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73章 相对无言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有些不可置信看着身上突然多出来的披肩。

    她差点惊叫出声来。

    “是我。”

    身后,男人突然出声。

    “天气还冷,我觉得有必要要注意保暖。”

    谢清婉原本要叫出来的声音,顿时卡在了喉咙中。

    她缓缓的转过头去,看着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

    朱彝?

    “锦王爷这么晚了,为何......”

    “清婉叫我蕴之便可。”

    不知道为什么,谢清婉总是觉得,自从那天从宫里出来以后,朱彝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了。

    尤其明显的是,他竟然叫着清婉,张口就来。

    还有更让人不敢置信的竟然是,他竟然给自己披风。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看着朱彝。

    他的眸光,一片平静。“蕴之这么晚了,为何会出现在我这里?”

    朱彝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转身朝着她的屋里走去。

    谢清婉也明白,这院子里,毕竟还是太过明显了。

    看他这个样子,明显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来找自己的。

    如果说,他只是闲来无事,她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看着朝着屋里进去,谢清婉突然紧张了起来。

    石雪可是在屋里的。

    “等.......”一下还未说完,朱彝已然进了屋子。

    原本应该在房间忙碌的石雪,已然趴在了桌子上。

    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可不相信,石雪会累到这样都能睡着。

    “王爷请坐。”

    谢清婉无奈,只得跟上。

    “不知道蕴之,这个时间过来,可是为了何事?”她刚开口喊了王爷,见他脸上闪过一丝愠怒,赶忙改口。

    朱彝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打量着她的闺房。

    原来每次过来的时候,他都是匆匆的看上一眼,这一次,难道静下来。

    见他没有说话的打算,谢清婉便不再言语。

    房间只剩下一室静谧。

    静到,她可以听到朱彝的呼吸声。

    前世今生,也从没有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对无言。

    她在心中不停的琢磨着朱彝的来意。

    但是,想一万条,也想不不到他到底是为何而来。

    如果说是为了这一次的天降预警来说,那是不可能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大皇子,二皇子,六皇子,跟他可没有一点的关系。

    再往7;1838099433546前,如果是因为宫里的事情的话,却是更不可能了。

    朱彝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那是所谓何事?

    “清婉跟我出去一趟。”

    良久,朱彝突然开口。

    出去?这个时辰?等下要是被发现自己深夜外出,不说石雪那里,就是谢智慧跟吴淑芬那里,只怕也不好交代。

    但是,显然,朱彝说的这句话,不是问号。

    这是必须要去?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见人你?这大半夜的?”

    谢清婉有些不确定的看向朱彝。

    朱彝接收到她眼中的疑惑,微微的点了点头。

    刚想说,夜深了,还是不出去了。

    朱彝却紧跟着又道:“这个人,相必你是愿意见到的。”

    自己愿意见到的?

    这个时候,还真没有。

    “蕴之,现在已经夜深了,你还是先请回吧。”

    谢清婉婉拒。

    也不知道朱彝这几天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要带自己去见一个人?

    见谁?还保密呢?

    “清婉,时辰还早。”

    朱彝继续道:“我虽然不能预测你见到他时候的表情,但是,至少也应该是欣喜......”

    还让自己欣喜的?

    谢清婉只觉得自己更加搞不明白他的来意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还没有好到这个程度了吧。

    “蕴之。”她加重了声音。

    “你的婢女,没有一个时辰,根本不会醒过来。”

    朱彝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一个时辰?

    这么久。

    人不会不会的有什么事?

    “既然我的婢女这么长时间不会醒过来,那么,蕴之有什么事情,不妨说出来......”

    朱彝见谢清婉没有半点要跟自己出去的意思,这次不兜圈子了。

    既然她不想出去,那么就在这里说吧。

    原本,还想着给她一个惊喜,缓解一下她紧张呢。

    “清婉可认得这个?”

    谢清婉一直观察着她的表情。

    看到他这样说的同时,手中的还拿出了其他的东西,谢清婉顿时心中紧张了一下。

    “这个是在山神庙的附近找到的。”

    朱彝认真的看着她。

    谢清婉上前一步,这才看清楚了他手中拿着的那一截的布料。

    “这布,清婉可认识?”

    认识,不但认识,还很熟悉。

    这种布,现在只有他们家布庄有,并且量很少。

    自己有意见这样的衣裳。

    鹅黄的颜色,怎么这么像是自己衣衫上的?

    不,不可能,如果是自己衣衫上的,石雪负责给自己洗的时候,一定会发现的。

    “认识又当如何?”

    谢清婉将自己的思绪拉回来。

    “清婉,细节决定成败......你太不小心了......”

    什么意思?

    “这话我怎么听不懂?”

    朱彝摇了摇头。

    “不,你听得懂!”

    “清婉要是不懂,你可以拿出自己的衣衫对比一下......”

    “据我所知,这种华锦,纺织特别的难,相信你们每卖出去一件,都会有记录的吧。城外的山神庙附近,最近很是人热闹.......”

    谢清婉突然明白了。朱彝为什么突然一直在这里跟自己不停的纠缠这些东西了。

    她现在十分确定一件事了。

    朱彝知道了这次的事件是自己在幕后当推手。

    他这是要给自己提醒?还是警示?还是说组织?

    但是,不管哪一种,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都不是她说停,便一下能停住的了的。

    三个完全已经开始对立的阵营,已经开始了没有硝烟的战争了......

    “蕴之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谢清婉低声道。

    朱彝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别向了窗外。

    “”

    “我虽然猜不透清婉你为何要这么做,但是,我觉得的,我还是要告诉清婉一声,任何事情,不要将把柄留给别人,才是......

    当然,你可以继续保持中立的态度,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忘了,你还有锦王府......早在你在锦王府醒来的时候,你便已经打上了锦王府的标签。”

    谢清婉错愕的看着朱彝。

    他这话像是什么都不知道?分明是就是什么都知道的语气好不好。

    好生奇怪,明明,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很保密的,他为何会知道?难不成,自己仅有的人手中,还有他的奸细?

    不会的。

    她随即摇了摇头,那些人,可都是自己的底牌。

    他不会知道的.......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