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良妻难驯 第163章 圣旨召见

时间:2018-04-23作者:祭月

    谢清婉没有想到,话题会突然引到自己身上。

    她?她这一生,可是打算要好生守着父母的,但是,这样的打算,却是不能说的。

    “哈哈.......”她突然仰着脖子,笑了起来。

    清脆的笑声,像是春风拂过乎湖面。

    谢智慧一颗心,突然就安定下来了。

    “父亲是看到大姐定了亲,着急起来了?清婉就算是及笄,也还有一年的时间,父亲这是不喜欢清婉了?”

    谢智慧淡笑不语。

    的确是自己着急了。

    孩子还小,就算老太妃有这方面的意思,也得清婉跟锦王爷他们都同意。

    其实,锦王爷人还不错。

    府中人口也简单。

    最主要的是,不像大皇子那样,上面还有皇后太后压着。

    虽然不受宠,但是也正好乐的清闲。

    “对了,大皇子可有再来?”

    谢清婉摇了摇头。

    “没有。”

    这也正是她疑惑的地方。

    若是叶玉那里是大皇子的主意,那么,后续应该会继续有动静才是。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管是什么原因,清婉都不要跟他们有过多的纠缠,近来,朝堂不太平。”

    谢清婉点头。

    只要立储的事情一日不定下来,这种情况便会一日严重过一日。

    来吧,都乱起来,她才更有机会浑水摸鱼。

    只是朱彝那里,她到底要不要告诉他一些事情呢。

    宫中。

    倪念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像赵文淑哭诉。

    说到正伤心处,朱崇儒进来了。

    倪念儿没有想到朱崇儒会在这个时候进来,不过,却是给了自己一个更好的机会。

    她添油加醋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谢清婉当真这么无礼?”

    “回圣上,念儿所言,没有半句假话。念儿脸上,可还有她留下的证据。”她脸上被砸的痕迹,还是很明显。

    朱崇儒皱了皱眉。

    不应该啊,那样钟灵毓秀的一个女子,虽然没有谢清清那般出色,但是还是很不错,至少给人的感觉很舒服。

    倪念儿看到朱崇儒眼中的不相信闪过,顿时又道:“谢清婉还说,她有太后跟贵妃做靠山,我就是告状,也只是自取其辱......”

    果然,朱崇儒因为她这句话,脸色瞬间阴暗了下来。

    张扬跋扈就算了,竟然还敢扯上太后跟自己尚未出生的皇儿做大旗,岂有此理。

    “来人,即刻宣谢清婉进宫。敢推辞,生死不论。”

    他倒是要看看,谢清婉到底如何为扯虎皮。

    圣旨到,她即便想要再推辞,也无济于事。

    “父亲,母亲放心,不会有事。”谢清婉安慰了谢智慧跟吴淑芬一番,带上自己还带着土的面纱,随着小太监离去。

    在小太监没有看到后方,谢清婉朝着他们竖起一跟手指。

    一。

    这个是什么意思?

    李文文却是反应过来了。

    “小姐这是让我们通知大皇子?”

    谢智慧眉7;1838099433546心一皱。

    大皇子?

    没又想到,才刚劝过清婉不要跟大皇子多来往,便又要去找大皇子。但是,圣旨来的蹊跷且突然,实在是难测凶吉,既然如此,还是告诉大皇子一声好了。

    李文文前脚才出门,后脚门口过来一个人,风尘仆仆在谢府门口停下来。纵深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伸手矫健。

    竟然是智水。

    “智水?”谢智慧看到智水,诧异极了。

    智水轻轻颔首。

    从进门到现在,他发现,谢家的上空,似乎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氛围。

    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

    但是,不应该啊,如果真是出事的话,他在路上应该会听说的。

    “谢叔,清婉可还在家?”

    那丫头,不知道看到自己回来,是不是会很惊讶?还是会生气自己上次又食言?

    每一次回来,都没有准时过。

    原本是想早点告诉她,不想让她担心的,但是到了最后,反倒是让她更加担心了。

    看来以后,还是不要提前告诉她好了。

    谢智慧的神色中,写满了无奈。

    “贤侄晚来了一步,清婉刚被圣旨召走了......”

    这么巧合?

    看出他疑惑,谢智慧便将太后的第一次召见还有后来的事情一一都说了,说到小太监说的那句如果反抗,死活不论的时候,智水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谢叔,我先回弘法寺一趟。”

    看着他一阵风似的离开,谢智慧眼中闪过一丝愧疚。

    他承认,他故意有些将话题引到释徹法师的方向去。

    他是释徹法师的徒弟,释徹法师应该会听进去智水的话的吧。

    而谢清婉,一路跟着小太监,走到大街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出了哒哒哒的马蹄声。

    她听到身后似乎有人说快些让开,是锦王府的马车。

    不知为何,她心中突然有了一些期待。

    朱彝是碰巧路过?还是说是要跟她说些什么?

    “还不知道让路,是想等着别锦王府的马车撞死的吗?”小太监厉声的喝道。

    虽然圣上说了生死不论,但是,他们都是久在宫中浸染的人了,哪能分辨不出,这是真想她死还是假想她死的?

    要是万一因为被锦王爷的马车撞死,自己岂不是要受惩罚?

    一想到朱彝那张万年寒冰脸,他便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

    谢清婉老实的跟在小太监的身后,静静等待朱彝的马车过去。

    马车却是缓缓的在自己的面前停下来。

    赶车的是陈恒。

    “谢三小姐?”

    陈恒将马车停下来,看着谢清婉。

    她的眼睛是红色的。她的面纱,因为被翠香她们扯掉在地上,一个角已经别扯坏。

    是以陈恒很轻易的便认出了谢清婉。

    “谢三小姐这是要入宫?”

    马车里,传出沉稳却又毫无温度的声音。

    小太监皱了皱眉头。

    锦王爷这是要一直说话,岂不是耽误自己带人进宫的时间?

    “锦王爷安,奴才奉旨请三小姐进宫。”

    “噢。”冷淡的生声音噢了一声,小太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进宫,那便一起吧,刚巧本王正好要进宫去禀报一些事情。”

    小太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这是什么情况?

    一向暴虐的锦王爷,竟然邀请这小小谢府的三小姐?

    是他听错了,还是眼花了?

    ?

    网上直接搜索: ”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小说推荐