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68章 起风了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朱彝刻意放缓了脚步。

    谢清婉不至于跟不上他的脚步。

    打发了荣静去跟太后说一声,朱彝便毫不客气的要谢清婉跟自己走。

    荣静自然是不敢说什么。

    她在皇宫里虽然是小霸王一枚,但是,朱彝发话,她却是不敢不从。

    期期艾艾的看着他们离开,她只得收回自己的目光。

    “公主,咱们回去吧。”晨夏看了一眼已经再也看不到的背影,转身对着自家公主说道。

    “晨夏,你7;1838099433546说,我八哥今天是怎么回事?”

    竟然会邀请谢清婉跟自己一起走!!!

    她刚才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公主,锦王爷这个不好说啊,但是谢三小姐是个灵动的人儿......”晨夏没有说的太满,锦王爷那样心性的人,谁会知道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我就知道,我看人不会错,清婉果真男女通吃,越相处越会觉得她好。你说八哥会不会在相处中发现清婉的好?嘿嘿......唉,原本还想着能找来萱萱一起玩了,结果却被八哥半路劫走了......”

    谢清婉自然不知晓她“哀怨”。

    穿过层层宫殿长廊,朱彝突然在一座宫殿面前停下。

    原本挂着牌匾的地方,早已经没有了牌匾的踪迹。

    宫殿门口的青石板上,落满了灰尘。

    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刮来的枯叶。

    这是哪里?冷宫?

    但是也不像。

    就算是冷宫,也还是有人打扫的。

    这里,显然是已经荒废了许久的。

    朱彝停在这里打量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脚继续前行。

    不知道为什么,谢清婉突然觉得,此刻朱彝的背影,格外的寂寞。

    她心底深处,像是被什么钝物敲了一下,有些生生的发疼。

    脚下枯叶发出的沙沙的声音。

    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前尘往事,在脚下抬起来的瞬间,又归于平静,只留下刚才的声响,像是叹息,又像是在挽留,又像是在鸣不平。

    吱呀。

    门被推开。

    不同于外面的萧瑟,屋内并没有出现蜘蛛网遍布,东西破乱不堪的场景。

    相反,屋内的东西,除了上面的那一层薄薄的灰土,一切都很整齐。

    “进来吧。”朱彝浅声道。

    她想问一句这是哪里,但是还是忍住了。

    “谢三小姐不好奇这是哪里?”

    朱彝拿过鸡毛掸子在梨花木椅子的扫了又扫。

    谢清婉以为是他要坐,没有想到,等他确定没有了灰尘,却是对着谢清婉道:“坐吧。”

    谢清婉看着他打扫出来的椅子,一时间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坐吧,离出宫还有好长时间。”

    “锦王爷您坐吧,民女自己扫便可。”

    朱彝却是没有再回答她的话。

    径直打扫了起来。

    “锦王爷......”

    “这里不会有外人进来,清婉可以跟着太妃一起,叫我蕴之......”

    谢清婉还未坐下,差点惊得从椅子上掉下来。

    叫他蕴之?

    前世今生,也从未这样叫过他。

    这人,今天怎么了?

    从她去今锦王府,那时候她便说过,叫清婉便可,但是他却是一直坚持叫自己谢三小姐,从未改口。

    今天却突然改口,又让自己叫他蕴之,这是常唱的哪一出?

    “锦王爷.....这......”这不大合适的吧?后面的话,在看到他突然停下里的动作后,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刚才自己想要拒绝的时候,她看到他突然停下里的动作,有些悲凉。

    奇怪自己会生出这样的错觉,再看过去,却是什么也没有。

    “清婉就逾越了。”

    朱彝这才又继续了手上的动作。

    即便他的动作小心翼翼,但是空气中依旧有溅起的灰尘在飞扬。

    “咳咳......”

    谢清婉不小心呼吸道嗓子,轻咳了两声。

    这一次。他放下了手中的鸡毛掸子。

    “抱歉,是我疏忽了。”

    谢清婉一时有些捉摸不透朱彝的行为了。

    “蕴之不要多想。是我自己想要咳嗽了,大概是刚在在湖边吹了冷风了。”蕴之二字,怎么都觉得的拗口。

    朱彝只是静静的看了她一眼。

    这才在谢清婉的旁边坐下来。

    “清婉不问我为何带你来这里?”

    谢清婉摇了摇头。

    “总归蕴之没有害清婉心思就是了。”他如果不想救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在宫外便拉上自己,又在宫里在朱崇儒面前帮助自己。”

    “这里可以让你等到安静的出宫。”

    “你且现在这里等着吧。”

    他一口气说完,站起身来。

    “蕴之要走?”

    哪知道朱彝却是抬眼看了一下门外,这才摇了摇头。

    “太久没有过来看看母妃了,我帮母妃打扫一下。”

    这里是他母妃的宫殿?

    她知道他没有了母亲,但是却不知道他母亲为何死去?更不知道,他母亲竟然住在这里。

    鬼使神差的,她竟然脱口而出:“我帮你。”

    朱彝的身影明显顿了一下。

    “不用了,清婉还是坐着休息一下。”

    说完,转身消失洁白幔帘后。

    她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却是怎么也搜索不到半点关于朱彝母亲的事情。

    宫里禁忌多,大概被封尘了吧。

    她突然更心疼了。

    朝着朱彝消失了的方向,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朱彝再出现的时候,手中拿着的抹布,小心翼翼的擦拭着桌子。

    那小心的模样,像是在擦拭着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也是了,对于朱彝来说,这已经是他母妃留给他的最后的遗物了吧。

    睹物思人。

    谢清婉认真的思考着。

    “以后,如果不想进宫,尽量远离倪念儿。”倏然,正在擦拭着桌子的男人,突然开了口。

    “这宫里的水,远不是你看到的那般简单。”

    谢清婉知道。

    要不人怎么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呢。

    “清婉。”他又开口。

    谢清婉抬起头,有些不解。

    “出了这个门,你还是不认识我。要起风了,你得学会明哲保身。”

    谢清婉有些不解。

    这前半句,她能理解,但是这后半句什么意思?她现在跟他走在一起,看在很多人眼中,便已经是贴上了锦王府的标签了吧,这还怎么明哲保身?

    再说了,起风了,是什么意思?

    君位之争要开始了?

    还是说天下要乱了?

    不解。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