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81章 这个给你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沉了沉气,美眸的光渐渐凝成一股子严肃。

    她可不会认为,陈丹是闲来无事,来这里随意的溜溜。

    然后,捡些有趣的事情,回去报告朱彝。

    “小姐,你在看什么?”李文文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

    人来人往,却是没有任何的可疑之处。

    “没什么。三娘,等下,你想办法去打探一番,切记,不可以暴露自己。”

    “我自然是知道。”

    李文文悄7;1838099433546无声息的退下。

    李文文没有发现,在自己出去的瞬间,有一间的房门,在同一时间,被关上了。

    “事情都已经办完了?”男子开口问道。

    “嗯,全都按照王爷的要求,搜集到了许多证据。”这一次,应该不会在出什么问题了吧。

    “辛苦了。今天早些回去吧。明天休整一番,去见见想见你想见,却有总是等不到你的人。”

    原本已经疲惫不堪的人,顿时眼前一亮。

    “见人?”那人突然又拧紧了眉头。

    他怎么知道的?谢清婉跟自己的关系好,自然不会随意的将自己家里什么事情都告诉别人,这个人呢?怎么会知道?

    他是释徹法师的弟子。

    对于释徹法师那样神乎其旋的情的存在,大家对他的印象,还都停在释徹法师的光环下。

    却不知,就是这样小的一个的举动,所以才造就今天的局面。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妥。

    这人,赫然就是一直在外面回不来的智水。

    或许是他太累了,眼中满是红血丝。不过,即便是这样,依然不减他的身材。

    “嗯,见一个熟人。”声音中,竟然会多了一点红酒般的醇厚,

    不孩道为何,谢清婉刚端起茶杯的手,不经意抖了一下。

    希望李文文能够安全回来吧。

    李文文再回来的时候,天际边缘已经有黑色开始慢慢的铺染开。

    没有什么收获。

    但是,她的身后,却是跟着一个人。

    这人,赫然是朱彝。

    李文文有些无奈自己暴露了自己小姐的行踪。

    但是,这锦王爷的这边已经看到了自己跟小姐,难不成,自己还能编造出一个什么理由不成。

    “蕴之?”

    谢清婉更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朱彝。

    “小姐,我刚才在路上......”谢清婉打断李文文话,“蕴之先请坐。”

    “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在这里遇见蕴之......”

    谢清婉仔细观察了一番。

    他应该在酒楼很久了。

    今日的他穿了一袭墨紫色的衣裳,已经被挽起来的头发,尽数被挽在了一起。

    竟然给谢清婉耳目一新的感觉。

    “陈丹说三小姐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跟我开玩笑。”

    在这里遇见的谢清婉,着实难得。

    他突然感慨,谢清婉跟智水也实在是太没有缘分。

    谢清婉就这么出现在了这里,而那人,却是着急着回去,想要快些见上一面。

    “......”谢清婉浅笑。

    “我也是今日突然来了兴趣,去了锦王府,央求了太妃,这才得以进来。

    早知道王爷今日在这里,我何必在跑去老太妃那里......”

    她虽然说的俏皮,但是朱朱彝,却是在心中暗暗思索着她的话。

    谢清婉今天去了锦王府?怪不得,她身上会带着老太妃的令牌。

    如果是这样,便也说过去了。

    老太妃对谢清婉印象不错,如果只是为了来上个管子,她自然是乐意的。

    “以后,清婉想要过来,直接找我便是。”

    朱彝突然开口。

    谢清婉立即便炸的将在了原地。

    他这是什么意思?

    “王爷每天忙而的不亦乐乎的......”

    “无妨......”

    “清婉便先谢谢蕴之了。”

    谢清婉脸上的浮现出一抹笑意。

    对于河洛客栈,她是一定要弄明白的。

    总是找太妃,也不是一个好办法。既然朱彝自己的都意,她就更不会有意见了。

    路便亮起来的会把,跟天上的星星,似乎在的捉迷藏似得。偶尔出来一下,将那些抢星光跟东方的神彩混在一起,在天际边组成了异样的华彩。

    一路上两人的话少之又少。

    朱彝安静在马车上坐着,车速与他给人的感觉一样不疾不徐。谢清婉同样也是安静地看着车窗外的街道。

    到了晚上的街道,开始变得静谧,却又隐隐蛰伏着悸动。

    “就到这里吧。”终于,谢清婉开口多打破这平静。最近,朱彝有点让自己捉摸不透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样回事,这些日子,自己还老是遇见他。

    并不是他不好或者怎样,实在是,他们之间不应该在有那么多的交集。

    但是有时候,缘分就是那么奇妙。

    陈丹很听话的将马车停在第不远处。

    停好马车后,朱彝先行下了车。

    谢清婉觉得脑门突突的跳着,太阳穴略微有点膨胀似地疼痛。

    朱彝下车关上车门的时候,车厢里属于他身上的清冽气息也跟着窜了出来,片刻后,便尽数只剩下她自己的。

    令谢清婉的头疼倒是缓解了些。大概是去空间突然变大了吧。

    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因为这些天想的事情多,只是第单纯的头疼。

    谢清婉道了谢,刚准备下来的时候,朱彝叫住了她,“你且在马车上坐着吧。离回家还有一段路程,等下让陈丹送你......”

    谢清婉透过马车的后方的男人。

    “等一下。”“谢谢你。”

    朱彝走上前,从谢清婉的角度看过去,淡淡的光将他的脸颊分割得瘦的愈发棱角分明。

    半明半暗中,他的眸底深处像是点点的星光点缀。

    “这个给你。”他于她面前站住,冲着她一伸手,嘴里又蹦出了四个字。

    谢清婉这次一次,是真的震惊了。

    她微微调眉:“你......”

    “本王刚才想起来,我最近可能要外出一趟。这个给你......”

    “接住。”朱彝又淡淡地重复了一遍,却更有强调的意思,修长的大手依旧耐性在她眼前。掌心中的,那枚小巧玲珑的令牌,在月光下,泛出异样的神采。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