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76章 不要关窗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自然不知道锦王府的事情。

    秦萱在谢府直到天黑,才不情愿的离去。

    但是没有办法,秦府已经派人来接他们,要是再不回去,等待到父亲回来,一定会惩罚自己的。

    “小姐,秦小姐跟秦公子已经能走远了。”

    “嗯,咱们也回吧。”

    谢清婉直到看不见她们的影子,这才转身离去。

    “算算日子,三娘应该回了吧。”

    石雪愣了一下。

    李文文这些天没有在,她也没有太在意。

    她有老公,有儿子,有时候会跟谢清婉告假去看儿子,她以为这一次,也是去看儿子了。

    但是小姐意思,好像并不是。

    “又要忙碌了。”

    谢清婉感慨道。

    也不知道三娘将事情办的怎样了。

    不过三娘没有传消息回来,应该是没有事情的吧。

    “小姐可不就是每天跟钻进钱眼里似得。”

    石雪浅笑。

    眼见着小姐腰包越来越鼓,她是真心的高兴。

    “对了,石雪,清清堂姐那里,可有什么消息?”

    说道这个,石雪神色怔了一下。

    “小姐,还是先回屋里说吧。”

    见石雪神色有异,谢清婉心中顿时一紧,这个紧要关头,可不要再给自己闹出什么事情来。

    这几日,她见谢清清跟苏氏还算老实,便没有再紧盯着她们了。

    “小姐,清清小姐,这几日,是有一些怪异。”

    怪异?

    “清清小姐,最近外出的频率似乎是高了。”

    外出?

    “还有二夫人,大牛他们出去的时候,看见跟她接触的人,似乎是宫里的。虽然那人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太监的声音,跟常人是不同。”

    “太监?”

    “嗯,据大牛说,是的。但是,他们当时没有放在心上,便没有仔细听他们在说些什么。这几天,我让大牛他们继续盯着,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谢清婉陷入了沉思。

    二房似乎想要躁动?

    原本她以为除掉谢庆成收服谢清清她们,便会好一些,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可能知道清清堂姐去见了谁?”

    石雪摇了摇头。

    “河洛客栈天字房,守卫森严,根本不是我们人能进去的。”

    谢清婉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河洛客栈是最近几年才开的,但是规格却不是高升、悦来客栈这些所能比拟的。

    天地字号房间,更是高规格,三品以下,根本不会接待。

    并且,他们的保密工作,做得及其的到位,客人根本不用担心行踪泄漏这些问题。

    谢清清去那里,是去见了谁?

    “我知道了。”

    躺在穿上,谢清婉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明白,谢清清到底是去见了谁。

    她清楚的知道谢清清的心思,是以,在大姐定亲的那天,她才会特地的提醒她。

    就是为了不让她在执迷不悟。

    如今,看来她还是存了自己小心思。

    她起了身,站在了窗前。微微开了一些窗子,让有些微凉的风吹进来,让她能够清醒一些,好让自己能够捋清一些事情。

    寂月皎皎。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让原本有些喧闹的京城,都染上了一层白净,谢府更是在这光芒下,越发的静谧起来。

    不知不觉。重生了也有快有一年了。

    这一年,回首看看,似乎有些事情,一直在努力,却是从来没有到达。

    如果是能够一下子将所有的愿望都圆了,那该多好。

    “唉。”

    她浅浅的叹息。

    倏然,就着白月光,她看到了不远处得那棵树下,站着一个人。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揉了揉眼睛,再7;1838099433546次望过去,那里还有人的影子。

    “果然是错觉啊。”

    她低声道。

    “清婉再说什么错觉?”突然,窗前,多了一道低沉的嗓音。

    “蕴之......”她低呼道。

    她怎么也想不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在自己窗外的树下。

    “蕴之,这么晚了,何故过我家?”

    她也不拐弯抹角,径直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清婉不是也还没有睡。”

    朱彝并没有正面回答谢清婉问题。

    “想些事情,睡不着。”谢清婉看了一眼窗外。

    “今日月光很亮。”

    “外面冷,先进来吧。”

    她可不认为,朱彝会闲着没事,跑来自己家里看月光。

    要是这样,锦王府可是比她这巴掌大的院落里,好看的太多了。

    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还是说,他要问自己什么事情?

    “谢谢。”

    “这是我第三次,真正意义上过来清婉闺房了。”

    男女授受不亲,自己进了她的闺房,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只怕声誉全毁了。

    不过,没有关系。

    “清婉不问问我过来所为何事?”

    谢清婉摇了摇头。

    “蕴之你每次过来。反正从来都是有事情,若是没有事情,我可不相信你是闲着没有事情,跑来谢府散步。”

    谢清婉徐徐的说着。

    “呵呵......”

    窗前男人突然浅笑了起来。

    谢清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她从未见过朱彝的笑容。

    薄唇为扬,翘起了好看的弧度。

    在月光下的照耀,动人心魄。

    她突然找不出来一个词语去形容现在的朱彝。

    心脏突然砰砰的快了起来。

    “清婉为何这样看着我?”

    他的眼睛中,还染着刚才那一笑的魅惑。

    “没,没事......我只是在看窗外的月光,今天的月光很好。”

    “是吗?”朱彝不疑有他。

    “既然清婉喜欢这月光,咱们便在这窗前交谈吧。”

    谢清婉捂住砰砰心跳,尽量让自己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好。”

    “清婉你看看这个......”朱彝从怀中拿出一封书信。

    大概是今夜的月光太过皎洁了吧,他突然觉得谢清婉耳根有些红。

    难道是吹了冷风了?

    “清婉冷吗?”

    谢清婉才接过那书信,还未拿稳,突然听到他这样问了一句,手上顿时一抖,书信差点被扔了出去。

    “不,不.....不要关窗。”关了窗,她觉得自己一定会胡思乱想的,有冷风吹着,自己还能理智一些。

    不关窗?

    朱彝这才收回自己的心思,不动声色的尽量朝着窗子靠了靠,这样的话,就不冷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