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67章 这事我知道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第166章一起走走

    荣静公主像是有说不完的话似得。

    在参观了她的宫殿后,她又兴致勃勃的带着谢清婉行走在后宫。

    叶玉看着远远而来的赵文淑,眼中闪过一丝的不屑。

    想要来兴师问罪?

    还是来抢人?

    不好意思,一个也没有门。

    “太后娘娘吉祥。”

    赵文淑酥软的声音传过来。

    同行的倪念儿则是只是跟着福了福身子。

    “我当是谁呢,大老远的便看着一朵花儿似得移动过来。原来是你啊。圣上不是说要你好好在宫里安胎?”

    赵文淑脸上一白。

    这老不死的竟然见面第一下就给自己下马威。

    她的眸中,闪过一丝的愤恨。

    身后的倪念儿扯了扯她的衣角。

    “安胎固然重要,但是像太后请安,也是一样的重要。”

    “呵呵......赵贵妃有心了。”

    叶玉一招出去,打在了棉花上,她心中有些不爽。

    “母后。”

    皇后叶婷看不下去,直接开口道:“母后,赵贵妃千年难得一遇来给母后请安,母后怎么也得特殊的接待不是么?”

    “说的也是。”

    她们一唱一和,看的赵文淑火冒三丈。

    “如此,就多谢太后厚爱了,只是,我是想来向太后讨要一个人的......”

    “像哀家讨要人?皇后,哀家什么时候借赵贵妃的人了?”叶玉一副迷糊的样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莫不是贵妃魔怔了?”

    赵文淑真想上去撕破她们脸皮,让她们在装,使劲的装。

    她行动快过了脑子。

    倏然站了起来。

    叶玉正愁没有机会,这下好了,这个女人自己给她送上来把柄了。

    谢清婉她们不知道后宫女人之间的钩心斗角。

    “清婉,你看,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了,夏日里等荷花开满了池塘,那是美不胜收。”

    此刻的湖面还有一些残荷,

    有微风吹过去,拂过残荷,在残荷的周围的晕开一圈的涟漪,似叹息,似挽留,似在诉说昨日荣败。

    跟自己家里的那个小池塘相比,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了。

    “清婉,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啊,皇宫之羙,果然跟外面是不一样的。”

    “所以啊,清婉,你要多多来皇宫陪我......”

    谢清婉轻轻扬了扬嘴角,没有说话。

    她对这个地方,没有好感。

    “清婉,你怎么不说话了?”

    荣静看到谢清婉突然没有了话语,好奇的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

    只见西侧方的路上,隐隐有人过来。

    宫里很少有男性走动。

    即便是大皇子,也是有限制的。在他们离宫建府以后,往来宫中,便早都已经没有了当初那样的随意。

    那个人影?难道是大皇子?

    谢清婉却是想起了朱彝。

    “清婉在看什么?”

    谢清婉收回视线。

    “没什么。”

    荣静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人影的方向。

    眼中闪过一丝不在意。

    她玩她的,谁爱来谁来。

    “清婉,你今7;1838099433546日不出宫了好不好?我一会让母后帮我叫萱萱过来,上次一别后,咱们三个都还没有在团聚了。”

    “这个......”出不出宫,怎么出去,还有能不能出,这些现在她没有把握,也没有什么对策。

    朱彝当时只来的及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多说一句话,但是后续要怎么办,他并没有说。她当时也以为,自己可以跟他一起出来。

    但是谁也想不到会在那里遇见太后,还将自己送到了荣静这里。

    如果她开口,荣静也应该会将自己送到宣武殿附近,等待朱彝出现的吧,但是,荣静眼中的真诚跟清澈,又让她开不了这个口。

    朱彝应该跟朱崇儒谈论的事情是很重要的吧。看当时朱崇儒的反应,应该也是很重要的。

    这会儿,看到朱彝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莫名的,一颗心,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这个也不是清婉能做得了主的。你知道,圣上口谕是要清婉死活不论一定要来宫里,清婉......”

    “什么?”荣静诧异的大声道,“清婉你说什么?什么死活不论?我父皇怎么可能下这样口谕?”

    她不可置信。

    谢清婉一直没有说,太后也没有说,她便以为,谢清婉是来宫里陪自己玩耍的......

    谢清婉将所有的事情娓娓道来。

    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人身诋毁,只是单纯的叙述事情。

    “我就知道,赵文淑没有安什么好心,她只顾着吹枕边风,迷惑父皇,父皇的一世英名,会被她这样毁掉的......不行,不行,我去找父皇,你不能有什么事,这摆明了都是倪念儿那个女人惹得事,跟你有什么关系?有靠山了不起啊,我还是你的靠山呢.....不行,我还是得去找父皇。”

    谢清婉见她反应这般强烈,一时有些后悔告诉她了。

    “公主,你先冷静一下。”她拉住荣静的手,轻轻的一下一下拍打在她的手面,轻柔的动作,配上如水的声音,这才渐渐的让荣静冷静了下来。

    “你这样过去,不说圣上兴许已经忘记了清婉的存在,就是没有忘记,也只能让圣上的火气更甚的。”

    “那该怎么办?总不能让清婉你受委屈?”

    “我荣静的朋友,怎么能受这样的气的?”

    不行。

    “谁受气?”

    突然,一道低沉的嗓音在两人头顶响起来。

    原本正在生气荣静,听到这声音,顿时僵在了原地。

    这声音,怎么这么像朱彝的?

    即便见面次数比较少,但是,对于这个哥哥的声音,她是记忆深刻的。

    那几乎能将人冻死的声音,每次听到,都会不自觉的从脚底升起一股凉意。

    刚才的人影难道是他?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

    眼中尽是小心。

    “荣静刚才说,谁受气?”

    荣静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了。

    青天白日的,不仅遇到了朱彝,朱彝还主动关心自己的说的话,那语气虽然冰冷,但是应该是在关心自己的。

    “八......哥?”

    “嗯。”朱彝轻轻应了一声。

    “锦王爷。”

    谢清婉反应过来,朝着朱彝行了礼。

    “本王刚才听到,你们在讨论受气,有人欺负了荣静你吗?”

    荣静这一次,才算是彻底的反映了过来了。

    “没有,没有,只是清婉遇到一些事情......”

    “这事我知道。”

    荣静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