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89章 也得看自己有没有命去拿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为什么帮我?”

    谢清婉看着着朱彝,眼神复杂。

    没有人知道,自己在知道吴淑芬中毒了以后,她心中的慌乱。

    也不会有人知道,她心中愤怒跟不甘。

    就算是再辛苦,她所为的不过是守着谢家,守着亲人们,一起平静的过日子,仅此而已。

    但是,上天似乎喜欢跟谢家开玩笑,才刚平静了一些,却是突然又搅乱这种平静。

    如果可以,她甚至期望,这种毒药会下在自己的身上。

    晚饭她一口水也喝不进去。

    满脑子都是吴淑芬虚弱的样子,还有胡三刀的话。

    朱彝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过来。

    他只是静静的在窗前站着,没有说一句话。

    谢清婉过了许久,这才发现他的存在。

    才想问他有什么事,他却是伸手嘘了一声。

    李文文的身手,自然跟石雪不是一个档次,如果谢清婉一开口,必定会引起李文文的注意。

    谢清婉明了。

    吩咐了李文文去小厨房给自己熬点吃的,再顺便去换一下一直再帮着照顾吴淑芬的石雪。

    除了自己身边的人,现在所有的人都是怀疑对象。

    李文文自然是明白的。

    仔细吩咐了石素,这才离开。

    “为什么?”

    见朱彝没有回答,她又问了一声。她的手中,是一张小纸条。

    纸条是写给苏氏的。

    虽然被烧了半截,但是大致依然能猜出意思。

    有人对谢家起了心思。

    占为己有?

    另一张,写着诗的手帕上的字迹,却是跟她手上那半张纸条的字迹,一样。

    “我以为,我们早都已经是一条线上的人了。”

    “我也以为,清婉在开口叫我蕴之的时候,便已经默认了这种关系。”

    朱彝缓缓的开口。

    谢清婉深吸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掩饰,她跟朱彝,的确是一条线上的。不论是弥补前世,还是今生的救命之恩,她从一开始,都是跟锦王府捆绑在了一起。

    “这手帕的主人,是谁?”

    朱彝没有立即回答。

    反而看向了窗外,“这天气,越来越暖和,但是,温度却要越来越低了。”

    谢清婉一时没有猜透他的话。

    天气暖和了,自然是越来越热,怎么会越来越低?

    “我以为,你应该是能猜的道。”

    “那位不受宠的苏贵人?”

    谢清婉脸色顿时寒了下来。

    她这是想要彻底的榨干谢家,然后让谢家成为她在宫里谋筹小金库?

    苏氏?

    呵呵......人心不足蛇吞象。

    自己母亲死了又能如何?

    谢家还有大姐二姐,还有自己,最主要还有父亲。

    当家主母?呵呵......她还真是敢想。

    也不想想,没有了吴淑芬的打理,谢家会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她以为苏氏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以后,会学的聪明一点,没有想到,原来一切都是伪装。

    并且伪装的让自己跟母亲都没有看出来。

    果真是母女。

    就是想要躁动的心,都是同步的。

    “蕴之,谢谢。”

    她真诚的道谢。

    看到她有了准备,朱彝这才转身离开,仿佛风一样,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谢智慧在半夜的时候,才披星戴月的回来。

    听到吴淑芬病倒,一向冷静的男人,顿时乱了方寸。

    “我没事。”吴淑芬从昏睡中醒过来,便看到谢智慧跟谢清婉他们妇女在床边坐着,眼中满是担忧。

    “不信,你问清婉。胡大夫的医术,还是很厉害的,他都说了,没事的。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谢智慧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

    想到刚才清婉告诉自己的话。

    他心中又闪过一丝愤怒。

    有什么都可以冲着自己来,冲着一个女人,算什么。

    还用这么卑鄙的方法。

    谢清婉没有告诉谢智慧苏氏跟谢清清的事情。

    这些事情,如果在让父亲知道,他只怕会撑不住的吧。

    自己一心想要护着的亲人,却是在背后拖着自己的后退,然后还插着自己的刀子。

    朝着自己的女人下了手。

    “小姐,回吧,夫人那里有老爷呢。”

    李文文跟石雪紧紧跟在她身后。

    “石雪,你先回去睡吧。明日7;1838099433546,你还要去跟胡大夫取药。”

    石雪摇头。

    “小姐,咱们一起回吧。”

    “我再吹会风。”她需要清明的脑袋,去思索接下来要怎么做。

    李文文见她不肯回,这才只好又开口道:“小姐不回去,石雪也不愿意回去,明日去去取药的路程可不算近,这一来一回至少一天的功夫,石雪路上肯定的受不住。不如,还是我去好了。小姐你呢,这夜凉,你要是再吹了冷风,染了风寒,老爷可就彻底的要焦头烂额了......”

    也是,大姐二姐都不在家,自己可不能再出现什么事了,要不然,父亲一定忙不过来了。

    她在看到谢智慧的时候,脑中突然就明白了朱彝的那句天气暖,气候低是什么意思了。

    局势又变化了。

    一家偏僻的客栈内,朱彝嗅了嗅茶杯的茶水,随后又放了下来。

    下面跪着的人,却是不敢仔细看向这人。

    一出手十两银子,那是客栈一个月的盈利了。

    太诱人了。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男人长得着实有些吓人,尤其是眼角的疤痕,大概是当时没有处理好,像是趴着一条巨大的蜈蚣,格外的瘆人。

    一定是凶煞之人。

    “再要多少?”朱彝开口问道。

    那人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朱彝的话问得太过直白,虽然的确是冲着钱来的,但是嘛……他有些说不出口,要是要的多了,会不会惹怒眼前的人?要得少了,自己会不会吃亏?

    这可是过了这村没这店的好事!

    他一时有些犹豫。

    这可是他开店以来,遇见的的,最大方的富人。

    “说。”朱彝的声音开始透着不耐,声音中带着一股不可违逆的王者气势和冷意,让那人打了一个冷颤。

    “二十两!”那人脱口而出,说过,才发觉自己的心,要跳出来了。他心中暗叫不好,但是话已经出口,他也不能再更改。

    二十两?朱彝的嘴角随之扬起一抹冷笑。这个数字,显然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但是却不足以让他有情绪上的波动。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那目光像是刀子一样让那人感到浑身不安。

    “记住你说的话。下次如果我来的时候,他们没有在这里,就算是到手的银子,也得看自己有没有命去拿。”

    他说着,随手将银子放在了桌上。但是却是直接嵌了进去。

    那人突然有一种感觉,他似乎是惹上了的不该惹得人。

    这客栈,赫然是苏氏跟宫里接头的小客栈......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