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69章 你是打算当望门神?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看到谢清婉终于平安的回来,谢府上下都松了一口气。

    谢智慧有一瞬间,都差点动了那件东西。

    好在锦王爷及时传回了消息。

    “清婉,你回来真是太好了。”

    吴淑芬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从谢清婉被带走的那一瞬间,她便开始不停的给菩萨烧香,希望可以保佑自己闺女平安。

    菩萨保佑,谢清婉终于平安的回来了。

    “母亲,清婉没有事情。”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激动过后,吴淑芬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母亲,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因为我跟倪家小姐发生了一些冲突,赵贵妃气不过......”

    她说的轻松,可是听在别人的耳朵中,便是格外刺耳了。

    因为这一点小事,便可以让圣上下旨生死不论。

    可见这个女人受宠,跟心胸之狭窄。

    幸好自己闺女遇见了锦王爷。

    “王爷,明日我打算亲自去锦王府拜谢一下。”

    “理应如此。但是也不可太张扬。”

    吴淑芬点头。

    “清婉没事就好,这会儿先回去,我让石鸢给你熬些安神汤,你先好好的压下惊。”吴淑芬心疼极了。

    “让母亲担忧了,清婉没有事情。母亲,清婉跟堂姐说会话儿再回去。”

    吴淑芬心疼,但是看到女儿提出想要跟谢清清玩一会,又不忍心拒绝。

    谢清清有些不解看向谢清婉。

    刚才谢清婉说到倪家小姐的时候,她便心虚了一下。

    谢清婉完大概是被当成了替罪羊。跟倪念儿结下梁子的是自己。

    “清婉单独留下来跟堂姐说话,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堂姐?”谢清清上前,拉住了谢清婉的手:“今天可吓死我了,一整天,我的脚都是软的,生怕你遇到什么危险......”

    “让堂姐担心了......”

    谢清婉看了一眼谢清清拉着自己的手。

    “堂姐可知道我留下来,是要跟堂姐说什么事情?”

    她原本是不想跟她说什么的。

    但是眼下局势开始紧张起来,她必须要尽快将谢清清这个不确定的因素赶紧的送出去。

    谢家,一定不能是站在权利风暴中心,不然到最后,一定是替死鬼。

    她琢磨了一路,在加上上一世的推断,朱彝说的起风了,一定是别有深意的。

    现在的是德武十四年了,上一世,是德武十五年。

    算算,没有几个月了。

    “清婉是要告诉堂姐什么?”

    谢清清也是来了精神。

    “堂姐最近,可有想过要嫁什么样的人?”

    谢清清拉着谢清婉的手,顿了一下。

    谢清婉感受的道。

    “清婉好不害臊,还未及笄,竟然想起了要嫁人的事情了吗?”

    “堂姐,清婉是认真的。”

    谢清婉抽出自己的手。

    认真的观察着谢清清。

    “从去宫里这一路上,我便是想了很多,爹娘,三位姐姐,二婶母,谢家.....每多想一个,我便多了一分不舍。

    不怕实话告诉堂姐,我以为我是会必死无疑的。”

    “纵观历史,没有哪一个人能在下旨死活不论后,还能平安无事。可是我心中悲哀的是,害怕会连累了大家。堂姐更应该知道深宫,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受宠,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受宠,便是低贱到猪狗不如。如今赵贵妃一句话,便能决定我的生死。咱们是跟倪家结下梁子的,倪念儿可是赵贵妃的表妹,这一次,我看清楚,赵贵妃想将倪念儿弄进宫去......”

    谢清清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也不难理解。

    上一次元宵节比赛,赵贵妃那个时候,便是一直再推介倪念儿。

    那个男人,现在是最宠赵贵妃的吧,如果再加上倪念儿,她就算是入宫,只怕也会有一百种死法。

    更何况,自从天花之后,那个男人,便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不管是哪一种,她抬头看向谢清婉。

    似乎谢清婉看的都很透彻,唯独自己还在坐着梦。

    “清婉想说什么?堂姐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谢清婉皱了一下眉头,这才轻声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正常。但是,那也是得在还有命的前提下。”

    唯有活着,才是一切的根本。

    她言尽于此,如果谢清清还是执着于此,那么,自7;1838099433546己再怎么努力都是无用功。

    谢清清望着谢清婉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直到回到寝室,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喜儿不知道她为何失神,想要叫她,想了想还是没有吱声。

    谢清清坐在床头。

    左手无意识的碰到了枕头。

    这才回过神来。

    床下,还压着一朵珠花。

    跟时下流行的不同,这一珠,像是用绢丝自己做的,在缝合处,还有几根丝脱了出来。

    这是她前些日子接到的。

    那人红着脸塞给自己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她不由的盯着出了神。

    谢清婉却是没有休息。

    她仔细的听着李文文打探来的情报,今天一整天的提心吊胆,终于彻底的放松下来。

    “可有证据证?”

    “放下吧,小姐,他们约定的地方,便是咱们的地旁不远处的湖边。”

    李文文小声的道。

    “先不要声张,明日我得去见一见大皇子。”

    “等我探探他的口气。”

    李文文自然应允。

    “还有一件小事。”

    “城南的土地庙周围,有些异族的商人。”

    商人?如果是正常的商人,一般都是会选择进城找家客栈,或者民宿。停留在的城外?这让她想起了当初弘法寺刺杀事件。

    不过,天齐还算是和平,这几年跟别的国家也还有贸易往来,兴许是真的商人也说不准。

    “一切多注意点,稍微有风吹草动,不要大意。”

    “对了三娘,这段日子,你让陈进小心一点儿。”

    李文文点了点头。

    “石雪,石雪......”李文文退下后,谢清婉连叫了两声。

    石雪这才进来。

    “石雪,你是打算当望门神了么?”

    石雪浅笑,“是啊,这样,我就能替小姐办一些事情了,而不是什么都帮不上。”她无比的自责。

    如果不是自己死心眼的一直在夫人的院子包打听,小姐就不会一个人出去遇到那么多的事情,如果不是遇到倪念儿,小姐也不会差点将命都丢了。

    都是怪自己。

    “好了,石雪,不许你这样说。”她摆手,示意石雪坐在自己的身边。

    石雪却是摇头。

    见状,谢清婉只得无奈的道:“石雪,我的不许能这样说。你是我最放心的后方,你稳住了我的后方不乱,我才能的安心的去做其他的啊。”

    岂不知,当有朝一日,她面对着今日最可靠的“后方”,会是失望到无以复加。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