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74章 夜色深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73章夜色深了

    第一次,重生以来第一次,谢清婉觉得自己像是透明般的呈现在一个人眼前。

    虽然这个人是自己要保护的锦王爷,但是,她心中还是万般的不自在。

    “蕴之,天已经很晚了......”

    她并没有继续方才的话题。

    不管他怎么样认为,自己已经是开始了行动了,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夜色微凉。

    谢清婉看着站在窗前的男人。

    墨色的长发,如瀑布般被挽成髻。

    一身的玄衣,将他整个人衬托得越的挺拔了。

    她竟然会恍惚的生出一种错觉。

    他在那里,仿佛是要临窗伫立等待自己的妻子......

    妻子这个词猛然跳进自己的脑中。

    谢清婉心中猛然跳了一下。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不过是在窗边站了一下,竟然还能让自己想出那么多的想法?

    真是撞了邪了。

    “蕴之今天晚上过来,只是为了说这些事情么?”

    言下之意,便是如果只是说着这些事情的话,人便可以走了。

    但是,朱彝显然没有这样认为。

    “当然不是。本王还有一件事,下个月,是老太妃的六十六生辰,也是坊间传说中的六十六,吃大肉的日子,我是真心的邀请清婉你能过去。

    老太妃这一生,有些曲折,现在的年龄中,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他也不想都这么声势浩大,但是,她年纪到底大了。

    “老太妃向来喜欢你,不知道你可否会去参加?

    “下个月吗?

    朱彝点了点头。

    她也喜欢老太妃。

    “如此,便多谢清婉你了。”

    谢清婉以为他说完这些事情以后,便会离开。

    哪知道,等了好一会儿,朱彝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打算。

    自己这屋里没有什么好吸引人的吧?

    唯一的风景,还是窗外的那个树。

    朱彝静静的看着谢清婉。他不说走,谢清婉便不好意思直接赶自己走。

    他故意站在窗口,便是有意观察一下,到底有没有哪一方势力,来打扰谢清婉。

    但是,到现在看来,大概是都忙着营造自己是真命天子的事情,大概也没有什么精力来管谢清婉了。

    天色是真不早了。

    朱彝看了一眼天色。

    天空中的黑,像是浓稠的晕不开的墨汁一般。

    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怕他说了什么以后,谢清婉不感兴趣。

    罢了,反正已经独处了那么久了,也该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

    “清婉,总而言之,你一定要记得,不管是做什么事,都不能将自己的底牌,暴露给敌人......夜色深了,你早些休息吧。”

    “至于这块布,”他才说完要她好休息,她第倒是好,顿时眼前一亮。小丫头,这么不想跟自己在一起?

    然后,便看到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碎布片。

    “这个东西,还是放在锦王府最安全......”

    谢清婉顿时无语。

    怎么能放在王府安全?当然是物归原主,让原主赶紧将其修补才是最保险的方法好么?

    原本已经碰触到朱彝手,却是没有立即收回来。

    她手指冰凉。

    朱彝的眉,微不可查皱了皱。

    披上了披肩,手为何还会这么凉?二月的天齐,都已经在逐渐的回暖了。

    他想到自己身后的窗子。

    转身将窗户关上了。

    “清婉以为,还是物归原主比较好。虽然锦王府戒备森严,但是万一马失前蹄,总归是有些不好的。

    再者说,蕴之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打算,好,我也7;1838099433546承认,这些事情,可能是我们办的有瑕疵。

    但是,蕴之。

    如果不再发生什么事情,谢家的帽子,永远不会摘掉。”

    她不能告诉他自己真正的目的。

    但是,谢家这个借口,还真是百试百灵。

    “但是,这个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我知道你还有这样危险你的想法,我势必会阻拦你的......”

    天下苍生跟自己有一个铜板钱的关系?

    没有。

    那个位置,跟自己有一个铜板的关系?更没有!

    统统都没有。

    他所求的不过是一方净土,一个安身立命的场所。一个发展到今天的锦王府。当然,还有她的存在。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希望,这个女人,想要以自己的肩膀去扛起了谢智慧的大旗。

    “现在,你可以撤出来了。不要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样得结果,你要记得,这些事情,不可能随着天亮而消散。你现在要做的,便是赶紧将自己的尾吧藏好,什么都不要再参与。

    这场闹剧,在你这里都结束了。”

    谢清婉有些讶然。

    她从他的语气中,竟然听出了一些叫做关心的语气。

    “那位,不是傻子,他身后的那些人,也更不是傻子。

    “我这样说,你可明白?”

    谢清婉顿时打了一个冷颤。

    计划来的突然,她忘了,那个男人。

    但是,现在大戏已经开始了,下方的小贩在怎么吆喝,去改不了故事的走向了。

    “多谢蕴之提醒。”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清婉省的了。”

    朱彝这才准备离开。

    “等一下,蕴之,等一下。”谢清婉忽然叫住了正要出走的男人。

    “你似乎忘记带东西了。”

    朱彝却是没有要再停下来的打算。

    “来去一身空,怎么会忘记呢!”

    “你的......”披风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原本已经到了门口的人,便已经没有了踪迹。

    夜风还有些凉。

    他就这样离去。

    刚才碰触到一起的手,似乎还能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那种带着联谊的的皮肤。

    也只好等到过些天,亲自给她送过去了。

    看着她的房间中烛火熄灭,躲在对着窗子里的树影下,这才离去。

    起初,谁也想不到,这一切竟然又都是在谢清婉一个人的身上引起得......

    谢清婉却是辗转反则。

    储君之争越来越严重,事情开始朝着难以预料的未来发展过去。

    谢清婉之觉得的自己一定是失眠了。

    她竟然一点的困意都没有。

    “唉。”

    她翻了翻身子,却是还是依旧如此。

    而被自己费了好大劲才挪上床的石雪,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谢清婉还以为她醒了。

    哪知道,她翻个身,却又沉沉的睡去。

    不远处挂着披风,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