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85章 怎么还是像哄小狗似的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倪志尹的声音中,说不出的冷意。

    倪念儿听到自己要被禁足,顿时只觉得天旋地转。

    如果父亲要是一直不能消气,自己要被关到什么时候?

    她现在跟大皇子,正是要联络感情的好时机,如果就这么生生的因为禁足而耽误了,那她到时候可要找谁去哭?

    “不行,我不.....”她大声反对,有些歇斯底里的高分贝像是寒风中的冰刀子,几乎要刺穿翠香的耳膜。翠香没有敢说话。

    她低着头,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小姐发怒,对抗老爷,老爷也在盛怒中,他们两人对上,不管过程如何,到最后,输的人,一定是小姐。

    但是,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不小心入了小姐眼中,自己一定是那个被拿来出气的。

    “翠香,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翠香猛然听到自己又被点名,只觉得冷气从脚底升了上来,浑身的汗毛,瞬间立了起来。

    “是......”

    翠香上前的同时,倪志尹又吩咐了另外的小厮,一起将倪念儿带了下去。

    院子里,这才清静了下来。

    智水终于过来的时候,谢清婉已经在弘法寺的后山转悠的累了。

    但是,她并不着急。

    智水回来后,她的心中,莫名的就安稳了下来。

    她现在有些草木皆兵了吧,总是想要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每日能够看到他们,才会觉得的心安。

    “小姐,我们刚才那样跟着倪念儿争吵,又让倪大人丢了面子,他们会不会暗暗怀恨在心?”

    石雪有些担忧。

    要是三娘在这里就好了。

    三娘可是比自己厉害,根本不会像自己嘴巴这么笨,都不能护住小姐。

    “会又能如何?”

    谢清婉在一处石凳上坐下来。

    嘴角满是冷笑。

    “就算是怀恨在心,他也只能在心里憋着。我就是看到了倪志尹他们一帮人过来,才要故意激怒倪念儿的。

    倪念儿这人,不让她长点记性,便会永远以为你好欺负。

    那一行人,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但是好歹入宫了几次,有几个还是见过的。

    他们都不是同一个阵营,倪念儿说出那样的话,就是死上一百次,都不会有人说她冤枉,我如果在跟倪家这个时候发生什么矛盾,或着出现什么意外,那些人便会蜂拥而至,趁机将倪家踩在脚下。”

    这个时候,正是敏感时期,各路人马都恨不能上天入地的找出对方的马脚,倪念儿这可是给人送上门去了。

    倪志尹要摆平这些人,就得需要花费一些功夫,哪里还有时间来管自己?

    再说了,当着这么多人给倪家惹了那么大的麻烦,倪志尹算现在是在怒头上说了说,事情过去后,也不可能很快放出来的,毕竟,这祸根本不是小口诀之类的小错。

    那可是谋逆。

    “嗯,虽然是如此,我还是有些担忧。”

    “没什么好担忧的,你啊,就把心放到肚子去了。然后,好好的管理咱们的铺子,马上用钱的地方又要多了......”

    说到这个,石雪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小姐,我其实有些疑问,胡大夫他们的那些朋友,每天混吃等喝的,小姐为什么还要养着他们?”

    小九他们,每天都在不停的帮助小姐留意各方消息,但是那些江湖人,每天大碗喝酒,大7;1838099433546口吃肉,却是没有见到什么动静。更没有看到小姐给他们指派什么任务。

    唉,小姐虽然心善,但是,这也要分人啊。毕竟很多的银子,最初,都是小姐的血汗钱。

    想到以前小姐所受的苦难,她更是心疼大把大把出去的银子了。

    “石雪怎么在关键时候犯傻了。”谢清婉呵呵笑了起来。

    “他们也没有少出力呢。虽然白日无事可做,晚上,可是保咱们太平呢。你以为那些江湖人士,真的没有的责任心么?不是的,他们最是讲信用,既然拿了咱们银子,自然会护好咱们谢家......”很多更深层次的问题,她不会说。

    即便她信任石雪,但是,许多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了,毕竟,这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少一个人知道,那人便多一份安全。

    石雪还想在说什么,就看到谢清婉突然从石凳上站了起来。

    “智水哥哥。”

    智水含笑而来。

    “清婉久等了吧?”

    智水在谢清婉面前停下来。

    得有好几个月没有见到谢清婉了。小丫头似乎长高了一些。

    不过,见到自己时候,脸上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灿烂。

    他的心,被这笑容融化。

    “累不累?不累的话,陪着智水哥哥走一下。”

    当然不累。

    谢清婉摇头。

    已经到了春天,山上开始渐渐有了绿意。

    空气中漂浮荡着初春万物复苏的味道及淡淡的青草香的味道,在与他身上好闻的甘冽气息交织在一起后,让谢清婉只觉得心情舒畅。靠近他的瞬间,那略含悸动的春季味道也随着呼吸,进入到她的肺腑。

    智水已经换了一身衣裳。

    纯洁的白,将他衬托的像是不染尘埃的仙人。

    以后,如果智水不出什么意外,应该会继续释徹法师的职位跟职位的吧?

    想到那个位置,她突然有些为智水担忧起来。

    历届的国师,都没有娶妻的,一个人孤独终老。

    “怎么,刚说过不累,这一会儿又想反悔?”他伸手,习惯性的揉了揉她的头。

    “唉,智水哥哥,清婉都快要及笄了,怎么还是像哄小狗似得哄清婉?”

    噗嗤,身后的石雪一时没有控制住,笑出声来。

    随着笑声出来,她心中刚才那因为智水抚摸谢清婉头动作而产生异样的感情,瞬间随着笑声而消散。

    智水被她的话也逗乐了。

    虽然身高长了,但是,这心思,还是这么的单纯啊。

    他的小清婉,还是这么惹人爱。

    “走吧。”

    他想了想,还是没有伸出原本打算要伸出去的手。

    是了,当年的小女孩一眨眼都要及笄了,女孩子的名声重要。虽然自己是哥哥,但是看在别人的眼中,便不会这样的认为。

    他还记得以前街上歌谣。

    谢家有三女,个个花人语。因为这个,还让谢家站在了风口浪尖上。他不能再给他的小清婉带来任何的流言蜚语。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