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77章 王爷请自重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一目十行的看了朱彝递过来书信。

    “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信上,是边疆的消息。

    她不明白朱彝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个。

    “这种国家大事,蕴之不是应该要呈给圣上才是吗?”

    朱彝点了点头。

    “圣上已经知晓了此事。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近期不要随意的外出。

    已经有敌国的奸细混了进来,只怕到时候会出现什么意外。”

    是这样?谢清婉狐疑的看着朱彝。

    只是,他脸上一片平静,根本让人看不出来有什么。

    窗外风,似乎让谢清婉目光,更清明了一些。

    如果只是单纯想要警告自己,他完全不需要这样。

    但是朱彝不说,她也不打算深问。

    不管怎么样,如果万一问道什么不该问的问题,只会让两人都尴尬。

    “王爷放心吧,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晓。清婉一会就会全忘记。”她忽然正色,连称呼都变了。

    朱彝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愣怔。

    她这是在看过之后,就跟自己划清界限。

    还是说,是怕自己会对她不利!”

    他虽然是杀人如麻,但是那些都是该死之人,她不会是怕了自己吧?

    一想到她会害怕自己,他心中的突然有些说不出滋味。7;1838099433546

    鬼使神差的,他上前一步。

    谢清婉没有想到他会有此动作,顿时警惕看着他。

    “王爷请自重。”

    朱彝的脚步,在她面前停下。

    近在咫尺的距离,让她不由的呼吸加快,心跳加速。

    她头顶传来他温热气息。

    他离的太近了。

    “清婉何出此言?”

    朱彝淡淡出声。

    谢清婉一时无语。

    她刚才也是情急之下才脱口而出,但是朱彝只是离自己的面前近了一些,并没有做出其他的任何事情。她这会想要收回来,也没有什么机会。

    她总不能说,我以为你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蕴之为何告诉我这个事情,不只是单单你说的那样吧?”

    谢清婉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得转移话题。

    “我并不认可蕴之你刚才的说法。”

    “你屋里的侍女,去了哪里?”

    两人同时开口。

    两个都要转移话题的人,都被对方的话,逗笑了。

    虽然朱彝的笑容很淡。

    但是谢清婉肯定,自己没有看花眼。

    “怎么,王爷还想敲晕我的侍女?”谢清婉打破这尴尬。

    石雪说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毕竟还是年纪不大,喜欢出去玩一下,她也能理解。

    “不是,只是觉得,只剩下你一个人,不安全。”

    朱彝想了想,这才缓缓得的道。

    谢府不如锦王府那么戒备森严。

    如果有人闯进来,那是易如反掌。

    她一个人,到时候,很容易出事。

    “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宵小。”

    “再说了,石雪也只是出去一下,又不是不回来了......”

    如果放在前世,谢清婉是怎么也想不到,也不敢想象,竟然有一天,他们对着月光,竟然在一起说着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这样的朱彝,有些太过接地气,让她会有一种错觉。

    仿佛他们是多年的老友,而不是杀神跟复仇者。

    “清婉刚才说,不认可我的说法,为何?”

    谢清婉这才收起自己的笑容。

    “如果说,只是这样的话,随意找个侍卫传话,我便会重视。蕴之你实在是无需亲自过来。”

    谢清婉说出自己的疑惑。

    “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朱彝神色复杂的看向谢清婉。

    她有时候,真是聪明的可怕,但是,有时候,却又迟钝的可以。

    她真的不明白,自己三番两次的在她窗前出现,是为何?

    还是说,她揣着明白装糊涂?

    “清婉是我锦王府的人,我自然是要照看好的。”

    谢清婉蹙眉。

    他锦王府的人。

    虽然说有人可能的会认为,她跟老王妃走的近,便会一定是锦王府的人。

    但是,这个借口,在朱彝跟谢清婉之间,其实是行不通的,虽然朱彝一直也是这样来跟自己说的。

    “蕴之,我想你.......”

    正想要再说些什么,石素声音从外面传过来。

    “小姐,该休息了,已经二更了。”

    石素的话来得太过凑巧,刚好让谢清婉卡在我像你。

    朱彝脸上闪过一丝别样的情绪。

    “早些休息吧,我也该走了。不管你怎么样想,你是锦王府的人,这是事实......”

    谢清婉暗自叹了一口气。

    还不能好好沟通这个问题了。

    罢了,也争论不出什么了。

    反正,她到最后,谁的人,也不会是。

    “石素,石雪可有回来?”

    朱彝走过之后,她对着明亮的窗外看了好久,确定看不到他的身影,她这才缓缓的关上了窗子。

    “没有。”

    石素老实的回到。

    “嗯,石素你先去睡吧,我这就歇息了。”

    “小姐......”

    谢清婉知道她想说什么:“石素,睡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侯着。”

    石素这才退下。

    而石雪,此刻却是出现在一间破烂的茅草房前。

    “就是这里了。”

    “你确定?”这房子,一看就是危房,似乎随意一阵风都能将这墙推倒似得。也不知道里面的人是怎么住的。

    “当然。”

    带石雪来的那人,十分确定的道。

    “要进去快些的吧,已经太晚了,我还得要回去.....”

    石雪这才进去。

    屋顶透出的月光,让她看了一个大概。

    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孩子,已经破烂的被子,暖和不了多少,他睡得不踏实。

    她没有叫醒他,只是将身上的衣裳脱了,给他盖上。

    “不叫醒给他说两句?”

    石雪摇了摇头。

    “麻烦王叔将这一两银子给他置办些衣食住行的东西吧,小雪先行谢谢你。”

    被他称作王叔男子,点了点头。

    “如此,多谢了。”

    夜晚的京城,陷入的异样的安静。

    偶尔有狗吠声出传来,叫了几声后,便有归于沉寂。

    路上,石雪步伐匆匆的随着男人的步伐,朝着谢府赶去。

    路上有官兵巡逻,他们只得挑小道不断摸索前行......

    在她们没有注意到的不远处,有身影倏然划过。

    那身形太快,转瞬即逝。

    “王爷,您可回来了。”陈丹见到朱彝回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您要是再不回来,我可要去找您了......”

    不让一个人跟着出去了那么久,他们担心啊。”

    “无事,去歇息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寝室。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