位无限低下的情况下,吴淑芬心善,谢智慧顾念兄弟情深,让下人尊称二房一声二老爷二夫人,便真当自己是夫人了不成?

    谢府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竟然还不知足。

    既然如此,那就她出手吧。

    “谢清婉,你真当自己在外面管理几间铺子,便涨了本事不成?”

    苏氏不在意的道。

    她刚才是吓到了,现在理智已经全数回来了,她自然不需要害怕,谢清婉可不是自己的对手,到时候自己万一不小心失手......呵呵,那可是不小心呢。

    她说着,脚下一动,便欺身而上。

    但是,她太过自信了。

    下一秒,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她人已经飞了出去。

    嘭的一声,落在刚才的小太监的身边。

    小太监无比庆幸自己刚才的决定。还好没有轻举妄动。

    娘娘怎么会有这么分不清事情轻重的的亲戚?

    这一男一女,一看便不是什么善茬她竟然还故意去激怒他们。

    一想到完不成任务,让娘娘那里突然出现断裂,他又狠狠看了苏氏一眼。

    蠢货。

    “谢清婉,你竟然敢......”伤害我,还没有说出口,咔擦一声,她突然又惨叫了一声,顿时浑身疼痛的再也叫不出一个字来。

    肋骨断了。

    “这疼痛的滋味?如何?”

    谢清婉凉凉的道。

    “私会小白脸,不给银子,反遭报复,你觉得这个理由,我父亲容易接受,还是更容易接受另外一个,谋害当家主母,逃跑未遂这个?

    总之,跟宫里的人接触,这件事,除了朱彝以外,再也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

    谢家,不能跟任何一方权势争夺的一方,发生牵连。

    “你......”苏氏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怎么会知道?不可能的,她一定是在诈自己。就是大夫都看不出来,她一个小孩子,一定也看不出来。

    谢清婉重新回到座位上。

    茶水有些苦涩,不过她还是端起来,润了润嗓子。

    “银子,既然是偷的我谢家的,我遇见了,自己是要收回的.......”

    她看了一眼朱彝放在桌上的包裹。

    没有想到,苏氏竟然暗中存了那么多的银子。

    并且,这一定不是全部。

    这样,便可以想像的出,原本谢庆成在世的时候,她们贪污了多少。

    “不,那是我的私房钱,还有我的嫁妆!”苏氏强忍着全身的痛楚,咬牙道。

    “抱歉,刚才我光顾喝茶了,没有听到苏氏说什么,蕴之,你听到了么?”

    朱彝摇了摇头。

    苏氏被她的动作气的,顿时只觉得喉咙里一甜,哇得一下,吐出一口献血。

    掌柜的远远的听着房间的动静,愣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还好自己知道满足,没有敢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还好店里生意冷清,他才清晰的记得这两人。

    也才听到了他们约定的日期,用这个在刀疤男那里赚了这么多。

    只要不出人命,她们随意的闹。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